中美达成初步协议 亚洲债券及高息股受看好

中美宣布达成局部贸易协议,美方将会暂缓原定10月15日实施的新一轮关税,中国承诺将购买多达400亿(550亿新元)至5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并对外国金融服务机构进一步开放。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与中国副总理刘鹤会谈后,宣布两国达成“一个相当实质性的第一阶段协议”,形容两国在货币、外汇和技术转让方面的谈判取得进展。不过,双方仍要举行进一步会谈,特朗普预计在未来五星期内完成最终协议文本,并期望下月在智利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时签署贸易协议。

中美达成原则性协议,令贸易风险得以局部缓解,有助稳定金融市场的投资情绪。但从双方公布的内容来看,中美争拗多时的各项核心问题还未解决,包括中方要求美国取消所有已实施和暂缓的关税,美国并没有承诺。在这轮贸易谈判开展前夕,美国宣布将28家中国企业及政府机构列入贸易黑名单,彭博社报道白宫曾召开会议,讨论限制美国退休基金投资中国企业,或要求美国主要指数公司减少纳入中国企业。中美达成初部贸易协议后,还要进行更艰巨的谈判商讨知识产权保护、强迫技术转让、国企补贴等核心问题,美国会否撤销已实施的关税仍不明朗,意味贸易紧张局面可能延续到明年。市场更忧虑贸易纠纷蔓延至科技和金融领域,环球股票市场料持续波动,因此我们继续采取防守性策略以应对贸易风险,偏好内需驱动的市场和股份,回避倚赖出口和受关税影响的板块。

中美贸易矛盾演变成持久战,对环球制造业和商业信心的冲击开始浮现。值得注意的是,贸易紧张对美国经济和劳工市场的负面影响,在近期公布的数据中清楚显现。美国供应管理协会制造业指数在9月跌至47.8,是2009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与市场预期回升至50的情况背道而驰。美国新增订单和新出口订单指数均维持在50以下,反映贸易紧张关系令全球需求疲弱,威胁美国企业的出口前景,连就业指标也在9月跌至46.3,显示制造业职位减少。刚公布的美国9月非农就业报告显示,新增职位13.6万人逊于市场预期的14.5万人,制造业劳工市场低迷已引起广泛关注,今年以来制造业平均每月新增职位仅5000个远低于去年每月平均新增职位2万2000个。

美国联储局主席鲍威尔在9月议息会议后重申,将继续“采取适当行动”以维持经济扩张,支持就业市场保持强劲,并使通胀率回复至2%目标水平。我们预测联储局将于10月底的会议再减息0.25%,这是市场期望和共识。除了减息,联储局近期持续进行隔夜回购操作,向市场注入资金,改善市场流动性。本周二(8日)鲍威尔表示联储局计划重新购买短期国债,再度扩大资产负债表,以避免货币市场资金紧绌情况,令市场憧憬联储局可能启动第四轮量化宽松行动。

笔者估计,联储局再度扩大资产负债表的规模不会太大,局方打算再次买债,主要为了煞停银行体系内储备金下跌的趋势,以防银行系统内的缓冲资金过于紧绌,但这并不等同开展第四轮量化宽松。联储局在2008年环球金融海啸后共实施了三轮量化宽松,并于2014年10月正式结束。过去数年联储局持续缩少资产负债表规模,银行存放在联储局的储备金规模收缩,由2014年的2.9万亿美元,降至目前约1.3万亿美元。按纽约联储银行估计,银行体系的储备金至少要有1万亿美元才能畅顺运作,但近日由于美国公司缴交企业所得税及美国财政部发行债劵,令银行系统内的流动性趋于紧绌,美国隔夜回购利率就曾在上月飙升至10%,触发纽约联储银行连续两日启动回购操作,为市场提供资金。笔者相信联储局重新购买短期国债,将有助改善市场流动资金状况,令货币市场维持稳定。

亚洲债市低息环境 吸引追息资金流入

联储局转鸽将鼓励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的央行在明年继续推行宽松货币政策。欧洲央行上月在调减存款利率后宣布将于11月1日重启量化宽松措施,而且不设期限。欧洲央行的量化宽松将会深化发达市场债市的负利率环境,目前负收益的发达市场国债规模庞大,总值接近15万亿美元,主要为欧洲和日本国债,使新兴市场和亚洲固定收益资产的息差显得更具吸引力。

此外,欧美央行减息买债,为新兴市场央行进一步减息打开大门,将吸引追寻高收益的海外资金流入。亚洲央行如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的减息措施有助延长经济扩张周期,与经济下行相关的违约风险应可受控,亚洲新债发行量减少也属正面因素。应对低息环境,笔者维持“买入后持有”的固定收益投资策略,偏好三年至五年期的短期债劵,以捕捉新兴市场和亚洲美元及本币债券的息差机会为重点。在新兴市场债市当中,我们看好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巴西和俄罗斯的本币债券,并青睐中国、印度尼西亚、韩国、巴西和海湾合作委员会的美元债券。

增持高息股和优质股

为驾驭全球不明朗因素和政治风险,投资组合须加强防御风险和抗跌能力,投资者可通过全球多元资产配置以分散风险,笔者的投资策略专注息差机会和优质资产,在波动市中寻找高息股和受惠内需增长结构性趋势的绩优股,因为高息股和优质股在过往经济下行周期中表现强韧,在逆市中抗跌能力较强。高息股一般是发展较成熟,业务模型和财政状况稳健,并受惠较稳定现金流的公司,而且高息股与周期性行业中波幅较大的公司相比,其对经济周期的敏感度较低,因此股价波幅相对较低。

我们对亚洲股市的分析显示,股息率高于3%,而且盈利和股息增长率高于市场平均的亚洲股票,其长期表现优于MSCI亚洲(除日本)指数,并在利率偏低(即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低于2%)时录得理想回报,这些高息增长股的偏高股息为长期总回报带来重大贡献。预料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将在2019年底和2020年底维持在1.5%的低位,当前的低息环境将为高息股带来有利投资环境。笔者青睐亚洲区内派息率稳定,盈利前景透明度高和现金流强劲的高息股,包括个别香港和新加坡的房地产信托基金(REIT)、新加坡和中港银行股和内需股。

注:投资者应注意,新兴市场、亚洲和中国股票可能因多种直接及间接因素的影响,导致相当大的波动。这些新兴市场的特质可能导致投资者蒙受重大损失。本稿不涉及独立投资意见。

(作者是汇丰私人银行董事总经理兼亚洲区首席市场策略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