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下调我国今明两年经济增长预测 分别降至0.5%和1.0%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下调我国今明两年经济增长率预测。(档案照)

字体大小: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指出,受全球需求疲弱和电子产品周期下滑的拖累,新加坡的经济增长料将保持疲软。一些经济师则预测,我国今年经济增长将处于政府所预测的0%至1%范围的低端。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简称IMF)下调我国今明两年经济增长率预测,分别下调至0.5%和1.0%,也分别比今年4月间的预测低了1.8个百分点和1.4个百分点;香港的增长率更是被大幅下调至0.3%和1.5%,比之前低了2.4个百分点和1.5个百分点。

该组织指出,受全球需求疲弱和电子产品周期下滑的拖累,新加坡的经济增长可能仍将保持疲软。

一些经济师预测,新加坡今年经济增长率将处于政府所预测的0%至1%范围的低端。我国去年的经济增长率为3.1%。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下调2019年和2020年亚洲经济增长预测,预计2019年亚洲经济增速为5.0%,比4月的预测低0.4个百分点;它预计2020年亚洲经济增速为5.1%,比4月的预测低0.3个百分点。这将是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缓慢增速。

asia-growth-2410.pdf_Large.jpg

该组织昨天在其最新一期《亚太地区经济展望》报告中指出,亚太区依然是增长最快的区域,贡献了逾三分之二的全球增长。不过,它说:“持续的全球政策不确定性、贸易措施扭曲,以及主要贸易伙伴经济增长放缓等不利因素,使到亚太区的近期增长前景已显著恶化,且风险偏向下行。”

报告说:“受扭曲性贸易措施和不确定的政策环境影响,商品贸易和投资增长明显放缓,正在拖累经济活动,尤其是制造业。主要发达经济体宽松的货币政策及相应缓和的金融状况正缓解亚洲经济体增长放缓带来的影响,但却可能加剧该地区的金融脆弱性。经济前景的外部下行风险包括:中美贸易紧张局势可能进一步深化、主要贸易伙伴增长弱于预期、油价上涨以及英国‘无序脱欧’。地区内的风险包括中国经济放缓速度超出预期,地区紧张局势恶化,如日韩双边关系,地缘政治风险加剧以及更加频繁的自然灾害。”

该组织预测,今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将从2018年的6.6%降至今年的6.1%(比之前的预测低0.2个百分点),到了2020年则进一步降至5.8%(比4月的预测低0.3个百分点)。香港特区料将经历最严重的放缓,今年的经济增速将放缓至0.3%,而2018年为3%。4月的预测是在香港政治动荡加剧之前做出。

报告说:“亚洲的形势正处于微妙的时刻,全球政策不确定性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从而使亚洲经济的前景蒙上阴影。亚洲强大的贸易和金融一体化是该地区经济成功的体现,但也可能成为脆弱性的根源。尽管肯定存在上行风险,例如中美贸易谈判取得突破的情况,但下行风险显然在此关头占主导地位,中美贸易紧张局势有可能进一步加剧,甚至可能扩大到其他领域,例如汇率政策以及全球和区域政治风险的上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太区副主任乔纳森·奥斯特里(Jonathan Ostry)在周三由该组织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主持的联席会议上表示,在整个亚太地区,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和油价的不确定性,仍然是最大的风险。

金管局:东南亚明年基建支出料增加

该组织建议各国应利用现有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空间来稳定内需,调整金融政策以确保货币宽松不会加大金融稳定性风险,以及推动结构改革,包括放松投资限制、投资人力资本以及缩小基础设施差距等。

金管局首席经济师鲁宾逊(Edward Robinson)在会上指出,东南亚的基础设施支出明年有望增加,这个区域能够使用有针对性的财政支出,来改善基础设施。

金管局执行署长蔡建明博士则表示,亚洲决策者已务实地推出了应对外汇和资本流动波动的工具和框架。有关当局需要对波动性建立结构性的防御,自亚洲金融危机以来,亚洲各经济体在这方面做得很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