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缅甸——转角就有商机

字体大小:

缅甸被誉为亚洲最后一个未经开发的市场。近年来,它的耀眼光芒随着“人权斗士”翁山淑枝的形象滑落而逐渐黯淡。人们或许忘了,缅甸曾是外国投资者争先恐后进入的市场,从第一到第三级产业都有人投资。

犹如一枚硬币的两面,谈到缅甸,有人看见的是它的不足,有人看到的却是机会。

虽然近年来缅甸的经济增长不如2013年开放初期般快速,但亚洲开发银行(ADB)估计它今年仍有6.8%的增长。

本地中小企业Asiatech Energy主席邓永辉(66岁)2013年到缅甸考察发现,那里的基础建设拥有极大发展潜能。“缅甸的老百姓太辛苦了,2013年只有30%的人口享有电力,至今未有太大改变。”

邓永辉看准时机,与三名缅甸合伙人投资建造发电厂。如今在当地已建有两座发电厂,一座的发电量是230兆瓦(megawatt),另一座10兆瓦。第二座发电厂的规模虽远不及第一座,却让邓永辉亲眼看见了公司为当地人带来的改变。

他透露,一名村长在发电厂开幕当天接受地方媒体访问时竟然落泪了。“村长说,他做梦也没想到村里能有一周七天、每天24小时的电力供应。他不是为自己开心,而是为村里的下一代开心。”

由于这座发电厂不连国家电网,所有燃料和电力输送设施皆由公司负责,因此征收的电费较高。公司因而招致一些非政府组织(NGO)的批评,邓永辉说:“它们批评公司牟取暴利,不关心村民的福利。”

当下虽然觉得不公平, 邓永辉认为,时间证明他是对的。他说,以往村子靠一名拥有发电机的小商人供电,“每天仅限几个小时,而且收费比我们多一倍。”

20200119_news_tech.jpg
Asiatech Energy在缅甸投资建造的10兆瓦发电厂。(受访者提供)

仅42%家庭拥电 缺口庞大

目前,缅甸的供电缺口还很大。“亚细安加三”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AMRO)去年10月发布的报告指出,缅甸于2010年至2018年的电力供应虽由2682兆瓦激增至5642兆瓦,但全国只有42%的家庭拥有电力供应。

缅甸政府于2015年展开国家电力计划(National Electrification Plan),目标是在2030年以前让全国享有电力。多家国际机构估计,这15年所需的投资额介于150亿美元(约202亿新元)至280亿美元。

华侨银行环球商业银行业务国际业务部总经理陈初生认为,外资银行可在缅甸基础建设融资方面扮演关键角色,例如银行就曾为当地一座50兆瓦的电厂和电信塔提供融资。

负责缅甸、泰国、柬埔寨及老挝市场的新加坡企业发展局区域主管梁清玲则指出,不只传统发电厂,再生能源及能源管理解决方案都是商机。

她说,缅甸去年7月调高电费,“这意味着投资屋顶太阳能解决方案每年的回报率将由15%上升至25%,投资回报期则由七年缩短至四年。”

引入先进农业技术造福农民

梁清玲也说,缅甸的农林渔业于2018年占国内生产总值37.8%。在2017/18财政年度,农业出口增加6.5%至28亿美元。

虽然新加坡不是传统农业国,但梁清玲认为,我国企业可以在研究发展和专业技术方面发挥影响力。

本地起步公司Golden Sunland就是其中一例。团队于2016年将新育种的杂交水稻及其种植技术带到缅甸。

缅甸曾是世界最大的稻米输出国。由于常年缺乏投资,生产技术和设备逐渐落后。

Golden Sunland共同创办人陈建元(36岁)举例,大部分农业国使用拖拉机,“拖拉机很有效率,也不是什么新科技,但当地农民还在用水牛。”

团队无意在一夕之间改变农民的耕作方式,陈建元说:“我们尽量取得一个平衡,使用水牛无法完成的工作,我们才用拖拉机。”

除了提供种子,团队也在施肥、控制虫害方面提供建议,以增加收成。小农户倪尼佟(Nyi Nyi Tun,37岁)说,采用团队提供的种子和种植方式,相当于半个足球场的每一英亩土地收成,从840公斤增至3780公斤,利润也从12万缅甸元(约110新元)增至36万缅甸元。

陈建元指出,公司与合作的农户签订合约,以市场价格保证收购,“这样农民的收入才有一定保障。”

公司今年的计划是完成碾米厂和周边烘干设施的建造工程。届时,公司与小农户的合作可由目前的450户扩大至3000户,年产量从1200吨增至5万吨。除了缅甸和新加坡,公司也计划将稻米销售到中国、欧洲和中东市场。

Golden Sunland另一名共同创办人方镜凯(39岁)指出,公司生产的糙米获得淡马锡理工学院应用营养学与升糖指数研究(GIRU)给予升糖指数(GI)46的认证,“这是全世界最低GI指数的糙米产品之一。”

20200119_news_myanmmar.jpg
Golden Sunland共同创办人方镜凯(左)和陈建元说,希望将公司在缅甸生产的稻米扩大销售至更多市场。

银行服务发展潜力大

农业虽然雇佣了缅甸近50%劳动人口,AMRO指出,这个比率已低于1999年的76.6%。随着制造业和服务业吸引更多投资,许多劳动人口由第一级产业转移到第二和第三级产业。

梁清玲也说,稳定的资金流入将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和更高收入,“一个庞大的中产阶级终将在缅甸崛起。”她指出,在缅甸5300多万人口当中,70%仍没有银行账户。

许多企业就瞄准机会。新电信(Singtel)旗下的Dash与联合国资本发展基金(UNCDF)为在新加坡的缅甸客工提供汇款服务;在我国上市的缅甸企业祐玛战略(Yoma Strategic)与合资伙伴Wave Money也提供移动金融服务。单在去年,使用Wave Money汇款的金额就高达6.4万亿缅甸元或43亿美元(约58亿新元),是2018年的三倍。

梁清玲认为,缅甸努力朝中等收入国家发展,它位处中国、印度和东南亚的交界处,商家可同时通往多个市场,“作为亚洲最后一个未经开发的市场,缅甸有许多待新加坡企业挖掘的机会。”

缅甸拼搏生存指南

20200119_news_asean1.jpg

①多花时间了解各个行业的司法与监管条例的细微差别。

②有些行业虽然允许100%由外国企业持有,但若与当地伙伴合作也不错。当地人很认同新加坡品牌,企业也非常乐意与新加坡公司合作。

③多为员工提供技能训练,他们很珍惜那样的机会。

④缅甸不是只有仰光。它有七个省和七个邦,每个地方的人口、重点行业和消费习惯可能都不同。

⑤商家主要使用美元交易,须顾及汇率风险的问题。

——负责缅泰柬及老挝市场的
企发局区域主管梁清玲

下期“商聚亚细安” 记者看菲泰缅

《联合早报》推出“商聚亚细安”系列报道,为本地企业带来区域市场的最新信息。本专题每两周刊登一次,每期聚焦不同市场的主要增长领域和经商须知。

下一期(2月2日),三名记者将分享到泰国、菲律宾和缅甸的采访经验,透过他们的视角了解这三个市场未被发掘的特色和有待克服的局限。

“新式教育”为缅甸培养人才

20200109_news_mindchamps.jpg
迈杰思在缅甸的主要特许经营商刘从鸾认为,从小为孩子奠定学习基础,不仅关系到他们的未来,也是缅甸的未来。

新加坡教育品牌发挥软实力,成为培育缅甸人才的推手。

已在缅甸生活了六年多的私募基金公司Ascent Capital Partners创办人林聪聪(42岁)认为,缅甸虽极具发展潜能,“它最大的单一挑战是缺乏人才和专业技能”。

林聪聪曾协助缅甸一家从事必需消费品批发与分销的集团转型,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公司账目大部分以纸笔记录,两名同事共用一台电脑。“当我们谈数码化,他们可能还在电脑化的阶段。”

公司于2018年成立了一只专注于缅甸市场的私募基金,优先考虑投资的领域之一就是教育。这个基金规模接近1亿美元(约1亿3474新元),关键投资者包括淡马锡控股和亚洲开发银行。

同样看重教育的刘从鸾(Kyi Kyi Moe,31岁)曾在义安理工学院就读。因相信新加坡教育品质,她在为孩子规划未来时,决定到我国取经。

刘从鸾尤其认同学前教育中心迈杰思(MindChamps)结合感官、运动、智能、语言、情感和社交的探索式教育方式。

她相信,这样的教育方式可以培养孩子的逻辑思考能力,“不论环境怎么改变或时代如何进步,这样的能力是不会改变的。这是我们可以给小朋友最好的准备。”

两年前,她取得迈杰思的主要特许经营权,计划在缅甸开设10家迈杰思学前教育中心。筹备了一年多,第一家迈杰思于去年8月开始招生。

目前区域网络横跨七个国家的九座城市,推动迈杰思创办人兼总裁詹富安进军缅甸市场的动力,是希望能为孕育该国未来的领导人尽一分力。

在缅甸已有超过23年历史的教育集团RVi集团(RVi Group)创办人洪伟光(47岁)指出,集团历年来已协助超过6000名缅甸年轻人到新加坡继续接受教育。

身为一名雇主的林聪聪即说,他约有一半的缅甸籍职员毕业自新加坡管理大学。

罗兴亚危机打击招商努力

罗兴亚危机已成为缅甸招商引资的棘手问题。

早于2011年已到缅甸考察、立杰律师事务所(Rajah & Tann)负责缅甸业务的合伙人涂益寿指出,罗兴亚危机已损及缅甸政府形象。他说,发生危机的若开邦(Rakhine)虽距离仰光数百公里,“没来过的人还是会以为缅甸是一个很不安全的地方。”

林聪聪也说,许多消费品牌可能因此放弃到缅甸投资,星巴克(Starbucks)就是一个例子。“它本来已公布要在仰光开第一家店,但后来取消,因为担心其他地方的消费者反弹。”

不过,涂益寿和林聪聪异口同声指出,缅甸政府在吸引外国投资者方面做了不少努力,应给予肯定。以设立公司为例,以往可能得花五六个月,现在可以在网上登记注册,只需一至两周。

政府也陆续开放不少以往受管制的行业,例如电力、电信、金融和部分进出口贸易。

涂益寿指出,今年开放的重点应该是银行业。他说,过去获得执照的外资银行只能在当地设立一家分行和仅限提供批发银行(wholesale banking)业务。接下来,外资银行可以在当地成立分公司,设立10家分行,并提供零售银行业务。

虽然努力改进,但缅甸吸引的外来直接投资(FDI)并不如预期。根据缅甸投资及公司管理局统计,截至2019年9月底的财政年度,FDI是44亿美元(约60亿新元),低于官方预期的58亿美元。

涂益寿认为,罗兴亚危机固然是原因,不了解缅甸政局的外国投资者或许担心执政党缅甸全国民主联盟(NLD)无法赢得今年底的大选。“此外,翁山淑枝没有很明显的接班人,考虑长期投资的商人也会担心政策的延续性而却步。”

为吸引外资,缅甸政府做了不少努力。以设立公司为例,以往可能得花五六个月,现在可以在网上登记注册,只需一至两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