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一点都不像首都的内比都

缅甸首都内比都公路上的车辆不多,却有一条20个车道的高速公路,还被旅游网站列为参观景点之一。(唐家鸿摄)

字体大小:

在开拓一个新市场时,多数企业都会先造访它的首都,从中一窥这个国家的样貌。一国之都通常也坐拥最好的城市建设和交通网络,让企业能以这里为基地辐射全国。

不过,《联合早报》记者前往泰国、缅甸和菲律宾采访时,就体会到这三国首都迥然不同的风貌。

泰国首都曼谷也是该国“首堵”,狭窄的马路终日大排车龙;缅甸新首都内比都拥有宽敞的20车道公路,路上行驶的车辆却寥寥无几;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则藏着一个干净整洁的“小新加坡”……记者们在当地的经历,印证了“百闻不如一见”的道理。

无论进军哪个国家,企业都不应仅凭既定印象做决定;只有亲自了解当地情况,才能发现最真实的市场和商机。

从仰光飞往内比都,是从旧首都飞到了新首都,也是从喧嚣走入了寂静。飞机即将降落时望出窗外,这里没有一般大都市密密麻麻的钢筋水泥,只见大片平坦的土地。 

出发到缅甸采访前,先搜寻了关于内比都(Naypyidaw)的信息。缅甸虽于2005年宣布迁都,经过了15年,关于内比都的信息依旧不多。

谷歌搜寻的关键词组中,最常出现的其中一组是“内比都鬼城”(Naypyidaw ghost city)。不少国外媒体关于内比都的报道也经常以“怪异”“不寻常”等形容词下标题。

对于一个首次到缅甸和内比都的人而言,这样的搜寻结果,难免令人有些不安。

幸好在受访者的协助下,总算顺利完成了在内比都的采访任务,更匆匆体验了一座很不一样的首都。

内比都是缅甸的行政中心,国会和总统府都在那里。它的面积大约是新加坡的九倍多,人口却仅有新加坡的五分之一。用地广人稀形容内比都,应该很恰当。

这里的公共交通不发达,不像仰光已有私召车平台Grab的服务,到访内比都的旅客若非有人接待,就得依赖包车。

即便是平常上班日的尖峰时段,在路上的车子也不多。一名在仰光生活的缅甸人,得知记者此行也将前往内比都时开玩笑说:“内比都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条20个车道的高速公路。”

这条20个车道的高速公路竟也被旅游网站猫途鹰(TripAdvisor)列为内比都的景点之一。高速公路在守卫森严的国会大厦外面,车子行驶到那里就得回头。

据报道,缅甸举办国家庆典的阅兵仪式,就在这条高速公路举行。

国会大厦的所在地正是内比都的六大区之一,即政府部门区。另外五个区是住宅、军事、酒店、购物,以及大使馆区。按照这样的规划,到访旅客或外籍人士只能落脚酒店区或住宅区。

在内比都生活了一年多的陈世斌是新加坡起步公司Golden Sunland的职员。三年多前,团队将所研发的杂交水稻带到缅甸,与当地农民合作。陈世斌目前协助公司在那里建造米厂和周边的烘干设施。

他告诉记者,到了晚上街道虽亮着灯,但酒店区的酒店大部分时候是空的。除非召开国际会议或有国外政要到访,这座城市才稍有人气,路上略为繁忙。

由于缅甸至今仍面对缺电问题,全国仅有四成家庭用户享有电力,停电在内比都也是司空见惯。陈世斌透露,公司刻意选择租用邻近一名政府官员的房子,这样每次停电大约半小时就能恢复电力,而隔了一条马路的住户可能得等上几个小时。

缺电不仅影响人们日常生活,同时影响招商。立杰律师事务所(Rajah & Tann)负责缅甸业务的合伙人涂益寿指出,基础建设不完善是缅甸未能完全发挥潜能的一个障碍。以制造业为例,业者最需要稳定的电力供应,以确保生产不会中断。

一座被形容为什么都没有的首都,缅甸政府尽管希望各国官方机构迁到内比都,但大部分不为所动。即使是平日在内比都上班的当地政府官员,一到周末依旧习惯回到仰光。已在仰光生活了六年多的私募基金公司Ascent Capital Partners创办人林聪聪指出,唯有必须与政策制定者会面,他才飞到内比都。许多已经迁移到内比都的官方机构,还保留仰光的办公室,毕竟那里才是缅甸主要的经济活动中心。

这座据说耗资40亿美元(约55亿新元)打造的新首都,能否吸引更多人到那里安家落户?

根据一份当地的房地产调查报告指出,若要所有国际政府机构迁移到内比都,估计仍需10年。缺乏世界水准的医疗设施和公共交通不发达是最大挑战,而且从内比都直飞其他国家或城市的国际航班也不多。

这一点或许可以从此行窥知一二。离开内比都时,机场的国际航班柜台是关闭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