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武汉肺炎冲击航空业业绩

随着人们对武汉肺炎的担忧日益加剧而减少旅行,航空公司和其他旅游相关行业正面临业务严重损失。图中的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内几乎是一片空荡荡,只有寥寥数人。(法新社)

字体大小:

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日前发布报告说,与2003年的沙斯(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暴发类似,航空公司目前面临着武汉肺炎(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全球蔓延的风险。

这也意味着,因为商务和旅客减少,航空公司预料将面对收入急剧下跌的风险,这和2003年沙斯疫情暴发时的影响类似。

不过,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在另一份报告中则指出,航空业过去已证明能够抵御冲击,因此任何影响都不会长期存在。

新加坡航空(SIA)上周五在面簿宣布,它和胜安航空(SilkAir)将减少对中国大陆特定航线的运能,此外,它们将取消往来新加坡和一些中国城市的航班,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厦门、成都和重庆。

受访分析师表示,取消和减少航班将对新航的营收和盈利造成冲击,至于会造成短期或长期影响,要看武汉肺炎持续多久而定。

标普分析师在报告中说:“在沙斯暴发期间,某些地区以及某些航空公司的航空运输量,收入和收益急剧下降。我们认为(新型)冠状病毒暴发可能会产生类似的影响。”

IATA的报告指出,沙斯暴发高峰期间,亚太区的航空公司的每月乘客收入公里数(revenue passenger kilometre,简称RPK)较危机前水平暴跌了35%。RPK是衡量航空公司载客量的指标。

沙斯疫情暴发那年,亚太区航空公司的年度RPK总额损失了8%,收入损失了60亿元。蒙受财务损失的航空公司,包括新航、香港国泰航空、日本航空和全日空控股公司。

标普称,这一回,中国和亚太地区的重要航线,将受到武汉病毒传播的最大影响。

与10年前相比,现在每年另外有4亿5000万人次旅客往来中国或在中国境内搭乘飞机。最近武汉肺炎暴发的时间,也恰逢农历新年庆祝活动和中国最繁忙的旅游季节。  

至今,许多航空公司已对疫情做出应对。

新航廉价航空公司酷航(Scoot)将从2月初至3月底,暂停从新加坡飞往中国11个城市的航班。这些城市包括哈尔滨、杭州、西安、长沙、郑州、宁波、济南及无锡。它早前已取消从新加坡到武汉的所有航班,这将持续到3月底。

此外,它也将减少飞往其他八个中国城市的航班,分别是福州、广州、海口、昆明、南京、青岛、天津和澳门。一些从新加坡往来广州、南京、澳门和香港的航班也取消。

同时,廉价航空公司捷星亚洲也暂停飞往中国三个城市,即合肥、贵阳和徐州的航班,直到3月31日为止。

新航早前已宣布暂停所有飞往北京和上海机组人员的停留安排。

国泰航空表示将从昨天开始,把对中国的运能(capacity)削减50%或更多。

在中国大陆当局宣布封城之后,区域其他航空公司,包括大韩航空,台湾中华航空公司和日本全日空航空公司,也取消了进出武汉的航班。印尼航空公司狮航集团将从2月起,暂停所有飞往中国的航班。

展集团研究分析师杨宝利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基于爆发疫情,平均乘客运载率(passenger load factor)将走低,假设低于60%,航班就会亏钱,因此新航如今取消航班是有道理的。

他表示,新航本财年首三个季度表现不错,但疫情料冲击到第四季度业绩。至于疫情会否进一步影响到下一个财年,要看疫情能否在几周内就平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