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老挝农民辛勤工作却不善经营生意

黄宝元在老挝开了一家海南鸡饭店,他的目的并非赚钱,而是回馈老挝员工。(邝启聪摄)

字体大小:

若把亚细安各国按市场规模排序,柬埔寨、老挝和文莱都属于最后一个梯队。

光是在这些国家寻找新加坡公司,就让《联合早报》记者费了一番工夫。新加坡企业较少踏足这三个国家。三国市场规模小,机遇却不少。柬埔寨经济增长多年都维持7%以上,老挝经济也在铁路工程的带动下迅速腾飞,文莱更是全球最富有国家之一。三国近年来都大力推动经济多元化转型,为各领域企业创造大量商机。

本系列去年10月开跑时,正值亚细安经济一体化的呼声高涨,许多企业也跃跃欲试要进军区域;冠病疫情终究会过去,机遇之门还是会敞开。

这半年来的“商聚亚细安”报道盼能引领新加坡企业一瞥门后的风景,助本地商家疫后再扬帆起航,迎向更辽阔的蓝海。

“你知道吗?我创立这公司,除了帮助新加坡企业与老挝企业接轨和寻找投资商机外,其实还有第三个目的,就是要创立一家流传百年的学校。”

当Fidelium集团总裁林春伟向我阐述创业的目的时,双眼绽放热情,激动的情绪难以掩饰。

Fidelium集团是林春伟约两年前设立的公司,主要为有意进军老挝市场的本地企业,提供匹配和投资服务。

林春伟的孩子就读于英华小学。他说,每当他接送孩子上学并经过学校的历史牌匾时,总会想到这些建校先贤当初是如何秉持承前启后的信念,把教育理想从遥远他方流向南洋。林春伟这几年来在老挝发展业务,看到当地人民的贫穷生活,他希望能通过教育帮助老挝小孩脱贫。   每一盏心灯是一脉香火,把绵延的生命渐渐点亮。林春伟说:“也许我有点理想主义吧,但在我临死那一天,我在乎的不是我賺了多少钱,而是我到底触动及改变了多少人的生命轨迹。”

老挝,是亚细安唯一的内陆国,由于缺乏海港和海运等地理优势,过去的发展相对落后。但两年前当衔接中国与老挝的中老铁路动工后,刺激了当地的经济迅速腾飞。

在老挝首都万象,明显感受到新兴城市的脉动。几乎人人有手机,有空就上社交媒体面簿浏览。据了解,万象市民的面簿使用率很高,几乎每个市民都有面簿账户,企业也通过面簿做行销宣传,成了市民最重要的信息渠道。

可是,一出万象来到老挝乡镇,老挝农村呈现的是另一番景象。

老挝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国家,约八成人口住在农村,一些偏远地方的村子几近原始状态,简房陋屋比比皆是,村里没有一点像样的设施。

新加坡商人钟育明帮他太太的家人在老挝经营咖啡种植业务。他说,老挝当地农民把耕种的蔬菜果实拿去卖,每月收入只有100美元(约145新元)。农民辛勤工作却不善于经营生意,也不懂得出口贸易,很多时候辛苦种植的蔬菜果实都被中介贸易商以低价收购。

他无奈地说:“农民宁愿要你用现金低价购买他们的蔬果,也不要你先拿货,数月后才支付更高价格。当我看到贸易商以一公斤几毛钱的价格拿走农民耕种的蔬菜,然后以几十倍甚至百倍价格在超市卖出,就感觉心痛难过。”

这番话让我想起日前看到的老挝新闻,许多农民的稻田因为铁路工程被有关当局征用,为了保护他们世世代代赖以维生的田地,他们悍然站出来与当局对峙。

企业要在老挝赚钱不难

跟许多新兴市场一样,企业要在老挝赚钱不难。有当地企业家坦言:“这里赚钱的门路多得是,你可以选择稳稳当当做生意。如果想捞偏门,这里机会也多得是。”

在采访过程中,印象最深刻的是鸡饭店老板黄宝元的故事。

黄宝元原本在老挝从事房地产业,最近转向餐饮业,开了一家海南鸡饭店。他说,开店目的并非赚钱,而是回馈老挝员工,只要鸡饭店在五年内赚到钱,他拿回本后就把整家店交给员工。

他感慨地说:“我们来这里赚老挝人的钱,你总不能拿了就回去,否则老挝人怎么办?”

黄宝元也指出,老挝人虽穷却不苦。他们有农田和河水,口袋没钱时可以吃农田的菜或上山打野猪、渴了可以喝山溪泉水,没有大房子,住竹席或木板条搭建的房子也行。一个糯米饭团、几条小鱼等,蘸一点盐或辣椒,就能过生活。

“商聚亚细安”去年10月开跑,我从介绍印度尼西亚的市场开始,并以实地观察老挝的市场作为结尾。在采访过程中,除了报道不同市场的投资潜能,鼓励本地企业走出去,也不断思索企业赚钱的目的。

企业大举进入新兴市场,到底是为当地人带来商机还是冲击呢?企业赚钱的目的,有多少是财富和利益驱使,又有多少是为了造福社会?

受2019冠状病毒疫情影响,过去几周全球金融市场剧烈波动,股市哀鸿遍野,有企业说它们快撑不下去了,也有投资者说这是进场的最好时机。在求生和找机会的过程中,突然发现过去一些看似很重要的东西,已显得不再重要。当生命回到原点,最重要的始终是它的本质和内涵。随遇而安,不抱怨、不冒进、也不强求的生活态度,或许才是让生命更富裕的关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