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文莱经济要转型 须先跳出舒适圈

林德维是Dart私召车平台的司机。他说,如果努力一些,一个月的收入大约有2000文莱元。(邝启聪摄)

字体大小:

若把亚细安各国按市场规模排序,柬埔寨、老挝和文莱都属于最后一个梯队。

光是在这些国家寻找新加坡公司,就让《联合早报》记者费了一番工夫。新加坡企业较少踏足这三个国家。

三国市场规模小,机遇却不少。柬埔寨经济增长多年都维持7%以上,老挝经济也在铁路工程的带动下迅速腾飞,文莱更是全球最富有国家之一。三国近年来都大力推动经济多元化转型,为各领域企业创造大量商机。

本系列去年10月开跑时,正值亚细安经济一体化的呼声高涨,许多企业也跃跃欲试要进军区域;冠病疫情终究会过去,机遇之门还是会敞开。

这半年来的“商聚亚细安”报道盼能引领新加坡企业一瞥门后的风景,助本地商家疫后再扬帆起航,迎向更辽阔的蓝海。

32岁林德维的就业经历是文莱社会的一个缩影,也反映了文莱经济转型遇到的挑战。

林德维是Dart私召车平台的司机。于2017年面世的Dart是文莱国内开发的私召车应用,如同Grab和Gojek。

出发前往文莱之前,我预先下载了Dart,尝试登记和开启一个账号却不成功。到了文莱,摄影同事尝试,依然不成功。在当地受访者的协助之下,终于成功用Dart叫到车,遇上的司机就是林德维。

林德维当Dart司机已有八九个月,他原本在一家外商银行上班。该银行于2017年底撤出文莱后,他即面临失业的窘境。可是,林德维不急着找工作,休息了大约一年。

他告诉记者,如果努力一些,一个月的收入大约有2000文莱元。文莱元与新元是等值互换货币。

文莱人民的教育和医疗都由政府免费提供,个人无须缴税。住房方面,如果是申请政府提供的房子,贷款是免利息,政府大量补贴房价,每个月可能只须缴付数百元的房贷。 因此,月入2000文莱元对林德维来说算是不错的收入。汽油也享有高额补助,拥车族不必负担沉重的开销。

根据亚细安组织于2019年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文莱的拥车率已于2013年达到饱和,且将一直维持至2040年。在这个约有43万人口的国家,几乎每个成年人都是拥车族。

一切看似美好,却可能成为文莱经济发展和政府近年积极转型的绊脚石。

高拥车率意味着当地的大众运输系统不够完善,没有需求,自然没有供应。初次到文莱的外国人,若不租车就得依赖德士。可是,德士的收费却令人咋舌。

文莱的德士车资不是根据计程表计算,是由司机开价,而且是不二价。我的经验是,同一段路程,德士的收费是30文莱元,Dart的收费大约是14文莱元。

当地的受访者告诉我,若非有Dart,市场多了一些竞争,一般德士的收费还要更高。

林德维说,一般德士司机相当敌视Dart司机。尽管一般德士也能通过Dart平台接载乘客,据他了解,很少德士司机这么做,或许担心收入减少,也可能是单纯守旧。据观察,一般德士司机的年龄大约在50岁以上。

缺乏专业技术人才

然而,能下载Dart应用却无法注册使用,依旧枉然。这又牵涉到文莱经济转型的另一项挑战——缺乏专业技能人才。过去数十年来,文莱的经济仅靠石油与天然气行业,造成其他领域的发展迟滞。

新加坡的金道集团(Golden Equator Group)近年拓展文莱市场,它的旗下业务包括财富管理、咨询和风险投资等。集团近年接受文莱政府委托,在当地展开创业训练营。

负责文莱市场的主管阿芝玛(Aziemah Abdullah)指出,文莱政府近年鼓励当地人创业,但现代许多创业都与数码科技有关,像Dart这类起步公司就曾向她反映,他们想改善应用软件的用户体验,却找不到这方面的人才。

若用户的体验迟迟无法提升,恐怕将造成用户流失,可能扼杀一家起步公司的发展。接下来可想而知的是,缺乏竞争的市场,消费者不仅选择更少,还得付出更高的成本,却不一定享有更好的服务。

因此,靠着天然资源致富的文莱若要转型,政府和人民都得先跳出舒适圈,并培养更多其他领域的人才,毕竟百年树人,而时间不等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