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柬埔寨服务和数码领域带来机会

柬埔寨首都金边是新与旧快速交替的城市,到处可见兴建中的高楼大厦。这个回旋处中央的建筑是已成为当地旅游景点之一的独立碑。(林泽锐摄)

字体大小:

若把亚细安各国按市场规模排序,柬埔寨、老挝和文莱都属于最后一个梯队。

光是在这些国家寻找新加坡公司,就让《联合早报》记者费了一番工夫。新加坡企业较少踏足这三个国家。三国市场规模小,机遇却不少。柬埔寨经济增长多年都维持7%以上,老挝经济也在铁路工程的带动下迅速腾飞,文莱更是全球最富有国家之一。三国近年来都大力推动经济多元化转型,为各领域企业创造大量商机。

本系列去年10月开跑时,正值亚细安经济一体化的呼声高涨,许多企业也跃跃欲试要进军区域;冠病疫情终究会过去,机遇之门还是会敞开。

这半年来的“商聚亚细安”报道盼能引领新加坡企业一瞥门后的风景,助本地商家疫后再扬帆起航,迎向更辽阔的蓝海。

走出柬埔寨首都金边国际机场后,我和摄影同事通过Grab应用约了私召车。汽车抵达,我们随即上车。

没多久,同事接到一通电话,原来是我们电召的那辆汽车的司机打来,我们这才知道上错车了。

我们要求双方司机回到机场“交换”乘客。正值交通繁忙时段,机场附近的马路相当拥堵,但司机没有显得不耐烦,反而面带笑容、语气和缓。

回到机场的大门外,我们顺利上了正确的私召车。同样,这位司机大哥和颜悦色。

前往酒店的路上,没有太多的风景可以欣赏。可是,当地人的亲切态度,已形成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这个国家经历的苦难,并没有让它的人民失去待客的热情。

拥有这样的服务精神,对柬埔寨这个旅游业对经济贡献越来越大的国家,显然是一大助益。

数据显示,旅游业对柬埔寨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贡献,已经从1999年的10.5%增加至2018年的32.8%。

提到柬埔寨,很多人立刻想到壮观和神秘的吴哥窟。可以说,吴哥窟促进了柬埔寨旅游业的兴旺,而旅游业的兴旺进一步吸引了外国人对当地投资机会的注意,尤其是房地产投资。

受访的新加坡发展商早在七八年前就已进军当地市场,在金边发展的两个毗邻大型综合项目也取得亮眼的销售成绩。第三个项目是有地房地产,也卖得不错。两个大型项目都先后成为柬埔寨最高建筑。

中国投资额占海外直接投资43%

六年前我曾经到金边旅游,这一次我发现这个城市热闹了许多。

金边的城市景观变化迅速,到处可见兴建中的高楼大厦。这与中国资金的流入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在中国一带一路计划的推动下,中国对柬埔寨的投资日益增加。

根据柬埔寨国家银行,该国去年的海外直接投资(FDI)增长12%至36亿美元(50亿新元),来自中国的投资额占43%。

中国游客也是柬埔寨旅游业一大支柱,在2018年,中国大陆游客已占该国总游客量的32.6%。

柬埔寨房地产领域的发展速度相当惊人。单在2018年,获批准的建筑项目有2867个,总值52亿美元。

当然,这也引发了房地产市场可能泡沫化的担忧。我访问的发展商已意识到这个风险,放缓了发展计划。

或许有人会问,柬埔寨的投资环境过去为何不太受到外界注意?  

我想,除了政治因素,当地市场规模也较缺乏吸引力。目前,柬埔寨人口有1600余万,在亚细安10国当中排在第七位。此外,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柬埔寨去年的GDP,仅高于人口少于它一半以上的老挝和文莱。  

不过,柬埔寨的经济增长强劲,从2011年至2019年,年增长一直维持在至少7%。尽管它今年可能遭冠状病毒疾病疫情拖累,但应该不至于影响它长期的经济前景。

过去,推动柬埔寨经济发展的行业,主要是服装业和旅游业,但当地政府正在探讨推动经济增长的多元化,包括服务和数码领域。这将给新加坡企业带来机会。

受访的新加坡企业当中,就有把数码科技和建筑设计专长带入当地的金融科技公司和建筑事务所。新加坡品牌受到当地政府和人民的信赖,而本地企业也能凭实力在柬埔寨当前的发展阶段一展拳脚。

柬埔寨的另一个特色是它还不算是城市化的国家。至2018年,这个国家的城市人口只占总人口的23.39%,在亚细安国家中包尾。

不过,不够城市化,也意味着柬埔寨的发展潜力更大。

首都金边是柬埔寨的金融与贸易中心,通常也是进驻该国的外资企业首先报到的地方。

不过,柬埔寨近年新旧交替快速,其他新的城市也逐渐成型,给外企带来更多商机。

例如,过去平静安逸的小镇西哈努克城(简称西港)如今已成为柬埔寨重要的经济特区。我访问的企业有的已进驻西港,有的则在探讨。

到柬埔寨发展,当然有它的风险,企业及时辨识风险因素和进行风险管理显得至关重要。

外资企业可能无法充分掌握其文化差异,以及全面了解当地正在成型阶段的法律条规,因此可靠的当地伙伴将是外企寻求在柬埔寨安心发展的一大助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