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董事与员工涉抵触证券与期货法令披露准则 美鹰受金管局与商业事务局调查

字体大小:

在新交所监管公司的建议下,金管局和商业事务局决定展开联合调查,如果有证据显示相关人员可能触犯其他条例,调查范围将扩大。

美鹰酒店信托(Eagle Hospitality Trust,简称美鹰)的现任与前任董事及员工涉嫌抵触证券与期货法令第203条文的披露准则,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和商业事务局(CAD)对此展开联合调查。

金管局和新加坡交易所监管公司(SGX Regco)在4月20日对美鹰可能涉嫌抵触相关法令及挂牌条例进行检讨,并下令该信托采取步骤保护单位持有人的权利和利益。

如今在新交所监管公司的建议下,金管局和商业事务局决定展开联合调查,如果有证据显示相关人员可能触犯其他条例,调查范围将扩大。

美鹰于去年5月24日上市,10月底,信托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长滩市的游船酒店玛丽皇后号传出维修问题,导致股价大跌。

之后,美鹰的主要租户Urban Commons LLC无法履约缴足全额的保证金,以及从去年12月开始就未及时支付租金,导致信托一笔3亿4100万元贷款违约。

该信托在3月24日停牌,原定于3月30日的派息也暂缓,过后更在5月27日宣布资金将转用于支付美国酒店和资产组合的重要开销,因此不会派息。

针对美鹰上市未足一年即陷入当前事件,新加坡国立大学治理制度与机构研究中心主任卢耀群副教授向《联合早报》表示,事件可能源于美鹰是否针对某些交易做出足够披露,包括台裔美国企业家袁士麒(Frank Yuan)家族管理的公司在信托上市前将资产转售给美鹰的保荐机构(sponsor),而袁氏家族成员过后在公开售股中收购信托大量股份。

在美鹰上市前,袁士麒担任董事长兼总裁的私募基金ASAP国际控股集团将手上六家酒店卖给美鹰的保荐机构Urban Commons,再由后者转售给美鹰。在招股书中,美鹰只以“ASAP6资产组合”交代这笔交易,但没有提到ASAP的背景以及交易价格。

美鹰后来在回复新交所质询时表示,没有说明ASAP与袁士麒家族的关系,因为袁士麒家族是在公开售股的配售后才成为大股东。根据条例,美鹰不须要披露袁士麒家族与保荐机构的关系,因为两者不属于关联人士。

分析师:上市审核过程
或许出现疏漏

一名追踪该信托的股票分析师接受本报采访时认为,信托的上市审核过程或许出现疏漏。一旦信托上市,投资者都倾向认定财报所披露的盈亏及估值状况是经过严格审计及可靠的。

该不愿具名的分析师透露:“业内许多分析师都对此感到意外。本地股市的上市审核程序严谨,然而美鹰上市后这么快就出现问题。”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副教授麦润田博士表示,在上市过程中,金管局和新交所依靠上市主理商(issue manager)及其他参与上市过程的专家进行审核,因此有关审核的素质将受到质疑,但当局在上市前可能也须更主动向主理商提出询问。

美鹰的上市主理商星展集团(DBS)回复本报的询问时说:“我们相信星展对有关公开售股计划所进行的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是严谨的,也符合商业信托和房地产投资信托在新加坡挂牌的市场最佳作业准则。这个程序,与一组经验丰富的外部专家群,包括法律顾问、估价师及财报专家所提供的咨询一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