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凯发还有第三次机会?

字体大小:

如果凯发集团(Hyflux)的债务重组是一部连续剧,现在的剧情已经可以用拖沓和索然无味来形容。

在法庭的债务延期偿付令(moratorium)保护之下,凯发的债务重组已经展开逾两年。两年来,凯发签订了两次重组协议,两次都还未走到让债权人投票决议这一步,就已和注资方决裂,失败告终。

每一次协议失败之后,市场人士或专家学者总以为凯发恐怕要清盘了,它却又犹如有九命的猫,向市场宣告有新的潜在投资者出现。

就在凯发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公用事业集团Utico就双方于去年底签订的重组协议是否仍有效而各执一词之际,凯发大约一周前披露接获名为新“白武士”Johnny Widjaja的来函,表示有意投资集团最多3亿元,包括收购集团的现有债务。

信函指出,一旦成为公司的主要股东(substantial shareholder),或持有相关债务,他准备为集团提供1亿元的营运资本。他提出的一项条件特别引人注意——凯发主席兼总裁林爱莲以及董事成员都必须留任。

这位Johnny Widjaja是何许人也?根据谷歌搜索,若同属一人,他是印度尼西亚华商黄玉英,所持的家族生意亚新特沙集团(Sintesa Group)的业务遍及房地产、工业、能源和消费者产品。集团目前已交由他的女儿掌管。

由于凯发披露的信息有限,因此无法确定此次是个人投资,或与集团业务有关。若与集团业务有关,Sintesa集团旗下的能源业务主要是发电厂,近年积极拓展再生能源投资,与凯发发展废料转化能源技术也有一定程度的契合。

接下来就是注资的条件。3亿元是计划换取凯发多少股权?打算收购的债务是否仅限优先无抵押债权人?注资人又是否清楚凯发还有一批3万4000多人的优先股和永久证券债权人,且这组债权人的债务高达9亿元?

这些疑问并非无稽之谈。Utico集团总裁梅内塞斯(Richard Menezes)曾说,当集团向凯发送出投资意向书时,其实并不清楚凯发的债权人结构,尤其是优先股和永久证券债权人的情况。

在Utico之前还有印尼财团SM投资(SMI)的前车之鉴,其中更涉及全国瞩目的大泉水电厂(Tuaspring)。当公用事业局提出收购大泉的水厂,且估值是负值时,已引起市场人士议论,SM投资在进行精确审核以及和凯发协商的过程中,是否清楚公用局是大泉水电厂的债权人,以及水厂的估值可能是负值。

凯发债务延期偿付令 将于本月30日到期

凯发与注资方经常因为一些信息披露而各说各话,最终不欢而散的“罗生门”剧情会否重演一遍?

另一边厢,一直说有意收购凯发债务的Aqua Munda在6月初表示准备收购凯发优先股和永久证券之后,至今未再透露更多详情。

凯发的债务延期偿付令即将于本月30日到期。到期前的三天,高庭将展开审讯,评估是否批准银行债权人要求让凯发接受司法管理的申请。

这是银行债权人第二度提出申请。去年第一次的申请被高庭以可能影响凯发重组进度和造成进行中的项目工程受阻而驳回。当时凯发仍在建造TuasOne废料转化能源厂。此项目的工程已于去年底交给合资伙伴三菱重工(Mitsubishi Heavy Industries)。

在没有工程可能受阻和缺乏投资者确定注资的情况下,这次高庭有可能批准银行债权人的申请。除非法官看在又出现一名潜在投资者,愿意再给凯发机会再度延长债务延期偿付令。只是屡屡获得机会的凯发经过之前两次失败的经验,债权人恐怕已不敢对重组抱太大希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