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加入国际行列研发冠病疫苗

林向前(左)和林向亮两兄弟是经营医疗保健业务的家族企业Esco集团的第二代接班人。(特约陈福洲摄)

字体大小:

SME

专版

中小

企业

本专版每逢星期四刊登。欢迎商团提供资讯,请传真到63198125或电邮到zbcj@sph.com.sg

医疗创新

科技抗疫

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至今已在全球造成数十万人死亡 。新加坡企业发展局( ESG)的数据显示,目前本地有超过300家生物医药起步公司,其中40多家本地企业正在发展新的解决方案,协助对抗疫情。

本系列邀请四家本地企业分享如何参与这场抗疫之战。这包括研发全国首个无线远程心电图监控系统Spyder的Web Biotechnology、发展无线追踪系统的恺悌科技、推出唾液采样器SAFER Sample的路胜基因,以及这一期受访积极投入疫苗研发的Esco Aster公司。

2019冠状病毒疾病横空而来,眼下似乎只有疫苗问世才能够平息疫情,就在各国竞相研发疫苗对抗冠病之际,本地一家公司也积极投入了疫苗的研发工作。

然而,恼人的冠病未息,缠人的骨痛热症却再度来袭,连这家公司的创办人也难以幸免,染上骨痛热症。或许是生命要给他什么启示,一场病加强了他更恳切追求公司使命的信念。

医药合同研发与生产公司(CDMO)Esco Aster创办人林向亮(34岁)出院后接受《联合早报》访问说:“最近,我因骨痛热症住院治疗。说起来,这真是一个天大的讽刺,因为我们公司可能会研发骨痛热症的诊断和骨痛热症克隆抗体(mabs)。”

不久前,他刚同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Duke-NUS)的一位教授,谈到共同开发对方研究出来的骨痛热症候选疫苗(vaccine candidate)。

患病后决心为我国及区域 争取疫苗和诊断自给自足

耐人寻味的是,林向亮虽然患上骨痛热症,但医院的诊断测试一度居然无法检验出来。原来,这一季的骨痛热症是一种新菌株,在本地并不普遍。

“我的医生还说,目前的诊断准确度仅为三成。新加坡不仅深陷冠病19大流行,如今也可能出现历来染病人数最多的情况。”

留院期间,他几个晚上都无法入眠。由于全身出现红疹,是属于许多重疾的征兆,让他不禁担心自己是否患上了更严重的病症。

“这一次的亲身体验,确实启发我要在为新加坡和本区域争取疫苗与诊断的自给自足方面,进一步做出努力。当前的疫苗只能用在患过骨痛热症的人身上,而且还不能完全抵御骨痛热症的所有血清型(serotypes)。”

Esco Aster是本土生命科学公司Esco集团(Esco Group)于2017年分拆出来的公司,专注于提供疫苗、生物、细胞和基因疗法的研发制造服务。

透过新加坡企业发展局的牵线,Esco Aster同本地两家生物科技公司MiRXES和威特实验室(Veredus Laboratories)合作,迎合本地扩大测试能力和提高测试便利性的迫切需要,借以防止冠病的社区感染。

林向亮的哥哥林向前(36岁)目前是Esco集团总裁。两兄弟的父母林丽佑和罗于红于1978年创立Esco集团,原本只生产净室设备和用品,之后扩大至药剂、生命科学、生物科技等领域,公司目前已销售至超过100个国家。

林向亮毕业自澳大利亚悉尼大学,拥有生命科学学位,主修临床心理学;林向前毕业自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专攻金融与经济学。

成长于家族公司,林向前从小接受父亲的训练。他13岁加入公司,在办公室打杂,之后升任资讯通讯与网络经理,在十七八岁的时候已肩负着出口经理的任务。

回想当年,他说:“员工最初将我视为老板的儿子,但我必须向他们证明自己的能力。”

18岁时,他只身前往美国密歇根州的公共卫生认证机构NSF国际参与考试,以及同当地导师学习生物安全柜设计和测试的知识,成为当时全球最年轻的合格生物安全柜现场认证员(biosafety cabinetfield certifier),这项纪录相信迄今未被打破。

生物安全柜的用途是保护用户和周围环境,免受生物污染物和其他有害物质的侵害。他把专业知识带回国,并在发展公司业务方面得到全面发挥。

他自豪地说:“我把Esco从一家为跨国公司提供服务的中小企业,转变为一家全球知名品牌持有者和制造商……我们的业务也在沙斯之后起飞。”

成立生命科学投资公司
与武田制药签12亿研究协议

30岁之后,他决定探索在家族公司业务以外的相关领域,于是成立了生命科学投资公司Esco Ventures,并花了几年时间摸索和学习,如今终于见到成果。

上周三(1日),Esco Ventures旗下公司所孵化的生物科技起步公司Carmine Therapeutics,与日本武田制药公司签署了一项9亿美元(12亿5300万新元)的研究协议,以研发两种罕见病药物以及把它们推出市场。

相对于哥哥,林向亮从小憧憬当临床心理学家,虽然直至就读初级学院每逢学校假期都到公司帮忙,但却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加入家族公司。

大学毕业后,他巧遇维多利亚初级学院前院长李佩文,对方曾经不计较他O水准表现欠佳,而让他顺利进入该初院求学。这名恩师建议他先累积工作经验,之后才修读博士学位,转当一个临床心理学家,经过对方的鼓励,他终于在2008年加入公司。

期间,他发现许多国外客户正在提升生产和品质管理设施,从本地和世界卫生组织(WHO)所定的“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简称GMP),提升至主要为PIC/S的国际cGMP标准。

透过他的推动,Esco集团开始为现有的生物科学客户提供cGMP生产工具,协助它们以较低成本取得高质量的药物,让它们在各自的市场维持令人负担得起的医药系统。

在这个过程中,他也重新发现自我。“我发现自己想要当临床心理学家的主要原因,是我有创造的诉求,但又要以富有诗意、精神上不受拘束的形式来达成,我觉得自己可以继续通过经营家族生意来满足这一诉求。这份试验和创建新工具及药品的自由,是在企业界无法找到的。”

降低疫苗成本
使发展中国家负担得起

他认为,疫苗的目的是要降低成本,使得发展中国家的普罗大众能够负担得起。如此“反资本主义市场”的目的,只有他的家族公司——同时处于发展中国家地区、又有能力以自家平台支撑社会企业运作的公司,能够迎接这项挑战。

从分拆出来的Esco Aster,目前就肩负了这项任务。一方面,它可以同发达国家取得更高收费,但另一方面向发展中国家收取较低费用。

目前,抵御疫情将是兄弟俩最迫切的计划。林向前说:“Esco的首要任务是继续应对冠病大流行,以确保运营和产品与服务供应方面不会中断,同时确保与我们合作的员工和供应商的安全。”

他指出,自大流行以来,全球对公司的生物安全柜有大量需求。Esco已执行业务持续计划,并将继续跟进最新发展和当局的建议做出反应。

四之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