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生活中的“轻推”让人主动改变行为

字体大小:

 当你每个月收到水电费账单,上面清楚列明你与同一座住宅用户的用量比较,会否影响你接下来的用量?这就是“轻推”。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行为经济学研究所副所长张均权副教授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好的轻推必须是简洁易懂,又能轻易执行的。”

他以美国学校如何轻推学生多摄取蔬菜为例来说明。一般上,蔬菜摊位设在自助餐厅最尾端,为了鼓励学生多摄取蔬菜,餐厅将摊位移到最前端。张均权说:“人们很容易因为看不见而忽略。如果你排队买午餐,最先看到蔬菜,你很有可能就先选择了蔬菜。”

这与塞勒改变退休储蓄计划的做法有些类似,简化选择的程序,创造有利的环境,让人们主动改变自己的行为。

英国的行为洞察团队于2016年在新加坡成立了办公室。首席顾问许秀婉博士受访时指出,行为经济学或行为洞察了解人们在做决定时可能出现的偏差,而在制定公共政策时引导人们避免落入这些陷阱。

“轻推”自由家长式作风引争议

许秀婉也说,许多例子已证明“轻推”可以通过社会比较,发挥很好的效用。她以水费账单为例,“反正有关单位每个月都会寄出账单给用户,如果在账单上可以借比较鼓励用户省水,何乐而不为?”

这些行为改变对个人健康、存款或退休,甚至气候环境等都可能带来影响。可是,塞勒的轻推理论却被反对政府过度干预市场的芝加哥经济学派视为过于家长式作风。本身也在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University of Chicago Booth School of Business)任教的塞勒说:“在芝加哥大学,你可以称某人是马克思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称一名同事有家长式作风是最残酷的伤害。”  

塞勒以轻推是自由的家长式作风(libertarian paternalism)回应学者质疑,因为它并不剥夺人们选择的自由。

许秀婉说:“以我为例,我家中就三个人,我不会因为水费账单的比较就省水,因为我们已经省无可省。我们会因此受到惩罚吗?不会。”

新加坡管理大学的陈振中教授受访时说:“在现实世界没有一个选择是中性的,政府的职责就是协助人们作出好的决定。”

尽管这项争议仍在,但与任何一门学问一样,有支持者自然也有反对者。不论反对声音有多大,轻推理论或更广泛的行为经济学,在公共领域已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