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黄鸿年与印度商人指他遭举报 周华盛澄清他与妻儿没被商业事务局调查

字体大小:

莱佛士教育(Raffles Education)主席兼总裁周华盛昨晚以个人名义发布文告澄清,他与妻儿并没有被商业事务局(CAD)调查。

他是针对富商黄鸿年与印度商人在前天联合要求召开特别股东大会的一个议案中,指他和妻子及儿子遭人到商业事务局投诉举报。他说:“为了避免一切疑问,我要澄清,就我所知,商业事务局没有针对我或我的妻子或儿子进行这种调查。”

周华盛反指印度商人山塔努·普拉卡什(Shantanu Prakash)以及普拉卡什的公司Educomp Solutions,才是被印度严重欺诈调查局调查的对象。普拉卡什和Educomp也是印度贪污调查局记录的一项刑事案件的对象。

他也对为何黄鸿年会与普拉卡什联手感到好奇,尽管Educomp被仲裁庭判须赔偿莱佛士教育约300万新元的损失。莱佛士教育正分别在印度及新加坡对Educomp和普拉卡什采法律行动。

不过,周华盛并没提到黄鸿年昨日(9月1日)再度发给莱佛士教育董事会的信。本报看到的信显示,黄鸿年在该信中指出,普拉卡什告诉他,普拉卡什已经就某些与印度合资公司有关的违法交易,到商业事务局投诉周华盛夫妇和儿子以及莱佛士教育的其他董事。

黄鸿年与普拉卡什要求召开特大表决的其中一项议案,是要公司委任独立审计师,检讨有关莱佛士教育与Educomp的合资公司的情况,以及公司董事是否有不合规的行为导致被人向商业事务局举报。审计师也应检讨董事会是否有遵循披露要求,董事会是否知道有关在新加坡或印度被当局调查的事,以及是否收到通知有关当局的查询或要求协助调查的事。

在这之前,莱佛士教育董事会于上周拒绝了黄鸿年提出召开特别股东大会的要求。黄鸿年要求让股东表决的议案,包括罢免主席兼总裁周华盛,以及委任一名独立特别审计师,针对2018年4月发售的大约3亿1815万股附加股展开特别审计,包括周华盛认购附加股的资金来源以及董事会决定发售附加股的原因。黄鸿年也希望独立特别审计师将针对他与周华盛于2017年10月16日签下的手写“协议”字条,展开评估。

莱佛士教育董事会上周拒绝召开大会的理由是,黄鸿年要求股东投票的六项决议案,都不属于股东大会决议范围。而且,黄鸿年是在高庭判他败诉之后,要求召开特别股东大会。

莱佛士教育昨日披露收到黄鸿年8月31日的信时指出,信中要求开会表决的七项议案,有六项是之前已被董事会拒绝的。公司正在就黄鸿年要求开会的通知,寻求法律意见,并将在必要时进一步作出宣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