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米商代代传 稻粮袋袋香

许自穆是友昌第三代接班人,从事白米进口这13年来最大收获便是能实地接触不同背景的人。(龙国雄摄)

字体大小:

席卷全球的冠病,仿佛是一场压力测试,世界各地经济受到严重冲击,许多国家的食品供应链也受到干扰。

危机面前,没有企业能毫发无损,但是否能够安然度过,甚至从危机中觅得商机,就要看企业过去如何未雨绸缪,才能够在现在临危不乱、从容应对。

裕廊集团(JTC)反映,许多食品服务商也意识到建立多元化销售渠道包括电子商务的重要性。

《供应无阻●食材俱全》系列访问的肉类、海鲜、蔬果和白米等食品出入口商,都以它们的故事展现了沉着应对危机和积极向前的可贵精神。

本地白米进口商友昌公司创办于1941年,身为家中长子的许自穆是从父亲手上接下这门家族生意。

现年65岁的许自穆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透露,友昌12名员工都上了年纪,还没出现年轻接班人,笑称自己“可能会是最后一代。”

在他看来,白米进口是稳定行业,能赚钱,但也赚不多,“我希望再尝试一下,把这个生意做好。”

大学修读计算机科学的许自穆在毕业之后便直接投入网络通讯行业奋斗近15年,父亲许舜明是直到年迈退休,才将友昌交由他接手。

作为友昌第三代接班人,许自穆表示自己入行这13年来,最大收获便是能实地接触不同背景的人,也学会如何做生意和投资,“我都是靠自己摸索,刚进来时,老爸叫我去跑销售,与泰国厂家谈价格。”

疫情期间销售跌逾七成

米饭作为国人三餐都少不了的主食,当政府在2月7日针对冠病疫情的预警级别从黄色提高至橙色时,有不少市民到超市或杂货店去疯狂抢购囤积粮食,他们购物清单中相信都少不了一袋米。

许自穆受访时坦言,友昌在这波恐慌性购物浪潮之中并未获益,销售反而下挫逾七成。

本地有近50家白米进口商,商业模式分成两类,一类是企业对企业(B2B),专门销售给批发商,批发商再转销至酒店、餐饮和零售业者,包括杂货店、小贩中心等;另一类则是企业对顾客(B2C),专门零售给本地消费者。

许自穆指出,前者都是友昌、东成和四海栈这类本地历史悠久的老字号,规模有大有小,后者以职总平价超市和昇菘这类超市业者为首。

他透露,当我国4月7日进入病毒阻断措施后,餐饮业者只能经营外卖,生意大不如前,导致需求跟着滑落,友昌也受到拖累。

此外,身为新加坡米入口商总会会长的许自穆也说,冠病疫情暴发凸显政府与业者之间缺乏沟通,导致出现白米供过于求、米仓空间不足的问题。

政府共建有四个米仓,分别位于巴西班让、加基武吉、阿裕尼和圣诺哥,而按现有条规,本地白米进口商须存放至少100吨白米在政府米仓作为固定库存,同时每月须进口至少50吨白米。

许自穆透露,除了规模较大的东成拥有自己米仓之外,友昌与大多数规模较小业者的固定库存及每月来货一般都会存进政府米仓。

他指出,为了满足市场的暴增需求,职总平价超市和昇菘在冠病疫情期间都增加白米进口量,结果导致米仓库存爆满,造成其他业者无法存货。

许自穆表示,业者短期内要寻找合适的货仓来存放白米也并非易事,有关地点须获得至少三个政府部门的批准,包括新加坡国家环境局(NEA)、新加坡食品局(SFA)和市区重建局(URA)。

难以进军海外种稻米

我国土地有限,无法种植稻米以自给自足,都须从国外进口。询及友昌是否打算进军海外从事稻米种植,许自穆表示难以执行,主要是因为农业土地属于当地政府,外国人难以经营,业界同行都是与当地农夫合作、设厂磨米包装。

尽管国内白米需求稳定,但许自穆感叹生意难做,盈利空间越来越窄,业者人数是有减无增。由于政府严格控管米价,因此白米进口商并不能随意调整售价,即便白米进口价格有高有低。例如,当今年3月越南开始禁止白米出口以保障当地粮食供给时,泰国趁机抬高米价。

友昌主要从泰国、越南和台湾等地进口白米,其中泰国香米最受欢迎,市场占比逾八成。

许自穆指出,越南香米2010年开始进入本地市场,四年前才逐渐被市场接受,主要是泰国香米和越南香米的价格差距越来越大。

同行之间养成默契 不会故意削价抢生意

他以一吨白米售价为例,越南香米目前价格700美元,泰国香米则为1100美元。更早之前,两者价格则为400美元对600美元,“换算下来,当时一包25公斤越南香米和泰国香米相差不到一元,因此业者并没有明显感受。”

许自穆说,本地餐饮业者习惯使用泰国香米,若价格相差不远绝不会随意更换,“煮饭也是一门学问,每个国家种植出来的白米品质不同,煮法也不同。”

由于本地白米进口商的货源主要都来自泰国和越南,品质方面大同小异,难免会出现价格战。不过,许自穆说,同行之间其实相互熟悉,彼此也养成一定默契,不会故意削价来抢他家熟客,“大家也不想把价钱提得太高。”

友昌目前与六家批发商合作,他们每隔三四天便会订购至少80包的25公斤白米,而对于合作多年的熟客,许自穆表示出价一般都会低于市价。

白米进口作为传统行业,许自穆说数码化转型对业界意义不大,“米还是米,没有什么新产品。”

批发商都习惯透过电话联系,付款也以现金或支票为主。虽然大多数客户都能按时付款,但经济不景导致拖款现象发生,但许自穆表示会通融对方允许分期付款,并不希望把他人后路斩断。

对于未来展望,许自穆希望本地业者更同心协力,不要像现在一盘散沙,既可以考虑统一采购把来货价格压低,或者合建仓库及运输队伍来降低运营成本。

SME中小企业专版每逢星期四刊登。欢迎商团提供资讯,请传真到63198125或电邮到zbcj@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