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数码银行的赢家和输家

我国一向重视企业治理和监管能力,预料金管局在政策上依然会格外重视数码银行的资金清算、流动性和系统性风险问题。(示意照片)

字体大小:

企业的赢家和输家,有时只是一念之差。数码银行业者若能善用科技把客户体验与创意紧密结合,就能突破市场限制,成为大赢家之一,否则将有可能从赢家变输家。

新加坡数码银行执照申请结果前晚公布,一如市场所料,Grab和新电信(Singtel)合组财团是其中赢家之一,获得了一张全面数码银行执照。

此前,新加坡国立大学客座教授白士泮受访时就说,Grab和新电信获得执照“是毫无悬念的事”。

星展集团分析师米特尔(Sachin Mittal)也是最看好Grab和新电信财团,并预测该财团下来会投入超过6亿元打造数码银行,

他指出,新电信母公司是淡马锡控股,又是一家值得信赖的电信公司,它和Grab合组财团相信会赢得用户信任,把钱存进数码银行中。

目前,新电信在本地的用户群约430万人,Grab横跨东南亚地区则有1亿8700万用户。米特尔估计这个财团可从现有客户群争取到15万至20万的新数码银行客户。

另一全面数码银行执照得主是冬海集团(Sea),它可说是一匹黑马,因为它是唯一单枪匹马上阵的全面数码银行执照申请方。

尽管如此,冬海集团及公司创始人李小冬的实力却不容小觑。

李小冬被称为“新加坡组屋里走出的马云”,10多年前来新加坡发展时身上没有多少积蓄,只能与太太在布莱德路三房式组屋租下一个房间。现在冬海集团却是市值最大的新加坡公司。这家纽约挂牌公司周五股价大涨8%至近200美元,市值已达970亿美元(1294亿新元)。

值得一提的是,冬海集团旗下平台如虾皮(Shopee)和SeaMoney在东南亚发展势头凌厉,引发Grab和Gojek商讨合并计划。如今,它们又将在数码银行领域一争高下,估计将是一场激烈交锋。

这次申请结果的另一个看点是,来自中国的蚂蚁集团全资子公司,和绿地金融与香港联易融牵头财团,获得批发数码银行执照,本地企业如奕丰集团(iFast)、辉立资本(Phillip Capital),以及新能源(SP Group)都没有获选。

蚂蚁集团是从阿里巴巴衍生出来的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绿地金融是世界500强企业绿地集团旗下公司,它们的雄厚势力毋庸置疑。但它们都是来自中国的公司,更重要的是,它们最近分别面对中国金融监管和“三道红线”政策(负债率相关的房企监管)压力,特别是蚂蚁集团上市计划被叫停,令市场猜测这是否会影响它取得执照的机会。

显然的,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的决策并没受中国当局收紧监管或企业来自哪个国家的影响。

金管局前天的文告说,执照申请评估是基于整体考量。金管局局长孟文能说:“金管局采取了严格、基于能力表现的筛选过程,选出了这一组实力雄厚的数码银行。”

消费者将是最大赢家

不过此前他在一个采访中强调说,我国对数码银行执照申请方的要求,包括提供良好服务的能力,有适当的风险管理,以及顺利执行的退市策略。

我国一向重视企业治理和监管能力,预料金管局在政策上依然会格外重视数码银行的资金清算、流动性和系统性风险问题。

如果说这次申请结果的最大赢家,对我来说,它不是任何一个执照得主,而是广大的消费者。

为了迅速扩展客户群,数码银行在运营初期,预料会采取高存款利率战术来吸引客户。这意味着消费者下来会享有更高定存利息,更低借贷利率,以及各类创新银行服务。

香港去年发放八张数码银行执照,目前超过半数开业,这些业者提供了各类开户奖励和存款优惠。

例如,汇立银行(WeLab Bank)让客户与家人朋友一起储蓄,越多人加入,存款利率就越高,最高年利率达4.5%。

目前,香港大多零售银行的存款利率只有0.001%,在超低利率环境下,数码银行提供的存款利率无疑非常吸引人。

然而较高存款利率,相对为银行带来较高的运营压力。如果数码银行业者一味在利率方面与现有银行较劲,它们不仅难以在定价下取胜,甚至会因此而产生巨大亏损,成为大输家。

根据波士顿咨询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旗下FinTech Control Tower的一份数码银行报告,全球目前有200多家数码银行,只有少数几家取得盈利,即便是名气响亮的Monzo银行和Revolt银行,至今还在亏损。

事实上,数码银行的特点不在于“银行”,而在于“数码”。它的优势也在于运用科技和数据分析能力,为客户提供高效、便捷,能解决“痛点“(pain point)的产品与服务,补充传统大银行的不足。

业者应朝三方面着手

要成为行业赢家,我认为新的数码银行业者应朝三方面着手,即善用科技、结合各方资源建立完整生态圈,以及积极走向区域。

比如Grab和新电信提供的贷款服务可能是盈利率极低,甚至不赚钱,但它们能让这些服务的用户获得积分、用在送餐和电信服务平台上。这样一来,用户享有各类优惠,数码银行则能进行交叉销售,增加交易频率和金额。

本地银行业已趋近饱和,市场竞争激烈,加上冠病引发的经济萎缩,企业贷款减少,对新加入的数码银行带来严峻挑战。它们要成功,就必须拓展区域市场。尤其是冠病对全球经济造成冲击,同时却加快企业的数码化进程,而数码金融是危机中收益的领域之一。

企业的赢家和输家,有时只是一念之差。数码银行业者若能善用科技把客户体验与创意紧密结合,就能突破市场限制,成为大赢家之一,否则将有可能从赢家变输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