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逐渐被国人接纳 电子红包派发量佳节期间明显上扬

多家本地银行近年来推出电子红包,让客户通过PayNow服务分发红包。图为华侨银行的电子红包。(华侨银行提供)

字体大小:

农历新年派发电子红包的做法逐渐被新加坡人接纳,本地银行观察到近年来佳节期间的电子转账交易量倍增,一些银行也推出抽奖游戏等宣传活动,吸引客户转向使用电子红包。

不过,相对于中国,电子红包在本地的使用还没有普及化,实体红包依旧是许多人的首选。受访专家认为,这反映的是我国数码支付领域更深层的问题,即本地仍缺乏推动人们采纳这项科技的经济生态圈。

多家银行接受《联合早报》询问时指出,近年来农历新年期间的电子转账交易量明显上扬,可见公众开始接纳以新颖的方式派发红包。

大华银行集团个人财务服务部主管陈光钰受访时透露,在过去两个农历新年,随着更多客户选择派发电子红包,银行的PayNow交易量在这期间平均同比提高241%。

陈光钰说:“今年基于疫情期间有必要采取措施保护自己和亲人,我们鼓励客户多分发电子红包。”

为了鼓励更多人注册PayNow服务,以便接收电子红包,大华银行本月12日至26日期间,送出8元给首388名通过银行户头注册PayNow的客户。此外,88名寄送电子红包的客户有机会赢得188元现金。

大华客户也可发送电子红包给本地慈善组织SPD(前称体障人士协会),帮助需要早期介入服务的孩童。

大华银行将以一对一方式推动这项数码筹款活动,顶限为5万元。

星展银行的电子红包选项则分为两类,电子礼物(DBS eGift)完全取代实体红包;QR礼物(DBS QR Gift)结合电子和实体红包,让客户派发印有QR码的礼卡。

星展银行新加坡消费银行部董事总经理兼主管苏孝进指出,银行了解到许多客户珍惜交换实体红包的传统和涵义,因此在2019年推出结合传统和科技的QR礼物。这项措施推出首年,存入礼卡的金额约150万元,隔年则翻近一倍至280万元。客户使用的礼卡数量也同比上升两倍。

为了增添乐趣,星展银行今年在DBS PayLah!应用上设计一个游戏,让客户在发送或接收电子红包的同时赢取高达888元的现金奖。  

华侨银行同样观察到,农历新年期间的电子交易量更高,去年春节的每日交易量比平时多出一倍;2019年的交易量也比2018年多出两倍。

华侨银行电子付款总经理黄德荣指出,为了削减碳排放量,打造更可持续发展的环境,银行今年在新加坡和其他区域市场印刷的红包封套减少约20%。

花旗银行新加坡在去年推出电子红包功能,新年月份的PayNow交易量比之前一个月增加10%。银行数码管道和客户体验主管加内什(Swaminathan Ganesh)透露,他们通过电邮和数码管道宣传这个功能,并在应用上发出个人化信息以鼓励客户使用。

在本地尚未形成风气

尽管逐渐被国人接纳,但相较于中国盛行的情况,派发电子红包的举动在本地尚未形成风气。中国各大支付平台在2014年陆续推出电子红包的功能,但之前电子支付早已渗透到生活各层面。

针对这个现象,新加坡新跃社科大学金融科技与区块链教授李国权指出,本地电子红包的使用率不如中国,其实揭露了我国商业生态圈的弱点。由于本地企业之间缺乏协作,电子红包乃至数码支付无法达到规模效应,推动消费者去改变习惯。

打个比方,如果本地商家能参与派发电子红包,让公众在购物时获得红包,或能带动消费者更积极采纳这个新颖的概念。

目前的情况似乎是银行单方面进行宣传,没有创建更大的范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