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亚太区主席及执行董事长陈爱玲: 埃克森美孚研发集碳减排应对气候变化

埃克森美孚亚太区主席及执行董事长陈爱玲表示,公司未来面临着双重能源挑战,即如何满足不断增加的能源需求,提供可靠且负担得起的能源,另一方面进行低碳改造,更快地过渡到可持续能源。(何家俊摄)

字体大小:

总裁会客室

陈爱玲透露,公司正探讨在新加坡设立一个碳捕集和储存中心,以捕获、运输和储藏亚太地区工业活动所产生的二氧化碳。公司也在跟低碳企业合作,寻求开发从大气中提取二氧化碳的设施。

说到石油公司,它们经常被指责对气候变化视而不见,甚至为牟取短期利益而给环境带来严重污染。

然而,对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亚太区主席及执行董事长陈爱玲来说,气候变化问题远比想象中复杂,直接把一切气候变化问题归咎于石油家公司,或许是把石油家公司给妖魔化了。

事实上,埃克森美孚一直投资研发碳捕集技术,不断加大应对气候变化的力度。公司也在节约能源、减少资源浪费等解决方案做出贡献。

她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说:“气候变化是涉及整个地球的广泛且复杂的问题。每个气候变化解决方案都有其意义,而我们希望把自己在碳捕集技术的核心专业知识,投入到这些解决方案中,为全球人类带来价值。”

所谓碳捕集技术,是将工业生产过程中产生的二氧化碳收集起来,防止它进入大气,从而助力碳减排。

埃克森美孚是全球最大的上市石油公司之一,也是新加坡最大的外国投资者之一。打从公司前身Vacuum Oil Company算起,该公司在本地运营超过125年,累积固定资产投资额超过250亿元。

其中,它在新加坡建设的炼油和石油化工综合厂,为它在全球最大的综合厂,这个设施原油蒸馏能力达每日59万2000桶的设施,每年乙烯(ethylene)产能达190万吨。

新加坡现在是埃克森美孚下游、化工和液化天然气(LNG)等业务的亚太中心,目前有约4000名员工。

面对更大双重能源挑战

谈到公司目前运营情况,陈爱玲坦言,冠病疫情导致原油需求下滑,公司业务遭受重创。

她说:“过去一年对公司的确非常艰难,因为相对于一般经济危机时期,公司只有一两个业务受较大影响,这次疫情中,我们所有业务有史以来同时出现低谷。”

根据埃克森美孚本月初发布的业绩显示,该公司至少40年来首次出现全年亏损,去年亏损达224亿4000万美元(299亿7050万元),跟前年的143亿4000万净利,形成强烈对比。

不过,陈爱玲认为,疫情终会过去,埃克森美孚未来面临更大挑战其实是双重能源挑战(dual energy challenge),即如何满足不断增加的能源需求,提供可靠且负担得起的能源,另一方面进行低碳改造,更快过渡到可持续能源。

她说:“有专家预测全球中产阶级下来会增至15亿人。当这些人晋升为中产阶级,他们期望摆脱贫困生活,迈向更优质生活。然而,优质生活意味着能源消耗更高。所以,我们应如何平衡这一点呢?我们要如何生产广大人民负担得起的能源,从而改善他们生活,增加他们的收入,同时解决与能源相关的气候变化风险呢?”

例如说液化天然气显然属于更加清洁的能源选择,但它的运输和储藏成本仍比原油高。大量使用液化天然气,或许会减少碳排放量,却会造成能源价格高涨。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每个决策背后都涉及多方面的权衡取舍。陈爱玲希望人们能更务实地看待石油公司所面对抉择。

冠病时期
生产3亿口罩所需材料

要应对双重能源挑战,陈爱玲认为,科技是最有效的工具之一。这些年来,埃克森美孚就一直在减少碳排放的技术方面投入大量资源,包括公司前周宣布成立碳捕集技术部门,到2025年,将投资30亿美元用于降低排放的解决方案,把油田温室气体排放强度从2016年的水平降低15%至20%。

陈爱玲透露,公司正探讨在新加坡设立一个碳捕集和储存中心,以捕获、运输和储藏亚太地区工业活动所产生的二氧化碳。公司也在跟低碳企业合作,寻求开发从大气中提取二氧化碳的设施。

在生产能源方面,埃克森美孚一向强调生产过程降低能耗,提高生产效率。像公司位于先驱路的设施产能为86兆瓦,能把天然气和余热转换成蒸汽和电力,从而每年减少26万5000吨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陈爱玲自豪地指出,公司从2002年至2019年的节约能源和高效率技术,让公司能源效率提高超过25%,相当于减去同时期60万辆车子在路上的碳排放量。

值得一提的是,埃克森美孚不仅是石油公司,也是化学公司,所生产的材料用于许多与人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大众商品。比如沐浴露和清洁剂的液体补充包装(refillable)、包裹食品的保鲜膜。冠病时期常用的口罩和手部消毒液,它们所需的应用材料,埃克森美孚也有生产。

陈爱玲指出,在疫情期间,公司显著增加医用口罩和医用防护服所需的聚丙烯(polypropylene)的产量,足够用于每月生产3亿个口罩。

与同事深厚友谊
让她对公司“从一而终”

她说:“冠病是一个艰难时期,但通过我们的技术与产品,我们还是能找到方法为社会做出贡献。”

陈爱玲是在今年初接替颜少奇,出任埃克森美孚亚太区主席及执行董事长。

她在大学毕业后就加入埃克森美孚,这是她的第一份工作,至今在公司工作33年。问及什么原因让她“从一而终”,一直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她表示公司有如一个社区,她与许多同事在公司经历人生许多不同阶段,从参加同事婚礼、出席他们的孩子满月,到后来这些孩子结婚生子,大家一路走来,逐步建立了深厚情感。

她也表示,公司给她许多机会,让她30多年来参与不同部门超过15个工作职位和角色,从行销、供应与交易、到策划、人力资料员和研究,差不多每两年就换一个。

她笑说:“出任埃克森美孚亚太区主席及执行董事长或许是一大转变,不过我已适应这种不断转变的工作环境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