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推动生意红火 网络直播公司进账逾千万元

本地网络直播公司BeLive合伙创办人兼总裁陈德专表示,直播使用范围广泛,包括让企业举办研讨会、会议和大型活动等,并不只是网购卖产品而已。(陈渊庄摄)
本地网络直播公司BeLive合伙创办人兼总裁陈德专表示,直播使用范围广泛,包括让企业举办研讨会、会议和大型活动等,并不只是网购卖产品而已。(陈渊庄摄)

字体大小:

本专版每逢星期四刊登。欢迎商团提供资讯,请传真到63198125或电邮到zbcj@sph.com.sg

本地网络直播公司BeLive合伙创办人兼总裁陈德专认为,直播平台大行其道主要是因为在疫情阴霾下,零售业形势大为改变。很多实体零售店因社交距离措施而暂停营业,许多品牌不得不重新探索吸引顾客购物的方式。

我国防止冠病疫情扩散的措施,让许多行业遭受重创。不过,至少有一个行业从中受惠,这就是视频直播购物。

本地网络直播公司BeLive,就从疫情中寻得商机,从一家几乎濒临关闭的公司,转而成为总收入超过1000万元的公司。

BeLive合伙创办人兼总裁陈德专(36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公司如今有70多名员工,在新加坡、胡志明市和深圳工作,接下来还会扩展公司业务至曼谷。

他说:“疫情带动电子商务,间接也促成网络直播市场迅速发展。去年,我们业绩表现已经很不错,估计今年的表现犹胜去年,营收比去年增加超过一倍。”

BeLive创立于2014年,主要提供直播平台各类支援服务,包括直播网购、数据分析,以及与企业网站和社交媒体结合等。

陈德专指出,疫情期间,很多品牌和零售商都转向直播平台,想通过平台介绍产品或让消费者网上购物,使得公司需求忽然大增。

公司的合作伙伴有日本电商巨头乐天(Rakuten)、韩国三星(Samsung)、法国化妆品牌Loreal、本地的樟宜机场集团和Zalora等,提供超过5000万小时直播内容,观看人次超过200万。

谈及直播平台大行其道的原因,陈德专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在疫情阴霾下,零售业形势大为改变。很多实体零售店因社交距离措施而暂停营业,许多品牌不得不重新探索吸引顾客购物的方式。他说:“疫情加快电子商务和直播购物发展,一些品牌意识到直播带来的价值,同时发现面簿直播或YouTube直播等无法提供直购服务。于是,品牌开始推出自身直播平台,加强用户体验。这也使得我们的技术及服务显得越来越重要。”

直播有助品牌扩大消费群

品牌自设直播平台,除了能提供购物服务,也能促进与消费者的互动,从而扩大潜在消费群。陈德专以公司提供科技支援的Zalora直播平台Z-Live为例,指出观看该平台直播者,有16%是新访客。

根据BeLive整理和分析,东南亚作为主要网络直播市场之一,市场规模预料从去年的60亿美元(81亿新元),在2023年增至超过两倍至190亿美元。其中,新加坡规模将从4亿美元增至12亿7000万美元。

另外,企业串流媒体是网络直播的另一增长点。

陈德专透露,现在有更多企业通过网络直播举行研讨会、会议和大型活动等。像公司曾与房地产经纪、加密货币网红合作,也为上市公司常年股东大会提供直播服务。公司甚至在跟动物园商议,为动物园里的动物设立直播台。

陈德专说:“直播使用范围广泛,并不只是网购卖产品而已。我相信随着网络进一步普及化,直播市场前景乐观,我们公司也会继续增长。”

陈德专来自邻里学校西山小学和毅道中学(Yishun Town Secondary),在南洋理工学院数码媒体设计系毕业后,曾在手机游戏公司Nubee担任制作人,随后又加入日本网络服务公司DeNA,到日本发展。

想尽方法吸引粉丝打赏 直播差点成网络挂花场

在日本,他接触了当地直播平台Showroom,这是一个专为影迷准备的偶像直播平台,让真人和虚拟偶像通过直播与影迷互动。

这个平台激发他的创业灵感,于是他找来两名好友在2014年设立了Belive。

公司初期运营模式采用类似打赏直播方式,即直播主透过平台唱歌或跳舞等方式娱乐粉丝,粉丝打赏虚拟货币。

经营直播网站一两年后,陈德专发现弊端,一来,肯大手笔挥霍送礼的消费大鳄并不多;二来,直播平台似乎变相成了“网络挂花场”。

他说:“这类直播平台就是跳舞啦、送礼啦,直播主想尽方法吸引粉丝打赏,一些粉丝则醉翁之意不在酒,越来越像一个挂花场,跟我当初设立Belive的想法背道而驰。”

由于经营不当,Belive在2018年陷入财务危机,差点被迫关闭。幸好陈德专有朋友、妻子和家人的大力支持,让他重新振作,后转而侧重为企业提供直播解决方案,公司业务才渐渐回到上升轨道。

陈德专说,创业受挫经历成了他的动力,令他相信公司能克服一切困难,也能帮助企业在这艰难时刻继续扩大消费群。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