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凸显价值股票抗风险能力

投资理财

中美两国于本月正式向对方产品实施关税,全球两大经济体针锋相对的局势一触即发。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所倡导的“美国优先”政策下,一系列的产品包括钢铁、铝、太阳能板和家电将会加征关税。这是贸易保护主义的部分表现,另外还包括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计划和对中国知识产权展开持续调查。

考量加征关税情况

采取征收关税的方式并非是一项全新的美国贸易政策,自卡特总统的年代,历任美国总统都曾提出过某种对贸易的保护主义限制,常常针对钢铁产品。特朗普提出的许多关税政策单看并不会对经济带来严重损害,最显著的,短期内对钢铁与铝进口的影响仅限于每年减少0.2%的国内生产总值。

但这些举措此次的不同之处在于其情境。此时的美国一改故辙,不再高举着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全球合作,以及其他代表全球化的大旗。与此同时,中国在习近平主席的带领下,正展示着足以取代美国价值观与主导权的强大力量,其反抗手段将不容忽视。

知识产权成导火线

加征关税只是序幕,真正的风险是一场将影响全球经济的全面多边贸易战。也许这场潜在争端最危险的导火线是技术行业的知识产权之争。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对中国知识产权展开了调查,并在2017年的报告中指出,中国剽窃知识产权的行为导致美国企业每年损失高达6000亿美元。

中美贸易战加剧将意味着消费价格上涨、通货膨胀可能加剧、利率上行压力增大。总体而言,这可能为两国经济发展及稳定性带来负面影响。

加征关税并不是美国政府采取的唯一的保护主义举措。今年早些时候,国会提出议案拟禁止政府与两家中国电信企业合作。另外,特朗普总统还叫停了某新加坡企业收购一家美国内存晶片制造商,声称是出于国家安全方面的考虑。

然而,当贸易战升级将拖累全球增长与合作的同时,高通胀和利率上升所带来的连锁反应说明了价值型股票对这些负面影响的抵御能力。这是因为价值型股票大多处于对利率和通胀敏感的板块,如金融和大宗商品。

欧洲市场表现良好

在过去的11年,价值型股票表现不如增长型股票的时间长达10年之久,这是历史上价值型股票最长、最深远的熊市之一。价值困境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人为的低利率扭曲了货币价值,迫使投资者逃离风险曲线,转而寻找增长与收益。

利率持续正常化预计将支持价值导向的股票,以及其他经济周期后期的受益者,例如金融、能源板块与欧洲市场。由于欧洲市场在通胀和利率敏感板块(如大宗商品和金融)大幅持仓,该市场在经济周期后期表现良好。一直以来,欧洲企业的收入大幅低于其美国同业,而且以历史性估值折扣进行交易,这在政策条件正常化的条件下,为利润改善和多重扩张提供了空间。

总的来说,贸易战升级的风险于全球经济增长和股市繁荣是净负效应。尽管价值投资组合在后周期与利率提升环境中的处境相对良好,但贸易紧张局势加剧仍然是全球投资者的隐忧。

(作者是邓普顿环球股票团队首席投资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