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油价下跌的连锁效应

字体大小:

社论

2016年1月20日

美国及欧盟上周六宣布解除对伊朗的经济制裁后,国际原油价格一度下跌至每桶28美元以下,创下12年的低点。其实,自2014年下半年开始,油价便从每桶约100美元的高位坠落,而且跌势凌厉。市场分析员纷纷调低他们对油价的预测,有些甚至认为,油价可能下跌至每桶10美元。

油价跌势不止,主要是原油市场出现供过于求的现象。首先,美国页岩油开采技术的突破,使美国的原油产量大增。其次,沙特阿拉伯为了保住市场份额,不惜让油价下跌,以迫使美国页岩油开采商减产。第三,美元这一两年来走强,导致以美元报价的原油价格下跌。此外,金融市场的炒作,也加剧了油价的下行压力。

油价下跌是一把双刃剑。对于石油输入国而言,油价下跌不仅让它们节省了不少外汇,经济整体运行的成本也会下降,在理论上有利于提高总需求。一些国家如印度及印度尼西亚,也趁油价下跌时削减燃油津贴或调高汽油税。这在油价高涨时,是一个不可能推行的政策。

另一方面,油价下跌显然对产油国不利。许多产油国是依靠石油出口赚取外汇,而且它们大多是处于地缘政治的风尖浪口。在油价跌势不止的情况下,这些国家的财政开始亮红灯,而地缘政治的矛盾也浮出台面。油价持续下跌不仅导致财富的转移,也有地缘政治的意义,而地缘政治的冲突,又可能影响油价的走势。

以中东的地缘政治乱局为例,美国与沙特阿拉伯的盟国关系,最近出现微妙的变化。美国页岩油的产量大增,沙特阿拉伯首当其冲。但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石油输出国组织,在去年底的会议上决定不减产,导致油价进一步下跌。市场分析认为,沙特阿拉伯此举,是要迫使页岩油生产商知难而退。此外,美国与伊朗的关系解冻,也令沙特阿拉伯忐忑不安。在今年开年时,沙特阿拉伯处死什叶派激进教长尼姆尔,激怒了伊朗,也让美国左右为难。沙特阿拉伯与伊朗的紧张关系,预示两国难以在油产与油价方面,进行协调。两国的交恶,也为全球反恐的努力,添加变数。

除了地缘政治意义之外,油价持续下跌导致许多产油国的财政出现赤字,从而引发社会不安。南美洲国家委内瑞拉依靠石油出口,油价下跌导致经济衰退和通胀率飙升至三位数。在去年12月的选举中,反对党联盟在国会赢得三分之二的席位。委内瑞拉外债高达1488亿美元,而外汇储备只有162亿美元。在彭博社公布2016年“10大悲惨经济体”名单中,委内瑞拉位居榜首。

上周末俄罗斯财政部长西卢安诺夫表示,他的财政预算是以油价每桶50美元为基础,以目前的油价计算,俄罗斯的财政赤字将扩大3万亿卢布(386亿美元)。我们的邻国马来西亚,也面对相同的挑战。在去年10月公布的财政预算案中,马国是以油价每桶48美元为基础。由于油价暴跌,马国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将在本月28日提呈修订预算。

在理论上,油价下跌能协助企业降低生产成本,有利于总需求。然而,油价暴跌也反映了全球经济复苏乏力,需求疲软。过去,石油危机是因为油价暴涨导致全球通货膨胀,但这一轮的石油危机则是由于油价暴跌而引发全球通货紧缩的忧虑。在总需求疲软的环境下,中国的制造业持续处于衰退的态势,从而对大宗商品及油价施以下行的压力。另一方面,大宗商品价格及油价下跌,也传导到金融市场,包括股市及汇市。油价走势与经济疲软相互影响,使最近全球的股市,犹如惊弓之鸟。

油价在2014年下半年开始下跌时,市场普遍预测油价很快就会回升。然而,油价持续走低,迫使分析员不断调低油价的预测。美国能源署最新的报告指出,全球石油库存继续增加,油价在接下来的三个月,会保持在40美元以下。此外,美国解除了40年的石油出口禁令,加上伊朗重返石油市场,都将冲击油价及产油国。我们应留意油价下跌对地缘政治及全球经济增长所发挥的连锁效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