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共同应对安全的隐患与威胁

字体大小:

社论

2016年1月22日

内部安全局去年底逮捕27名激进化的孟加拉籍男客工,其中26人已经被遣送回国。当局调查发现,这27人并没有计划在本地发动恐怖攻击,而是要针对境外目标下手。

这是我国首次捣毁由外国人组成的回教圣战恐怖细胞组织,内政部的文告,揭露了新加坡安全问题面对新威胁。

李显龙总理前晚在面簿上指出,这27名孟加拉籍客工虽然策划攻击的目标不在我国境内,但仍是“严重的威胁”。 在东南亚安全威胁加剧的背景下,政府高调处理这个大逮捕事件,拉高了我国的安全警讯。

今日的恐怖主义已经国际化,国际间的防恐合作至关重要。被捕的孟加拉籍客工,企图搞恐怖袭击的目标是他们自己的国家,这对新加坡仍是非同小可,一来,我们绝不容许外国的极端分子借移民或是工作的方便,而把新加坡当作招募、训练和策划的基地;二来,外国若是侦破任何新加坡人以新加坡为目标的恐怖袭击图谋,我们也希望别人将之及时逮捕和遣返,使恐怖分子面对我国法律的制裁。

在新加坡工作的外籍劳工达70万人,孟加拉籍劳工占35%,多在建筑工地和造船厂工作。新加坡回教理事会主管回教堂事务的伊萨说,来自孟加拉的劳工这些年来已成为“本地多元回教信众的一部分”,这意味着,他们在自己的族群、本地族群以及来自其他国家的回教信众之间可互相发挥影响。被逮捕的27人当中,便有26人是同一个宗教研究秘密小组的成员,小组开始于2013年,集会的场所是本地的几间回教堂,幸好这个秘密小组没有在族群以外扩大。外来劳工大军长久以来对新加坡经济作出显著贡献,因此,新加坡人绝不能因这个事件而对外来劳工产生排外情绪。

对于本地回教社群,这次的大逮捕是另一个及时的提醒,外来的回教社群来自不同的社会背景,他们的言行可能与本地的国情甚至法律有所抵触。两天前,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在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第二届多元社会跨宗教关系学讲座发表演讲中指出,政府不会干涉各宗教内部的教义问题,但如有任何外籍人士有意以传教名义在本地宣扬与我国多元文化、多元种族理念相悖的价值观,政府将禁止他入境,以维护新加坡的种族和宗教和谐。尚穆根的这个讲法有其事实根据。

本地的回教领袖近几年来在回教社群中觉察到一个令人不安的现象,一些年轻人觉得跟基督徒说“圣诞快乐”、跟印度教徒祝贺“屠妖节快乐”都是有违信仰,甚至念国家信约、唱国歌、履行国民服役也不应该;一个民主选举产生的新加坡政府跟回教教义不符,他们应该生活在“哈里发”(伊斯兰帝国)。外来的回教教士罔顾本地国情,给本地回教徒灌输不利种族和宗教和谐,甚至反国家的思想,其后果轻则导致宗教狂热者与社会疏离,重则使他们走向极端。

新加坡回教社群多年来关心年轻子弟的教育,通过社群的自助,提高下一代的数理水平,他们的努力已取得显著成果,新加坡整体回教社群建立起来的温和、与时代并进的进步形象,值得珍惜,提防外来的不良影响以及网上的“自我激进化”在社群中(主要是年轻人)所起的消极作用,是我国回教社群所必须严肃面对的挑战。

另一方面,占我国人口大多数的非回教徒如何看待回教徒同胞是个关乎社会和谐的重要因素。尚穆根提到一个全球趋势:非回教徒对回教徒的“偏执心态”有所扩展,新加坡也不例外。本地个别回教徒偶尔遭遇到的不愉快经验虽说是个别例子,但“个别例子”也是一种苗头,尚穆根因此把“回教恐惧症”列为我国面对的四大挑战之一,显示维护种族与宗教和谐必须是全方位的努力,每个人都必须扮演自己的角色。

美国研究机构皮尤研究中心2014年的调查显示,新加坡是232个国家中宗教最多元的,但我国各社群之间同时也长期维持了和谐关系。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几天前在天主教会为筹建一新教堂的晚宴上指出,这是因为各种族与宗教社群“选择要和平与和谐地生活在一起”。新加坡人的“选择”已是一种价值观,我们对任何分裂族群的消极因素都应该采取零容忍的立场,共同应对任何不利于国土安全的隐患与威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