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平衡“亚洲再平衡”战略

字体大小:

社论

2016年2月18日

美国总统奥巴马选择在此前会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加利福尼亚州安纳伯格“阳光”庄园,同亚细安十国领导人举行非正式峰会,所要传达的政治含义再明显不过。自2011年访问澳大利亚,在其国会演讲时首次提出“亚洲再平衡”战略以来,此次的加州非正式峰会,无疑是奥巴马验收其外交政绩的机会。从峰会联合声明的内容看,“再平衡”战略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并且还以更“平衡”的方式改进及深化。

“再平衡”战略主要由三个部件组成,一是加强同亚洲的盟友和伙伴如日本、印度等的关系;二是经由多边框架如东亚峰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来稳定美国在政治、安全、经贸方面的核心地位,并与亚细安发展更全面的关系;三是维持与中国的稳定关系,包括区域及国际课题上的合作。尽管南中国海主权纠纷的升级,对“再平衡”战略造成一定的影响,但TPP的签署,以及亚细安领导人集体出席非正式峰会,显示美国在本区域的主导地位,确实有所巩固。

从地缘政治利益观察,中国崛起所构成的战略挑战,是美国“亚洲再平衡”战略的主要动机。因此,一些中国舆论也把近期南中国海的不安形势,归咎于美国的这个战略。然而对于亚洲的其他国家而言,美国的再平衡战略的利弊却并非一致。它们不希望看到中美关系因此而紧张,更不愿意被迫选边站。它们尤其不想改变亚洲以经贸合作为主的区域和平氛围。这些因素,导致美国必须修正其原先过度强调军事安全的再平衡战略基调。

峰会的联合声明只字不提“南中国海”,反映的正是东南亚国家这方面的顾虑。同时,奥巴马在峰会上提出名为“亚细安—美国连接”的计划,打算在东南亚国家设立三个中心,透过推广创意与创业精神,来促进美国和亚细安的经济联系,也是照顾到东南亚国家维持区域经贸合作,避免军事竞争的意愿。长远来看,美国用经贸合作来平衡其原本侧重军事安全的再平衡战略,将更有助于实现其战略目标。

中国崛起是各方必须接受的事实,不只其周边国家与中国的经贸关系越来越密切,连美国也未能避免跟中国形成共荣共损的依赖关系。同理,中国再不能轻忽其壮大后所产生的国际影响力。全球股市开年来的不利表现,很大原因是与中国经济形势的不明朗有关。在安全战略层面,中国同步增长的影响力意味着外界必然时刻关注其战略意图。如何在这方面增强国际互信,将是北京今后需要更多承担的义务。

对于东南亚国家,美国平衡其再平衡战略,将可能形成同中国的良性竞争,为区域带来新增机遇。和中国相比,美国对区域的投资较贴近市场逻辑,也含有较大的技术转移优势。但是,中国已经越来越成为亚细安的主要出口市场,对本区域的基础建设投资也非美国所能望其项背。“亚细安—美国连接”计划侧重推广创意与创业精神,表现了华盛顿对中国经贸实力的比较优势的承认,以及它对其本身高端经济优势的再发挥。

除了南中国海局势,朝鲜在发展核武器方面得寸进尺,非但威胁东亚的区域安全,也已经直接在挑战美国的战略利益。朝核危机表明,中美之间存在巨大的合作空间;至少彼此的对峙将会是损人不利己的。平壤的一意孤行,唯有在中美取得战略共识或默契后才有可能遏止。同理,美国变更再平衡举措,在东南亚广结善缘,同中国竞争交朋友,不但将为区域发展制造更多契机,也能真正确立美国的区域战略地位,取得真正的战略平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