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经济转型突显工程师的价值

字体大小:

社论

2016年2月19日

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出席亚细安-美国峰会的李显龙总理,前日访问了美国科技工业重镇硅谷的科技公司,会见了大约100名在当地工作的新加坡工程师,他谈到工程师对新加坡今后发展的重要性,也点出了工程师的价值没有充分体现出来的弊端。

他说,新加坡若要向硅谷看齐,打造吸引专才的生态环境,就得改变“工程师只是技术支援人员”的观念。

他也透露,资讯通信发展管理局将在不久后公布吸引海外科技专才到新加坡短暂工作的计划,从而鼓励旅居海外的国人和外国人才,为新加坡发展做出贡献。

由此可见,有关问题在政府的思考里已有一段时日,从优秀生在医学、法律专业之外,舍工程,就金融、经济,到公私企业开始感受到工程师难找等等迹象看来,这个问题若没有及时受到关注,工程师短缺的现象将会加剧。

一方面是传统领域如公共交通体系、建筑、民航等仍须工程生力军的不断填补;而随着我国经济的转型,经济发展重心逐渐转移到创新领域,如生物工程、纳米科技、宇航、再生能源,以及打造智慧国等等领域,我国公私机构对工程师的需求迅速增加的趋势已经很明显。资信局吸引海外科技专才到新加坡短暂工作的计划,只是政府方面的努力之一,政府要调整国人和企业界对工程学的观念,重新认识工程学的重要性必须多管齐下,才能取得效果。

在政府部门,目前属下的工程师有7700名,这个队伍将不断壮大。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日前在新加坡工程师学会新会所的开幕仪式上说,政府今年将增聘1000名工程师,政府部门的现有工程师阵容因而会扩大13%。而且,现有工程师和新进工程师的起薪也都会提高,在在显示政府以实际行动表达对工程师的重视。

政府在“未来技能”计划下,通过培训鼓励我国的劳动力素质赶上经济的转型,抓紧新型的工作机会,以免陷入“结构性的失业”。私人企业要在新时代里加强竞争,就必须走机械化或是智能化的道路,如电信业已更加重视网络安全和云端计算,这些都是给新型工程师带来的新机遇。

工程师也不一定是大学工程系的毕业生,从理工学院出来的理工科毕业生也可以有很大的发展和提升机会。

新加坡的大专教育一向跟人力需求配合,但市场的变化永远走在前头,当世界经济处于好景时,金融业吸引到很多人才,但当经济前景不佳,跨国的外国大银行缩编和裁员时,本地金融业也就因此出现人力过剩的现象,金融业人才便要面对转业的挑战。新一代学生重视金融甚于工科,实际收入是主要考量。当科技行业在我国经济中占据重要地位时,工科的吸引力必会显著增加,但是,需求与供应错配的问题必须得到及时的解决,因此政府的带头作用是个重要示范。在本地工程师(尤其是新科技领域)供应不足时候,从国外吸引外来人才是个途径。而吸引在外国工作的新加坡工程师的回流虽也是很重要,但未必能在量方面达到显著效果。

此外,吸引工程师继续留在工程界发展也是一项严峻的挑战,根据新加坡工程师学会的反映,雇主倾向于雇用有5年至25年经验的工程师,因为他们不需要太多监督,可独立运作也能领导团队。这也许是过去的工程系毕业生很多放弃在工程领域发展的关键因素。所以,私人企业界若要吸引足够的工程师为他们的转型助一臂之力,就必须在职业规划、职场挑战方面多出点子,工资不是唯一的因素。

别的行业的人力要转向工程发展不容易,工程师要转业则不会有太大的困难,但从人才培养角度来看,工程师不留在工程领域里是国家的损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