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东南亚面对严峻恐怖威胁

社论

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节节败退、因缅甸罗兴亚人困境而出现的安全威胁,以及印度尼西亚政治角力出现的伊斯兰“工具化”,使得东南亚近年面对的恐怖主义威胁日趋严峻。

伊国组织近期在国际联军军事行动中败退,更多圣战分子或会撤离伊叙,返回他们的原居地并伺机行动,这早已敲响欧洲和东南亚各国的警钟。2015年11月的巴黎恐怖袭击和今年3月的布鲁塞尔恐怖袭击,幕后黑手就是在伊叙打过圣战的伊国组织分子。今年1月和7­月,印尼首都雅加达和梭罗先后发生归国圣战分子发动的袭击。马来西亚雪兰莪州蒲种6月发生的手榴弹爆炸袭击,罪魁祸首是人在叙利亚的马来西亚籍圣战分子。

这些小规模的袭击是圣战分子的牛刀小试。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估计,伊国组织有700至1000名来自东南亚的圣战分子。这些人归国后势必建立起联系网,组成细胞组织。一旦成型,他们制造恐怖袭击的能力,不下于巴黎和布鲁塞尔恐袭的恐怖分子。

此外,菲律宾南部有众多支持伊国组织的极端组织,包括阿布沙耶夫、菲律宾伊斯兰国支持者组织(AKP)、南拉瑙省叛军马巫德(Maute),它们在菲南和马来西亚沙巴之间海域干下多起绑架勒索案,赎金极有可能充作本区域未来恐怖活动的资金。

我国部长近期多次提醒,东南亚国家必须合力面对归国圣战分子的威胁。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在新加坡外国记者协会午餐对话会指出,伊国组织的意识形态已散播到东南亚各地,甚至已经逐渐生根。防长黄永宏在巴林第12届麦纳麦对话上说,伊国组织式微将驱使来自东南亚的恐怖分子回到本区域继续谋划袭击,各国必须更紧密合作,严厉打击恐怖主义。

另外,因罗兴亚人困境而出现的安全问题在迅速扩大,威胁范围且已超出缅甸。罗兴亚人在缅甸西部若开邦的困境由来已久,当地曾在1940年代末出现分离主义圣战运动,1970年代以后出现过不同的激进组织,包括罗兴亚人团结机构、若开罗兴亚伊斯兰阵线、若开罗兴亚民族组织等。缅甸政府一直采取镇压行动,当地佛教和伊斯兰的信徒也不断发生冲突。

2012年以来,缅甸的宗教和族群冲突加剧,使得2015年出现了罗兴亚人难民危机,缅甸和孟加拉境内的罗兴亚穆斯林武装分子则加大对缅甸政府的袭击。今年10月以来,缅军和罗兴亚穆斯林武装分子多次发生恶斗,一个名为“坚定信仰运动”的武装组织在网上宣布成立,号召罗兴亚人加入斗争行列。更令人担心的是,罗兴亚武装组织可能得到巴基斯坦塔利班的协助与支持。

罗兴亚人困境触发的恐怖袭击,早已从缅甸扩大到其他东南亚国家。2011年,伊国组织在印尼的恐怖组织希斯巴赫攻击印尼梭罗的佛寺,称是为罗兴亚人“报仇”。罗兴亚人困境若无法得到解决,将成为恐怖组织招募人员和发动袭击的借口之一。

印尼本身则面对政治角力而出现伊斯兰“工具化”的问题。以印尼总统佐科及其得力助手雅加达首长钟万学为首的改革派和既得利益派之间的斗争正逐渐浮上台面。既得利益派抓住钟万学引用《可兰经》经文的机会,鼓动强硬保守的穆斯林走上街头向佐科政府施压,意图卸去佐科的臂膀。

政治伊斯兰化的危险在于容易失控,一旦“伊斯兰主义”在这个穆斯林大国失去控制,印尼将成为归国圣战分子和其他极端组织繁衍的沃土温床,对本区域乃至世界构成威胁。近期,印尼警方逮捕多名伊国组织极端分子,他们意图攻击包括印尼总统府、国会大厦、警察总部、电视台、缅甸大使馆在内的多个目标,其中一个动机很可能是报复缅甸镇压罗兴亚人。

年底是佳节时期和旅游旺季,东南亚国家有必要加强合作和加紧防范,不能让极端分子伤害无辜,更不能让恐怖威胁跨国传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