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提高德士行业运作灵活性

社论

从明年1月起,德士司机无须遵循每日行驶至少250公里的最低里数规定,德士公司也无须确保旗下车队在次繁忙时段有至少60%德士在路上载客。这两项管制的放松,有其针对性,回应了德士司机过去几年来的一项埋怨,可立竿见影地提高德士行业运作灵活性。

简化德士服务供给标准框架是大势所趋,提高德士行业运作的灵活性,在于应对市场变化。几年前,随着科技的应用,全球开始出现德士行业的转型,成为了全世界城市普遍面对的问题,对于“第三方预召平台”的出现,新加坡一开始即采取不排斥,密切观望的态度。

今天的德士搭客有了更多选择,过去住在“偏远”之处的搭客要召德士本来就不能靠路上碰运气截德士,在“第三方预召平台”进军本地之前,搭客即使靠传统电召也不容易。现在局面完全改观,公众的需求从新的途径得到配对,弥补了传统德士行业的不足,乘客是市场竞争的最大受益者。

第三方德士预召业者积极推出优惠,本地德士业领头羊康福德高不久前也陆续搞促销,几乎每周都推出优惠,搭客只要通过它的手机应用程序电召服务,就能享有五元回扣或免付预召费等。“第三方预召平台”带来的竞争,减轻了德士供应与搭客需求无法配搭的问题,政府自然“乐观其成”。但在其他国家,“第三方预召平台”的促销手法用得过度反而影响本身的利益,这是值得本地业者警惕的。

根据两个月前新加坡国际交通大会暨展会上分享的研究结果显示,通过第三方德士预召平台,电召德士的市场变得更“公平”。在第三方德士预召平台上,康福德高、得运、SMRT德士和宝威分别占了46.3%、22.9%、18%和12.8%。“第三方预召平台”开放给所有德士司机使用,并且依照顾客位置,派出最靠近的德士,不受德士司机所属的公司影响,小型公司的司机也不吃亏,因此提高了服务效率。

科技的应用将进一步促进市场变化,德士行业和德士司机一直都在检讨这个行业的前景。我国的一个现实是,传统德士行业不可能受淘汰或大规模缩小,像新加坡这样不鼓励人们拥有私家车的城市,德士行业的作用还是很重要,政府的管制角色也面对了前所未见的挑战。政府基本上必须照顾到司机的生计,也要兼顾搭客的利益。前者关乎民生,后者则关乎公共交通业如何调节的更大问题。

总的来看,我国的传统德士行业对“第三方预召平台”如Grab和优步(Uber)带来的竞争没有消极的反应,并积极投入竞争,改变运作模式。对于业者和司机的处境,政府也应该有更大同理心。

事实上,市场的变化对改进德士行业运作的好处已是有目共睹,因此促成了条例管制的开放,加大了运作模式的空间。德士师傅协会认为他们与私人召车服务司机所提供的服务相同,德士司机希望政府尽快对私人召车服务业者实行管制。

公平竞争之下也要有公平对待,德士司机的这项呼吁有一定的道理,预召平台跟传统德士行业性质上虽然有所区别,但政府要落实一套统一的管制框架并非不可能。眼下的重点在放松管制,也算是往公平对待的方向跨前一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