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俄大使遇刺土俄进一步靠拢

社论

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卡尔洛夫本月19日在一个安卡拉艺术展上遭土耳其警员近距离枪杀,是对土耳其和俄罗斯的极其严重挑衅行为。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是各国的交战规则。派驻国大使遭常驻国军警人员刺杀,更是足以挑起两国战争的事件。不过,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和俄罗斯总统普京事后异口同声称,这是旨在破坏莫斯科和安卡拉关系正常化的挑衅事件,两国外交部也对加强有效反恐达成共识。俄土显然不希望大使遇刺事件影响两国双边关系正常化的进程。

在过去一年,两个强人政权从叙利亚内战互相对立,到为击落战斗机事件交恶,到因政变未遂而双边关系迅速回暖,再到顶着大使遇刺事件的压力而承诺关系正常化进程不变,在在说明俄土因利益趋近而要进一步提升关系。

在20世纪初以前,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和俄罗斯发生过一系列战争。冷战期间,土耳其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是北约牵制苏联西进的桥头堡。冷战结束后,东欧国家倾向西方,让普京主政的俄罗斯感到不是味道。乌克兰亲俄罗斯的总统亚努科维奇在2014年下台,亲西方势力上台后发生内战,俄罗斯支持亲俄的克里米亚独立,说明俄国不愿被动应对欧美的势力扩张。

作为区域地缘政治举足轻重的一员,土耳其也面对俄国的拉拢,而埃尔多安近年的强势作风,使得安卡拉与欧美出现渐行渐远的趋势。土耳其自1980年代起寻求加入欧盟,一直不得其门而入。叙利亚内战引发大规模涌向欧洲的难民潮,逼得欧盟拿加快土耳其入欧谈判换取土耳其控制难民问题,但难民问题不容易解决,欧盟也没有诚意接纳土耳其入欧。土耳其去年11月制造击落俄国战斗机的事件,迫使欧美和北约支持它叫板俄罗斯。

土耳其与俄国的双边关系因为战机击落事件而冻结了半年多。土耳其今年7月发生一场未遂政变,马上改变了土耳其与俄国及欧美的关系。埃尔多安在政变前夕接获莫斯科通风报信,逃过被炸死的厄运。埃尔多安和普京随即宣布两国关系解冻。

另一方面,欧美对土耳其未遂政变的温和谴责、对埃尔多安的事后大清洗行动却极力谴责,让埃尔多安意识到欧美不可靠。此外,埃尔多安认为政变幕后黑手是流亡美国的土耳其教士居伦,但美国一再拒绝土耳其的引渡要求,使得埃尔多安认定美国在未遂政变中扮演一定角色。这种种因素都将这个北约成员国推向其昔日对手。

有专家分析指出,刺杀大使的凶手阿尔滕塔什行凶后高喊“不要忘记阿勒颇”,在某种程度上显示土耳其社会极度不满俄国对叙利亚的狂轰滥炸,这与土俄就解决叙利亚问题达成共识有一定差距。埃尔多安不是不知道民众对俄国的不满,他再次把矛头指向居伦,指阿尔滕塔什是居伦恐怖组织(FETO)潜伏在保安部队的特工,以此来合理化清洗行动必须继续;土耳其媒体则指阿尔滕塔什上过居伦资助的学校,以强化两者的关联。俄国方面相对较克制,仅表示一切有待调查结果出炉。

若最终证据皆指向居伦,安卡拉和莫斯科势必要求华盛顿交出居伦,已经趋紧的土美关系可能进一步恶化。不过,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明年1月20日宣誓就任后,会否交出居伦以改善华府同安卡拉及莫斯科的关系,是可能改变局势发展的转折点。

就目前看来,土耳其明显遭欧美遗弃,入欧已没戏,且欧洲因民粹主义崛起而自顾不暇,安卡拉向莫斯科靠拢、与俄国伊朗一道稳定叙利亚战局,对埃尔多安而言是当务之急。俄国大使在土耳其遭刺杀,却使得埃尔多安与普京越走越密,显示土耳其与欧美或许已渐行渐远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