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盘点奥巴马任内的外交得失

社论

随着特朗普宣誓就任,入主白宫,在任八年的奥巴马总统也正式卸任,恢复平民身份。特朗普和奥巴马不论作风和性格都很不一样。因此,目前人们最关注的问题之一,是美国外交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不过,此时此刻,我们无法臆测美国未来的外交走向,或许只能先盘点一下奥巴马时代的美国外交得失。奥巴马甫一上台就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让世人对他充满了期待,希望他能在任内为世界带来和平与稳定。但回顾过去八年,奥巴马在外交上的总体表现,顶多只能说是得失参半。

奥巴马政府外交的两大重点,一在中东,一在亚太。先说中东,奥巴马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两国模式,在其任内可谓一筹莫展;不仅如此,奥巴马本人还和以色列总理内坦亚胡个人关系搞僵,两人在以阿问题上几乎完全不合拍,因此无果而终并不奇怪。

中东的另一个热点是伊拉克和叙利亚。奥巴马上任后履行了要结束伊拉克战争的竞选承诺。2011年年底,他果真下令从伊拉克撤出近乎所有美军。但是,此举却导致伊拉克出现了权力真空,让“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有机可乘,在伊拉克境内攻城略地,建立“哈里发国”。

奥巴马外交的更大败笔,是在处理叙利亚内战问题上。他自2011年起就一直呼吁叙利亚的阿萨德下台,但却没有果断地为叙利亚温和反对派提供足够的军火和支持,以协助他们推翻阿萨德政权或迫使阿萨德同意谈判。2012年,奥巴马称阿萨德政权若使用化学武器将等于跨越了“红线”,美国将进行军事干预。但在大部分美国民众和不少国会议员反对美国再度卷入海外战事的背景下,奥巴马同意了俄罗斯提出的建议,让叙利亚当局交出并销毁其所有化学武器。

奥巴马的犹豫以至不作为,为俄罗斯普京总统出兵干预叙利亚内战提供了契机,并一举扭转了俄国在这个地区的劣势,并使阿萨德政权转危为安。在这一过程中,俄国也加强了与伊朗和土耳其的联系,改写了大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格局。

最为人诟病的是,美国卷入叙利亚内战,不只没有扳倒阿萨德,还制造了历来最大的中东战争难民潮,数以百万计叙利亚人流离失所,另有数以百万战争难民涌向欧洲大陆。这股难民潮不仅是一次罕见的人道危机,给欧洲各国带来了移民压力,也触动了反移民和排外的逆反心理,导致右倾政治势力的崛起。在一定程度上,英国的脱欧公投结果,也受到这一客观因素的冲击。

在亚太方面,奥巴马最大的外交施政无疑是亚太再平衡战略。这一战略调整和中国的回应,引发了南中国海局势的紧张。作为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经济支柱,奥巴马耗费心力谈成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堪称其任内具有实质意义的外交成就。可惜的是,直到其卸任为止,此一协定都还无法得到美国国会核准。特朗普上台后,会不会如其竞选时所声称的,废除TPP,我们只能屏息以待。但可以说,少了TPP这一支点,亚太再平衡战略将无实质意义可言。

虽然奥巴马任内还有其他的外交成就,比如与伊朗签定了历史性的核协议,限制了伊朗的核武器发展能力。作为交换,美国和列强同意取消对伊朗的经济制裁。在奥巴马主导下,美国也在2015年7月,与宿敌古巴正式恢复冻结长达半世纪的外交关系。在任期接近尾声之际,奥巴马也推动全球签订新的气候协议《巴黎协定》,并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正式生效,算得上是一大成就。不过,奥巴马的这些成就,都遭到其继任者特朗普的否定。

盘点奥巴马的外交,可谓瑕瑜兼具,甚至瑕多于瑜。不过,从亚太地区的角度看,奥巴马的外交尽管评价不一,但至少维持了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美中关系的斗而不破的和局。接下来这一关系会如何演变,将是世人关注的焦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奥巴马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