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警惕脱欧与“特朗普主义”的冲击

社论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上周五(27日)到访白宫,与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会谈,成为特朗普上台后首位访问美国的外国领导人。特朗普大赞英国脱欧是美妙的事,并表示会谈恢复了两国之间的紧密关系。

另一方面,本周三晚英国下议院经两天辩论后,以498票支持,114票反对的压倒性多数通过脱欧法案,授权首相启动脱欧程序。这意味着英国向正式开始脱欧又迈进一步。

反对多边自由贸易协定的特朗普,和突然脱欧的英国不期然地走到一块,两者看来很合拍。对英国而言,这是决定“硬脱欧”后的现实需要。对美国而言,则是特朗普式单边主义开始付诸行动的先声。不过,更值得关注的,是英美推波助澜之下所激起的一股反全球化和区域主义逆流,将会对欧洲以至全世界产生怎样的冲击?

英国启动脱欧程序,首相特雷莎·梅骑上了虎背,急需和传统上的最主要盟友美国缔结新的联系,为“硬脱欧”起个好头。就在这个时候,赞成脱欧的特朗普上台,这或许加强了她要“硬脱欧”的决心。

虽然脱欧程序漫长复杂,谈判过程会出现什么意想不到的问题,目前尚难逆料,但如果和美国的双边谈判能顺利取得具体成果,至少可以加强英国人的信心。但其负面效应则是可能对其他欧盟成员产生溢出效应,助长反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的情绪。

英国脱欧加上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主义”,以及欧洲国家反穆斯林和排外情绪的兴起,也折射出民族主义的抬头。欧洲威斯特法利亚体系的确立以及民族国家的兴起,最终导致了世界大战,战后才促成了欧盟的产生。英国脱欧和特朗普主义是否兆示民族国家的重新抬头?

果真如此,那么欧盟将首当其冲。统一货币和去边界化的欧盟,是战后欧洲民族国家走向和解与一体化的伟大成就,也是世界和平的一大支柱。不过,随着这个集团在苏联解体后大量吸收东欧国家,内部矛盾也迅速加大。过去几年来,由于中东难民潮涌入,更是促使英国走向脱欧之路的一大导因。

因此,随着英美民族主义的重新抬头,欧盟必将遭受前所未有的民族主义的冲击。目前来说,脱欧可能导致欧盟最终解体的忧虑或许还言之过早,但是,欧盟无论如何必须有新的对策,或是做出某些政策性调整,以维系成员国的向心力,抗击来自英美的压力或拉力。

不按牌理出牌的特朗普会对欧盟施加怎样的压力,我们只能等着瞧。但从他上任两周的所作所为看,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美欧关系不可能再一切如故。特朗普要和俄罗斯亲近迹象越来越明显,美国接下来在北约所扮演的角色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是欧洲接下来必须面对的另一个不确定性。

地缘政治之外,最值得我们关注的可能变化,是整个世界经济形势。英美所出现的两股逆流,其一致性是对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的逆反。特朗普已经签署政令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他也矢言要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脱欧后的英国,希望能成为“全球的英国”,换言之,它必须尽力在欧洲单一市场之外,建立与世界其他国家的经贸联系。

特朗普则显然是想通过美国的强势,实行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打破区域自由化和一体化的进程和格局。这和亚细安以至整个亚太地区国家的思维是格格不入的。无论如何,反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的思潮方兴未艾,亚太国家必须警惕,更宜尽快共商对策。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