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特朗普外交政策有回旋余地

社论

美国总统特朗普2月28日首次向国会参众两院发表演说,内容触及移民制度改革、斥巨资重建基础设施、承诺展开“历史性”税改、废除奥巴马医改、外交政策等。他的演说以美国内政为主,在外交政策方面着墨不多。不过,由于特朗普语气温和,一改先前咄咄逼人的态度和威胁性措辞,安抚欧洲盟友,回归较传统的美国外交政策观,因此让人对其外交政策有回旋余地产生希望。

特朗普重申他对美国在世界各地安全联盟的支持,强调美国仍将遵守防卫承诺和继续扮演全球领袖的角色。他说:“我们的外交政策要求我们与世界展开直接、健全和有意义的接触。我们与世界各地的盟友所共享的,是建立在重大安全利益基础上的美国领导力。”

他特别安抚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盟友,重申美国会继续履行它对这一已有数十年历史的联盟的承诺。他说:“我们坚决支持北约,这是通过推翻法西斯主义的两次世界大战和击败共产主义的冷战所铸就的同盟。”

不过,他不忘强调,美国在欧洲、中东和太平洋的伙伴和盟友必须“公平分担费用”,还说经过美国与伙伴的“激烈和坦诚讨论”后,“钱已经开始进来”。

特朗普也强调自己并不反对全球自由贸易,但“繁荣的贸易”并不代表“公平的贸易”。他重申,新政府在磋商协议时,将比其他前任政府更能维护美国人的利益。

特朗普在外交政策方面,仅提到一些大方向和安抚北约盟友,几乎没有提到中东和亚太区,仅提到中国一次,没有提及俄罗斯、亚细安、朝鲜半岛问题等,也没有使用保守主义色彩强烈的“美国为先”字眼。

他在谈到贸易不平衡时提到中国,但没有进一步批评或刺激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他说:“自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获得批准以来,我们已经失去超过四分之一的制造业工作。自从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我们已经失去了6万家工厂。”

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研究员杰生卡尔认为,特朗普的对华外交政策继续保持模糊,可能不是一件坏事,只要它经过仔细斟酌与思考。

对于俄罗斯,特朗普暗示美俄关系可能解冻。他说:“美国愿意找寻新朋友,并建立共同利益一致的新伙伴关系。我们要和谐与稳定,而不是战争与冲突。”

特朗普的演讲基本获得好评,美国3月1日的股市甚至突破2万1000点的历史高位。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分析称,他的演说听起来比以前更乐观和更像总统,所以刺激股市上扬。

尽管美国媒体批评他没有在外交政策方面提供更多细节,但《今日美国》肯定了他向世界发出的稳定与友好信号。《纽约时报》称,特朗普从“美国为先”回归较传统的美国外交政策观。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特朗普此次演说对外交着墨不多,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视为其外交政策仍有改变的可能。一般而言,外交政策的调整必须因应现实环境,国际社会的各种客观条件和变数若没有大的改变,外交政策很难作出重大调整。例如尽管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奚落北约,但如今仍须面对现实,重申对北约盟友的防卫承诺。他也曾在去年12月声称不必恪守“一个中国”政策,但最终还是回到遵守“一中”政策的立场。

亚细安应敦促美国继续参与和支持以亚细安为核心的一体化进程及亚太区合作框架。特朗普已决定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倘若美国撤出亚太区,区域国家将被迫另寻安全和经济公共品,地缘政治与经济平衡势必改变,甚至失去稳定性,这肯定不符合亚太区和美国的长远利益。

我国总理李显龙不认为特朗普政府“正计划撤出亚洲或退出全世界”,他相信特朗普目前只是在跟进竞选时的言论。相反地,李总理提醒,特朗普说过要强有力地接触亚洲,我们应关注接下来的发展。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特朗普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