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毒品新威胁的价值根源

字体大小:

社论

更多学生与专业人士染上吸毒恶习,更多合成毒品在本区域泛滥,正构成本地反毒品犯罪的最新挑战。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在国会指出,吸毒被一些人视为时尚生活方式,以及越来越多国家因反毒失败,而采取对软性毒品如大麻等放松管制的所谓“减害”政策,同样考验新加坡一贯对毒品所采取的强硬立场。政府因而将探讨现有法律和策略,多管齐下采取适用于我国的做法。在众多导致新挑战的因素当中,最棘手的或许是社会价值观方面,若不对症下药,恐怕难以真正控制问题。

在很多社会,吸毒现象传统上带有一定的阶级色彩,一般上以中下阶层受祸害最大。很多吸毒者因为各种因素,缺乏向上流动的机会,最终又因为满足毒瘾,走上犯罪的道路,导致家庭破碎的悲剧,加剧了社会学所谓的“贫穷陷阱”现象。但是,随着社会日趋富裕,中产阶级壮大,吸毒群体的构成也跟着改变。我国中央肃毒局的资料显示,过去三年共有350多名学生因吸毒被捕;去年也有70名来自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因吸毒被捕。这同年轻一代的认知有很大关系,他们误以为大麻无害,只是消闲用品。

大麻等软性毒品“时尚化”的根源,主要来自于个人主义盛行的英美社会。相对于海洛因这类传统“硬性毒品”的不良形象,大麻在年轻白领群体主要被当做派对狂欢时,与酒精和烟草一样的必备品。在美国,尽管联邦政府仍然禁止大麻,由自由主义者所主导的流行文化及公共舆论所推动的大麻合法化运动,至今已经在占20%人口的八个州,加上首都华盛顿特区,成功让人们可自由买卖“娱乐用大麻”(相对于“医疗用大麻”)。有估计称,合法大麻产业的产值,在2021年将超过200亿美元。

支持大麻合法化者宣称,这么做一石多鸟,因为人们不必再去黑市购买大麻,减少了犯罪集团的收入,同时增加政府税源,也制造工作机会。此外,他们还振振有词地表示,禁止大麻不但浪费执法资源,让警察无法专心对付其他严重犯罪,更加剧了社会种族问题。因为大麻而入狱的绝大多数是低收入黑人男子。美国1920年代由道德保守主义者所推动的禁酒令以失败告终,就被当做是反对大麻合法化的前车之鉴。美国民众纵欲大麻的庞大需求,是让大麻合法化的立场越来越显得正当的罪魁祸首。

这种放任的价值观透过流行音乐、电视剧和好莱坞电影,扩散到全世界的年轻社群去。这背后所隐含的英美社会蔑视权威和传统的自由主义与个人主义价值观,才是大麻合法化动力的来源。他们认为民选政府必须尊重人们的自由选择,包括堕落的自由,停止干预私人生活领域。此外,研究显示大麻的毒性远低于酒精,当然更不应当禁止。因此,越来越多学生和白领阶层对大麻趋之若鹜,并由此进一步接触危害更大的其他合成毒品,终于上瘾而不能自拔。

虽然大麻合法化的论述并非全无道理,它终究是对毒品投降的美丽包装,是个人追求享乐、罔顾社会责任的托词。对大麻的药理研究固然还在持续,但已经有很多数据证明它不但会导致上瘾,更对青少年的脑部发育造成永久性的不良影响。最重要的是,在个人主义还没有完全攻陷集体伦理的社会如新加坡,禁止大麻以及其他毒品的斗争,还不至于要像英美那样,为了向毒品投降而自圆其说。因此,政府要延续对毒品的强硬立场,除了通过学校与社会教育来突出毒品的危害,更必须构建一套论述体系,对抗蛊惑年轻人的大麻合法化逻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