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柔佛开发再生水意味着什么?

字体大小:

社论

马来西亚中央政府决定与依斯干达特区发展局研究耗资10亿令吉(约3.2亿新元)在巴西古当设立再生水厂(Water Reclamation Plant),以取代现有的老旧污水处理厂。这项消息显示柔南地区水供吃紧的问题已进入紧急状态,若再没有长久解决办法,水供短缺,以及因之而来的制水,将是南马必须一直忍受下去的问题。

水供短缺影响的不只是民生,更冲击到经济发展。在依斯干达特区和填土地带上大型房地产开发项目带动下,柔佛的经济正在发挥巨大潜力,水供的需求随着经济发展而增加实属必然的趋势。

柔佛集水区面积比新加坡大得多,原本就可以收集到足够的雨水。在新马两国的协议下,新加坡在柔佛运作的水供处理厂为新、柔两地提供部分食水。林桂水坝的水位频频创历史新低,也让新加坡忧心忡忡。柔佛缺水的时候,可以向新加坡要求提供更多的食水供应,因此,在水供上,两国拥有共同的利害关系,柔佛面临水荒时,新加坡无法置身度外。

柔佛缺水的一个根本原因是源头的污染。柔佛能源、绿色工艺与水务部常务秘书再尼乌江说,造成河流污染的原因之一,是现有污水处理厂的老旧设备,已无法有效处理污水而加剧河流污染。建设再生水厂可取代目前巴西古当和地不佬区所有158座污水处理厂,既净化污水,也同时制造1.6亿至2.6亿公升的工业用水。再生水厂所回收及净化的水资源,可作为巴西古当区内的工业用水。今天的污水处理技术先进,成本也比以前低,这是马国后发的优势。

柔佛的“再生水”可视为马来西亚版的新生水,新加坡的经验值得邻国参考。也许这也为新、柔提供合作的机会。新加坡过去在开发新生水和海水淡化上已作过不小的投资,不少国家也对新生水技术表示兴趣。柔佛二王子依德利斯在今年2月便曾说,柔佛必须效法新加坡2003年就开始使用的新生水,而开发自己的循环水,10亿令吉的投入,表现出马国政府的决心。其他州也有程度不同的水荒问题,柔佛开发再生水将来也可作为其他州的模范。

鼓励民众节省用水在柔佛也是非常迫切的问题。柔佛360万人口每人每日使用多达332公升食水,其中只有少过2%是饮用水,其余食水都用在厕所和洗衣机。柔佛每天流失的水量高达11.73亿公升,“几乎是柔佛每天输往新加坡的水量”。所以,柔佛眼下首先应该治理食水大量流失的问题。

新加坡自立国以来便努力不懈寻求水供上的自给自足,从早期思考海水淡化,到利用透析过滤的高科技将污水化为有用的水,名之为新生水,是高瞻远瞩,着眼于长久生存的重要国策。但即使是我们已有“四大水喉”的水供策略,“节省用水”还是永远不变的真理。

随着水费今年和明年7月分两阶段调高30%之后,水供的宝贵价值由水价更正确地反映出来。李显龙总理两个月前在个人面簿上贴文回应人们对水费调高的担忧时说,水费的上调引起国人“强烈的反应”,他希望这场公开的辩论能提醒国人水资源有多重要和珍贵,水对新加坡而言将一直是事关国家安全的战略资源。现在连水资源丰富的柔佛都要斥巨资开发马国版本的新生水厂,对新加坡人不正是一项强有力的提醒!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