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走向未明的特朗普国际政策

字体大小:

社论

被一系列内政危机搞得焦头烂额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开启了上任来第一次外事访问,而且首次出访选址中东,九天内访问五个国家。在结束中东的访问后,特朗普24日将前往梵蒂冈和罗马,与教皇方济各及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会面,25日前往布鲁塞尔出席北约峰会,26日和27日将出席在意大利西西里岛举行的G7峰会。

特朗普本次在国际舞台上亮相之际,正是他在国内陷入重重压力之时,“通俄门”“FBI调查门”持续发酵,国会甚至出现弹劾呼声,暂时离开国内喧嚣的指责和嘈杂的环境,可能有助于转移视线,但短暂躲开各种烦心事,国内的压力不会就此消失,它们还会持续缠绕着特朗普。

特朗普此行肯定将面对棘手的外交问题,能在多大程度上取得成绩,取决于诸多因素,包括他本人的表现。毫无疑问,特朗普首次出访“如入地雷区”,尤其是最后两站的北约峰会和G7峰会上。特朗普向来言辞辛辣,口无遮拦,又曾在外交问题上说过不少“石破天惊”之语,这次外访必须确保自己说正确的话,不说错话,碰到自己不懂的尽量少说。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18日表示,特朗普此次出访是为了传递这样一个信号:作为应对全球挑战的领导者,“美国回来了”。但首次出访即刻引来国内讥讽之声,不少美国媒体担忧在面对如此众多领导人时,特朗普能否展示“唯一超级强国领导人的风范”,同时又有能力修补盟友间的裂痕,这将是他要面对的另一份难答考卷。

在访问沙特期间,特朗普同沙特签署总值1532亿新元的军售协议,在今后十年间,沙特还将再陆续斥资3500亿美元购买美国的武器,此外,沙特政府还给美国政府送上一份基建大礼,承诺将从国家财富基金中拿出400亿美元资金,支持特朗普政府推出总规模达到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改善投资项目。

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曾发表仇视穆斯林的言论,并表示美国将从中东地区所有冲突中退出,上台后还试图禁止七个穆斯林国家公民入境美国,但他重要的第一次出访却选在中东,并在沙特发表有关打击伊斯兰极端主义演说,把目标放在推进中东和平进程,并联合欧洲盟友共同打击恐怖主义,这又是一次不按牌理出牌。

奥巴马时期因忽视了美国在中东的重要盟友,尤其导致美国与沙特关系陷入低谷,之前历任美国总统都为促进中东和平这个宏大目标付出过巨大努力,特朗普是否正在回归传统的美国外交政策立场,准备实行和奥巴马相反的中东政策,目前仍看不出他的中东政策的雏形。

在目前的伊拉克、叙利亚以及也门危机中,沙特与伊朗一直在明争暗斗,美国为沙特提供大手笔的军火交易,其实是向沙特的敌人伊朗发出强烈的讯号,重申美国与沙特之间的伙伴关系,也等于是为中东地区增添不稳定的因素。

与历任美国总统相比,特朗普首次外访有些姗姗来迟,奥巴马上任百天之内先后三次出访,到访加拿大、英国、法国、德国等九个国家;小布什2001年甫一上任,就于2月16日出访邻国墨西哥,而特朗普“百日新政”期间,一直秉持“美国优先”理念,将主要精力放在国内议程上。

特朗普首次外访机遇与风险共存,参加G7首脑会议的各国领导人,都希望更清楚地了解特朗普在贸易保护主义、气候变化、难民危机和全球反恐等一系列问题上的立场,但观看了他在白宫几个月里混乱的表现,各国领导人的心情将是迷茫和有所警惕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