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菲南局势拉响区域安全警报

社论

菲律宾政府军前天在南部棉兰老岛与伊斯兰恐怖组织发生冲突后,总统杜特尔特宣布在该岛实施60天的军事管制,菲军目前也正在马拉维市围剿与伊斯兰国组织有联系的绑架小组头目。袭击马拉维市的恐怖分子不但绑架了一名神父和数目不明的天主教徒,更把当地的警察首长斩首。

杜特尔特曾在棉兰老岛最大城市达沃市担任市长长达22年,他以铁腕治理有效地改善这个充斥贩毒活动的城市的治安。2015年,达沃市还荣获“世界第九大安全城市”称号。杜特尔特对毒贩的宣战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他与菲南叛军的零星战争也一直没有停止过。

杜特尔特去年底曾一再指出,军事管制是解决菲国普遍暴力问题的“应急措施”。他也特别提到了棉兰老岛叛乱情况加剧,引起各方猜测他可能在那里实施军管。该岛是多股回教叛军的地盘,长久以来困扰着菲律宾政局,是菲国的火药库,但自从那里的极端回教势力被中东恐怖组织介入之后,它已经发展成整个区域的安全隐患。

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研究院政治暴力与恐怖主义国际研究中心主任古纳拉特纳在今年初发表的文章指出:“对东南亚的战士来说,区域的恐怖主义活动总部在菲律宾南部的棉兰老岛。一些受过训练和有经验的海外战士将前往这个省,或回返自己的国家或到其他他们有家庭联系的国家。”所以,杜特尔特面对的其实是一个跨国的恐怖组织。菲律宾的问题也就是东南亚的问题,来自东南亚国家的极端回教徒,到中东加入伊国组织参与战争的路线至今还没有被有效切断,菲南给这些受过实战训练和具有制造炸弹经验的恐怖主义分子提供了另一个战场。他们介入菲南的分离运动,使得当地局势更为复杂。

伊国组织要在东南亚建立“哈里发国”已是公开的目标,最新区域局势则显示,在本区域扩展恐怖主义活动,削弱本区域国家安全感,则是恐怖主义者采取的心理战术。古纳拉特纳指出,2017年全球将面对的首要威胁是,伊国组织很可能从一个以建立全球“哈里发国”为目标的组织,转变为一个全球恐怖主义运动,就像卡伊达在2001年至2002年间,从其阿富汗-巴基斯坦据地分散到全球冲突区一样,“伊国组织将把重点放在巩固海外的堡垒”。由此观之,菲南已是一个多股极端回教势力坐实的地盘,印尼则可能是伊国组织要设的另一个海外中心。

此外,马来西亚的安全局势也令人担忧,伊国组织同情者和支持者渗透入马国军警和公务员当中的报道时有所闻。从整个东南亚形势来看,在菲南、马、印的恐怖主义扩张势力已可以组成一个“恐怖三角”。

菲律宾在上世纪70年代初期曾实施军管长达10年,在独裁总统马可斯被推翻后,菲国在1987年修宪,限制总统颁布戒严令的权限,总统只能在国家遭遇入侵或发生叛乱时宣布戒严,为期只限60天,并且必须在48小时之内送交国会参众两院投票,最高法院也有权加以审理。杜特尔特昨天却又表示,菲南的军管可能长达一年之久,并警告如果恐怖主义再嚣张,不排除实施全国军管,这也可见菲南局势已是空前严峻。他的行事作风果断,而不会有太多的政治顾虑,军事管制也许是对当前局势的必要考量,但是否就能遏制恐怖主义势力还有待观察。我们期待菲律宾能多管齐下对症下药,尽快拨乱反正,给本区域的恐怖主义扩张势力一个重大的打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