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堵住防恐安全漏洞

社论

英国曼彻斯特体育馆5月22日发生的演唱会恐怖袭击,是一次鲜血淋漓的教训。英国的恐怖威胁级别处于“严重”级,两个月前国会大厦外发生了恐怖袭击,而且这类发生在人流密集场合的恐袭并非没有先例,但演唱会现场似乎没有特别严格的安检。有媒体报道引述观众称,保安人员不怎么检查他们的随身包就让他们进场。

尽管如此,安保措施还是在某种程度上阻止了自杀式袭击者萨勒曼·阿贝迪进入场馆内制造更严重的伤害。美国《野兽日报》报道引述美国国土安全部高级官员消息,指萨勒曼曾试图进入演唱会场内,但被一名保安人员阻止。这可能使得萨勒曼选择留在体育馆前厅等待时机。

这事实上是一个安全灰色地带,萨勒曼选在属于安全软肋的时间点和地点,即演唱会结束后超过两万名观众从体育馆四个进出口鱼贯离开时,引爆身上的简易爆炸装置。由于前厅的出口通往维多利亚站,所以有不少观众循这个出口离开,也有不少父母在那里等着接孩子。这么一来,袭击者即使没有进到场馆内,仍能在前厅制造严重的伤害。现场保安人员再多,也几乎不可能在爆炸发生前辨认出袭击者。反恐机构需要重新审视如何保障安全防线外的安全。

反恐专家说,曼彻斯特体育馆恐袭、法国尼斯卡车恐袭、美国波士顿马拉松恐袭是极为相似的案例。去年7月14日,法国南部城市尼斯市民在国庆烟花表演结束后步行离开时,一名袭击者开着一辆19吨重的卡车冲撞人群。尽管警察在约五分钟后将他击毙,但现场人多,袭击造成86人死亡,400多人受伤。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举行期间,袭击者在终点附近观众群中引爆两个背包炸弹,造成三人死亡和200多人受伤。尽管这些场合都有不少保安人员驻守,但由于人流高度密集,造成严重伤亡的恐袭几乎是难以阻止的。

对于这类恐袭,反恐专家有“安全洋葱圈”的说法。演唱会和烟花表演现场、购物中心、政府办公大楼等是恐怖分子最想袭击的核心目标,就好比洋葱的中心。中心以外一层一层的洋葱圈好比核心以外的公共区域,也是人流密集之处,恐怖分子即使接近不了核心目标,但只要剥开一层层的洋葱圈尽可能接近中心,同样能够制造严重伤亡。

预防恐怖袭击最理想的情况是把袭击者挡在洋葱以外,包括不让他们有机会获得炸药原料,辨认、监控甚至预先扣留可能发动袭击的恐怖分子及细胞组织。不过,无罪扣留有违西方国家的自由人权理念,所以警方不太可能做到这一点。此外,警方资源有限,不可能监控每一个曾出现在反恐雷达上的极端分子。

曼彻斯特体育馆恐袭发生后,有娱乐业者担心演唱会加强保安会产生过度军事化的负面形象。在恐怖威胁阴影笼罩的时代,生活中的严格安保措施和种种不便,或许是必须接受的无奈现实,甚至每个人都要对可疑物件保持疑心,及时向安保部队举报。这些有形和无形的反恐成本,是这个时代避无可避的。

我国国会今年4月修正了公共秩序法令,规定5000人以上参加的公开聚会或活动,以及上万人参加的私人活动,须采取足够的安保措施。这有助于保安部门及早对活动可能面对的安全威胁作出预估和安全准备。本地接下来有好几场演唱会,主办机构已加强与警方及其他政府单位的合作,制定额外安保措施,包括巡逻场地和实时监控场内外动静,以及确保公众安全离场。人多的公共场合肯定是恐袭目标之一。虽然防范恐怖袭击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的滴水不漏,但必须朝这一方向努力,尽可能堵住所有潜在的安全漏洞。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