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慎防东南亚成恐怖主义温床

社论

2017年6月15日

菲律宾棉兰老岛马拉维市的战事和印度尼西亚发出全国大部分省份潜伏有“伊斯兰国”细胞组织的警告,在东南亚南北地区同时敲响恐怖主义威胁警钟。倘若两国的武装分子和恐怖分子连成一气,将在东南亚形成一条恐怖主义包围线,对区域内外的国家构成长期威胁。亚细安国家必须先发制人,将恐怖威胁的星星之火灭于苗头阶段。

菲律宾军方披露,武装极端组织阿布沙耶夫和马巫德目前控制了马拉维20%的地区,但军方正在缩小武装分子控制的范围。伊国组织则宣称占据马拉维超过三分之二地区,军方越来越没有能力控制局面。据官方说,这场战乱已造成58名安全部队人员和26名平民身亡;伊国组织则声称已有至少200名政府军被击毙,许多士兵还开小差,让武装分子获得武器补给。

南拉瑙省省会马拉维的战乱始于5月23日。当时菲军警突袭该市一栋房子,要缉拿阿布沙耶夫头目哈皮隆,马巫德出手支援,与军方对峙至今。马巫德由马巫德兄弟于2012年创建,原本只是一支私人军队,干一些勒索勾当。他们在2015年4月宣布效忠伊国组织首脑巴格达迪,自称为拉瑙伊国组织。哈皮隆领导的阿布沙耶夫是以巴西兰岛为基地的分支,在2013年投入伊国组织。此次马拉维战事,说明这两个极端组织已经联手,而且对菲律宾的国家安全构成重大威胁。

马拉维战事已进入第四周,马尼拉原本说好速战速决看来不容易实现。令人尤为担忧的是,若这些武装分子没有被剿清,而是被驱散,很可能会通过苏禄海和西里伯斯海进入马来西亚沙巴和印尼苏拉威西,威胁当地安全。我国国防部长黄永宏早前指出,马拉维的战事若不受控制,可能给其他亚细安国家带来“数十年”的长久问题,甚至会对区域以外的国家造成影响。而马来西亚一名高庭法官早前裁决一起恐怖主义案件时说,伊国组织对国家已构成新的威胁,比早年的共产主义更甚。

印尼军方承认,该国几乎所有省份都潜伏了伊国组织的细胞组织。这说明极端主义思想已经在这个全球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扩散,成为一股不能忽视的恐怖主义潜伏力量。这些细胞组织一旦受到诱发,就会行动起来。此外,若菲南的武装分子战败撤退到印尼,细胞组织可能窝藏他们;若他们击退菲军警,在棉兰老岛站稳阵脚,同样会给包括印尼在内的东南亚国家带来很大的威胁。

另一个让人感到忧虑的问题是,早前举行的印尼雅加达首长选举显示,印尼的政治利益集团和宗教势力趋向结合,保守派伊斯兰势力迅猛崛起。选举期间,强硬派穆斯林里齐克及其领导的伊斯兰捍卫者阵线强烈反对候选人钟万学,对总统佐科的政府构成政治压力。后来高票当选的阿尼斯在竞选期间上门向里齐克拜码头,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中庸派穆斯林,他此举被认为为了胜选而在宗教原则上妥协。

马来西亚执政党巫统和反对党伊斯兰党的长期竞争,如今已使得政治宗教化和保守派伊斯兰发展到几乎不可逆转的地步。印尼国家领导人和有识之士须引以为戒,以最大的政治意志力,继续拥抱建国五大原则和多元信仰共存的国家意识。随着国际联合部队逐渐收复叙利亚拉卡市和伊拉克摩苏尔,越来越多伊国组织外籍圣战分子返回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原籍国,倘若印尼也陷入这种宗教为政治服务的恶性循环,东南亚区域的穆斯林国家将轻易成为中东以外的恐怖主义温床。

要制止宗教政治化和政治宗教化,除了国家领导人要展现莫大的政治勇气和意志力,温和派社群也不能继续默不作声,须领导和协同社会向保守主义、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明确说不。印尼最大的穆斯林团体伊斯兰教士联合会就意识到须出手捍卫建国传统,日前出动青年团准军事部队,阻止极端宗教分子召开会议,并召来警察将他们押走;希望此举能为温和派社群起示范作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