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哈里发国”的幽灵仍在

字体大小:

社论

伊拉克政府军前天从“伊斯兰国”极端组织手中,夺回了摩苏尔历史悠久的努尔大清真寺。这是一个具有很大象征意义的军事胜利,虽然这座有850年历史的古寺此前已经被炸毁。

2014年7月,伊国组织头目巴格达迪就是在这座古寺宣布成立“哈里发国”,自己则成为统治者。新闻报道称,伊国组织是在兵败撤退前炸毁了古寺,因此炸寺行为被视为“宣告战败”之举。不过伊国组织过后声称是美国战机炸毁了清真寺,美军迅速驳斥所指。伊拉克军在收复古寺后则宣布,伊国组织建立的“虚构国家已经灭亡”。

可以肯定的是,伊国组织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战场上目前处于劣势,在伊拉克更是节节败退,已丧失了原先所占领的大部分伊拉克土地。然而,尽管已失去半壁江山,眼下说这个“虚构国家已经灭亡”还言之过早。

伊国组织成立地跨伊叙两国的“哈里发国”后,摩苏尔成了它的一个重要军事据点,也等于是它在伊拉克的首府。伊拉克军队经由美国领导的联军协助,花了足足八个月时间才将它攻下,但古迹固已成为废墟,古城的大半居民早已流离失所,到处断垣残壁,触目凄凉。

伊拉克当局估计,摩苏尔战役有望在短期内结束,因为伊国组织武装分子目前只控制摩苏尔老城区的几个邻里,而且他们已被全面包围。另一方面,在叙利亚境内的伊国组织军事力量看来也已处于下风。美国支持的以库尔德武装反抗力量为首的地面部队,正在围攻伊国组织在叙利亚的大本营拉卡。

伊国组织的虚构国家岌岌可危是事实,各国打击伊国极端势力的努力若能保持势头,最终也可能彻底摧毁其军事力量,并收复被占领的领土,但战场上的胜利并不意味着极端伊斯兰和其恐怖主义思想也会与之偕亡,反倒可能使之化整为零,在其他地方传播。

目前,这种极端意识形态已经在好些地方找到散布的温床,包括欧洲的本土穆斯林群体,北非一带的大片穆斯林人口,以及我们所处的东南亚。菲律宾南部马拉维爆发的战役揭示,菲南地区已经成了伊国组织东南亚分支的一个据点,在那里和菲政府军对抗的,包括了来自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等地的回教极端分子。

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伊国组织的“哈里发国”梦想之所以能在本地区找到为数可观的“寻梦人”和同情者,是因为保守和封建的宗教意识,早已在广大的穆斯林群体中滋生。

其中最为人所熟知的,莫过于来自沙特阿拉伯的瓦哈比主义。瓦哈比及其分支,如在德国散播的萨拉菲教派,宣扬的是极端保守和原教旨的伊斯兰。这让他们的一些信徒对中世纪的“哈里发国”产生了浪漫的向往。而瓦哈比主义在东南亚以及世界各地,过去几十年来正是在沙特的资助下兴旺发展。这致使不少来自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很容易误信伊国组织的社交媒体宣传,远赴中东战场,或是成了在本国发动恐怖袭击的“独狼”。

伊国组织在战场上的败绩,很可能促使这个恐怖组织转而加大它在思想意识战线上的宣传力度,号召各地受其蛊惑的极端分子发动更多的恐怖袭击,这是各国必须密切注意和防备的。

由此观之,打击伊国组织军事势力取得实质成果固然可喜,但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对治该组织所散播的恐怖主义,则还有待世界各国一起努力;尤其是伊斯兰内部的温和与开明派,更须借此时机,进行釜底抽薪的工作,在思想意识的战场上也逐步战胜极端主义,彻底破除“哈里发国”的迷思。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