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警惕极端思想渗透客工

社论

去年12月,印度尼西亚政府先后逮捕了数名自愿充当自杀式炸弹手的女性恐怖分子。其中,现年28岁的迪安计划向雅加达总统府发动恐怖袭击,而另一名35岁的恐怖分子伊卡,则准备在峇厘岛展开自杀式炸弹袭击。上个星期,迪安被雅加达法庭判七年半监禁,她也是印尼首名因为企图充当人肉炸弹而被判刑的女性。

迪安及伊卡都是在外国当女佣时,接触到极端思想而自我激进化。迪安先后在新加坡及台湾当女佣,而伊卡则曾在香港工作。

印尼全国警察总长狄托表示,极端组织正在招募女性展开恐袭,因为她们的行动比较不会让人发现。此外,印尼安全智库冲突政策分析研究所也发表报告指出,至少有50名印尼女佣参与了极端组织的网上聊天室或讨论小组。其中,43人曾经或还在香港工作,另外三个在台湾,而在新加坡则有四名。

其实,我国内政部长尚穆根在今年1月透露,过去两年,新加坡有七名受极端思想影响的外国女佣被遣送回国。此外,在2015年底,内部安全局逮捕了27名在本地从事建筑业的孟加拉客工,并将他们遣送回国。这批孟加拉建筑工人每个星期在回教堂举行聚会,并在网站收集杀人不见痕迹的技巧,以准备回国后进行武装“圣战”。

新加坡客工人数不少。截至2015年底,建筑业有32万6000名外国劳工,而女佣则有23万1500人。他们离乡背井来到新加坡,极大多数都是老老实实地勤奋工作,挣钱回乡养家。然而,从安保角度而言,当中只要有三几名误入歧途的恐怖分子自愿充当人肉炸弹,便足以构成极大的人命伤亡。因此,我们对极端思想渗透客工的趋势,不能掉以轻心。

反恐专家及学者在这一方面的研究,还有待加强。一般认为,极端组织是通过社交媒体及网上聊天室,向脆弱的客工宣扬激进思想。至于哪些客工属于“脆弱”的一群,他们在什么情况下接受极端思想,甚至愿意充当人肉炸弹,专家们则有不同的说法。

印尼冲突政策分析研究所指出,在香港工作的女佣接受极端思想,都有下列几个特征:个人的不幸遭遇、缺乏归属感以及寻找纯正的回教。她们开始时在网上认识圣战分子,将这些人视为英雄,并支持他们的斗争。这些女佣,有些还在网上与他们结婚,而有些则到叙利亚或回到印尼会见他们心目中的英雄,并接受这些英雄的指示,展开恐袭。

澳大利亚一名反恐学者则认为,伊斯兰国组织通常是向脆弱及寂寞的女佣下手,并为她们提供虚假的友谊。他指出,加入伊国组织的女佣,大多数的年纪不到30岁,感情脆弱,感到孤单,宗教知识贫乏,并常自责而寻求救赎。

社交媒体的普及化,为极端思想的传播,提供有利的平台,并加剧了反恐的难度。印尼出现女性自杀式炸弹手显示,极端思想在本区域已升级为行动,而恐袭风险的形态也有了新的变化。除了加强安保及情报收集,主流的回教组织可在思想工作方面加一把劲,以协助脆弱的一群,免受极端思想的洗脑。它们也应该善用社交媒体,宣扬主流及温和的教义,以防止话语权落入极端组织手中。

客工离乡背井,有些会感到孤立无援,从而让极端思想有机可趁。在这一方面,雇主以及维护客工权利的非政府组织,都可扮演积极的角色,不让客工感觉到被社会遗忘或甚至被排斥。此外,雇主也有责任留意客工在工余时的活动以及阅读的材料,以在反恐工作中尽一分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