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新西兰选举之鉴

社论

素有“世外桃源”之称的新西兰,其国会大选不幸选出了一个悬峙议会(hung parliament),执政的国家党和最大在野党工党均没能取得过半议席,必须与其他小党组织联合政府。这与不少西方国家最近的国会选举结果一样,传统政党因为社会共识弱化,中道政治让位给极端主义,导致稳定的多数政府越来越不易形成,公共决策和治理品质下降,进一步加剧了社会分化,陷入恶性循环。这似乎是后冷战时期,新自由主义主导几十年的经济全球化后所结出的恶果,也是当下所有社会都难以回避的挑战。

在野的新西兰工党自选出37岁的阿德恩出任党魁后,她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形象刺激了工党的民意支持率,工党一度被看好有可能赢得选举。新西兰经济连续9年取得不错的增长,让已经执政三届的国家党得到不少选民肯定。选举结果是国家党获得46.0%、工党35.8%;右倾的新西兰优先党7.5%、左倾的绿党5.8%。由于新西兰国会选举采用混合比例代表制,国家党在120席国会中赢得58席、工党45席;优先党和绿党凭借政党票比例分别获得9席和7席。国家党和工党(连同它的传统盟友绿党)如果要取得国会过半数的61席组织新政府,就必须得到优先党的支持。

工党若要组织政府,必须先得到同样是左倾的绿党支持,但是绿党至今还没有就此表态。由于同国家党在意识形态上不易合作,绿党相信不会加入国家党的联合政府。作为“造王者”的优先党,同样在选后保持暧昧态度。72岁的党魁彼得斯在计票后表示,要先看两大党在政策合作及部长人事上开出什么条件,才决定合作对象。顾名思义,新西兰优先党是个有民粹倾向的政党,反对过于开放的移民政策;而移民正是本届选举的重要课题。

最新一期的《经济学人》报道,新西兰人对于越来越多的外来人口,正日渐感到不安。2015年的调查发现,13%的新西兰人觉得外来人口太多;这个比率在今年的调查中上升到20%。因为经济增长,新西兰每年吸引7万2000个新移民。工党主张把人数控制在3万人,包括2万名学生签证持有者。国家党则反对,因为限制移民人数将制约经济增长。正因为这个分歧,国家党这次未必能绝对争取到优先党一起组织联合政府。悬峙议会的不确定性恐会持续。

移民潮是经济全球化的副产品,新移民不但推高当地房价,让教育、医疗、交通等公共服务供不应求,也因为语言、信仰、价值观、生活方式等的不同,而与当地人关系紧张。处理不当,这些紧张可能恶化为政治冲突,形成民粹主义和排外情绪。英国脱欧和美国特朗普当选总统殷鉴不远,包括新加坡在内的东亚社会也或多或少面对相似的问题。

新加坡不但和新西兰一样,是个开放的经济体,无法自绝于全球经贸体系,完全排斥移民,更因为多元种族的社会性质,让新移民问题更容易发酵为非理性的争议。新移民理论上能够为社会带来新的活力,激发整体的竞争意识。可是如果人数来得太多太急,也会引发对立意识。同时,新移民因为不熟悉本地情况,缺乏对多元种族、宗教和语言环境的敏感度,在日常生活中会较不经意造成误会,伤害社会和谐。这些都是经济效益之外无法不考量的政治成本。

新西兰的社会紧张远不到爆发冲突的程度,然而本次选举出现悬峙议会,已经发出警讯。如何在保持开放与社会和谐之间维持平衡,是一个缺乏标准答案,需要不断拿捏的挑战。非但执政者得如履薄冰,全民同样要有大局意识,才能避免社会裂缝变得无法愈合。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