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身份认同政治裹挟民族自决

社论

西班牙​东​北部自治区加泰罗尼亚10月1日的独立公投,因为中央政府派出镇暴警察阻止投票而引发警民冲突,警察用警棍和塑胶子弹驱散民众,当地官方表示共有800余人受伤。事件让西班牙陷入宪政危机,也显示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兴起的民族自决原则,正在世界越来越多地区发酵。这种基于民族文化身份认同的政治,一方面是对全球化趋势的间接反弹,另一方面则会对既有的地缘政治格局造成巨大的冲击。这股追求政治自主的汹涌暗流,很可能将是今后国际冲突的根源之一。

反对公投立场强硬的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决定用强制手段阻止公投,获得了西班牙宪法法院的支持。法院认为公投违宪非法。此外,尽管民调显示约49%的加泰罗尼亚民众支持独立,投票率仅四成的结果也显示,90%的投票支持独立,但无论是否出现暴力,本次公投的合法性仍然存在巨大疑点。富裕的加泰罗尼亚一直不满向中央政府缴纳过重的税负,宪法法院此前否决国会赋予当地更大的自治权,更是加剧了独立的情绪。如何化解加泰罗尼亚人的义愤,将是马德里精英接下来的挑战。

加泰罗尼亚​人求去​并非唯一的例子,欧洲其他国家,包括英国的苏格兰、意大利的南蒂罗尔等,都存在长期的地方自治和分离或独立诉求。苏格兰在2014年举行独立公投失败,55%的选民选择留在英国。然而,2016年英国的脱欧公投过关,却再度引发苏格兰独立的诉求,因为苏格兰经济发展有赖于欧盟会籍。同样的,以德语居民为主、经济富裕的南蒂罗尔,也不满意大利在2011年可能爆发主权债务危机,而加重南蒂罗尔税负,导致要求脱离意大利,回归奥地利的呼声重现。

这些地方民族自决的呼吁和行动,与当前欧盟面对主要主权国家如德国与法国内部,反对欧洲一体化的民粹主义关系复杂。德法的民粹主义要求巩固国家主权,反对欧盟的过度扩张侵犯主权;民族自决势力则希望从既有的民族国家独立出来,甚至寻求加入欧盟以获得政治保护。两者的共同点,都在于诉诸身份认同政治,把民众对现状的不满,用民族身份区分内外而获得动员能量。其排外的本质,正是欧洲经历两次大战的深层原因。

美国总统威尔逊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提出民族自决原则,意图分裂多民族的奥匈帝国、德意志帝国和奥斯曼帝国,虽然达到部分目的,却埋下了二战的祸根。而二战结束后由战胜国主导成立的联合国,却继续把民族自决原则纳入联合国宪章与国际法。这虽然有助于二战后的殖民地独立运动,但也造成当前影响伊拉克、伊朗、土耳其三国的库尔德人独立运动,​泰南和菲南的穆斯林叛乱,​以及影响中国新疆、西藏,甚至台湾和香港的独立运动。

这种以分化国家为主的离心力一旦成为主流,势必导致更多的纷争和冲突。其意识形态是建立在真实和想象难分难解的受害者意识,借树立外来的压迫者以建立对内的认同感。这种身份可能有特定的历史事实,也不乏依靠论述所构建出来的悲情掺杂其中,但是其对抗和排外的本质却相对显著。就算是相对稳定的美国,自特朗普当选总统后,富裕的加利福尼亚州也出现了脱离联邦的声音。可见基于身份认同的政治,最终必然导向撕裂。

破解身份认同政治的罩门,主要在于解决社会多数与少数之间的利益分配关系,因为利益分配不公所形成的不满,容易助长身份认同的排外情绪。当然,如果社会能够建立强有力的共同身份意识,同样有利于化解认同政治所带来的分化。全球化和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强大冲击,让越来越多民众渴望安全感和安定感,如何避免野心家利用身份认同来夺权,已经是很多国家所面对的共同挑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