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沙特新政成败攸关全球安全

社论

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上个星期六以打击腐败为名,逮捕数十名有影响力的人物,包括11名王子、四名现任部长和数十名前部长。其中,原本担任国民卫队部长的米塔布王子以及沙特首富瓦利德王子遭逮捕,尤其引入注意。

在沙特王室的传统中,国王是在兄弟之间轮替,而重要的安全部门主管是由王室嫡系后裔担任,以保持权力平衡。现任国王萨勒曼在2015年继承王位后,先后委任同父异母的弟弟以及侄儿为王储。不过,在今年6月,他打破传统,委任32岁的儿子穆罕默德为王储。

兼任第一副总理及国防部长的穆罕默德王储,担任刚刚才成立几天的最高反腐委员会主席。沙特总检察长表示,这一轮的大逮捕是反贪腐行动的第一阶段,下来还会有后续动作。不过,国民卫队部长米塔布王子的被捕显示,穆罕默德王储已经控制了所有的安全部门,而沙特首富瓦利德王子被捕,也反映了穆罕默德王储有意控制经济大权。

始于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民主化运动,促使沙特政府加大社会开支,以巩固君主专制政体。然而,这几年来油价下跌,导致这个依赖石油输出的国家入不敷出,​加上不断扩充军备和战争的支出,​财政赤字已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5%。在这个背景下,穆罕默德王储以及他的父亲萨勒曼国王推出了“2030年愿景”,以提高非石油行业收入的比重、减低津贴与公共开支,以及推行劳工市场的结构性改革。要实现这个愿景,沙特必须与现代社会接轨。这意味着社会改革与经济改革必须同步进行。

上一个月,穆罕默德王储在沙特首都利雅得举行的经济论坛上便表示,沙特将回归中庸伊斯兰之路,消灭极端主义,过正常的日子。他说:“我们的宗教将倡导容忍,我们要回归慈爱的传统。我们70%的人口年龄在30岁以下,老实说,我们不会把未来30年花在处理各种破坏性的想法上。我们今天就要把它们摧毁。”

沙特是全球逊尼派伊斯兰的领袖。在上个世纪七十70年代开始,它利用油钱资助全球逊尼派穆斯林的宣教工作。沙特极端保守的瓦哈比主义,也在逊尼派伊斯兰世界大行其道。伊斯兰阿拉伯化改变了穆斯林的语言、服饰以及生活方式。这种强调独特性与排他性的原教旨主义,让极端的恐怖组织有机可乘,也加剧宗教与族群的矛盾。​事实上,这一意识形态在东南亚经多年的酝酿,已产生了很坏的影响。

从这个角度而言,穆罕默德王储回归中庸伊斯兰的言论,让极端的原教旨主义失去了正统性。它也有助于温和的宗教司及穆斯林,倡导更包容的伊斯兰,从而抵御极端的教义以及恐怖主义的蔓延。与其他宗教一样,与时俱进的伊斯兰符合现代社会的需求,也为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的和平相处,创造有利的条件。​

穆罕默德王储展开的大逮捕行动,显然是一场宫廷政变。据报道,沙特年轻一代对特权阶级贪腐行为疾恶如仇,因此穆罕默德王储打着反贪腐的旗帜进行大整肃,获得他们的共鸣。然而,他的新政是否能顺利推行,目前还存在​变数。大逮捕冲击王室既得利益者,而回归中庸伊斯兰影响保守宗教司的利益。他们都可能对穆罕默德王储的新政,进行反击。

此外,​利雅得的新政也​需要一个和平稳定的外​部​环境。逊尼派的沙特与什叶派的伊朗是宿敌,也导致中东政治纷乱不断。沙特介入也门及叙利亚的内战以及对卡塔尔实施海陆空封锁,反映了沙特与伊朗的战略竞争。穆罕默德王储回归中庸伊斯兰的言论,如果延伸到外交领域,或许能为沙特与伊朗在消除历史恩怨方面,寻求突破口。​毕竟沙特若继续把精力和资源投入到战争中,对其经济改造大业是极其不利的。

无论是回归中庸,还是经济上的重新定位,沙特正处在十字路口。在这个关键时刻,美国及俄罗斯等大国也应​抛开​​偏狭的国家和地缘利益,顾全大局,​扮演积极及正面的角色,推沙特一把。毕竟,中东的局势攸关全球的安全​,而沙特的这一带有现代性和开明思维的转变,是绝大多数世人所乐见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