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民粹主义方兴未艾

社论 2018年1月22日

配合美国总统特朗普1月20日执政一周年所公布的民调显示,他的支持率为39%,是近代史上表现最差的总统。祸不单行,美国参议院在1月19日午夜由于无法通过临时预算法案,导致联邦政府正式停摆,是2013年10月以来的再一次“关门”。因为特朗普所属的共和党同时掌控白宫与国会,联邦政府停摆也就自然被视为他执政不力的又一证明。但从另一个角度观察,尽管遭遇诸多抨击,特朗普的基本盘却纹风不动,反映了团结这些支持者的民粹主义影响力依然强大,也会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挑战其天敌——全球化自由贸易。

民调发现,美国人的情绪一年间趋于负面,从特朗普上台时感觉“期待”者已经下降至23%;最多人如今感觉“厌恶”,占38%;其次是感觉“害怕”,占24%。学者分析,尽管美国当下经济好转,但特朗普好斗的性格与极端化倾向,使得美国政治充满争议而伤害其支持率。可是,剥掉属于中间选民的支持,真正把特朗普当做政治代言人的选民,至今依然对他不弃不离。这个约占民意四成的美国选民,大多属于全球化的受害者,特朗普始终坚持排斥自由贸易、反对开放移民,就是抓准了这些支持者的政治诉求。

从美国大城市在其执政一周年爆发大规模反特朗普示威,不难看出美国社会撕裂对峙的困境。在主要城市如洛杉矶、纽约、华盛顿、芝加哥的示威,代表了自由派选民的声音,在特朗普支持者眼中,这些教育程度和收入普遍高于全国平均的精英,都是全球化的受惠者。正是由他们所主导的自贸政策,出卖了蓝领与中低层美国大众的利益,并且还长期漠视受害者的困境。直到特朗普出现,这些自认为是全球化受害者的美国人才首次感觉到被倾听,因而在特朗普遭遇自由派激烈反对时,反而更积极拥护他。

以美国联邦政府停摆为例,反对者认为这再度反映特朗普执政无能。虽然他所属的共和党掌控白宫和国会多数,却没能促使临时预算法案通过,所以需要承担政治责任。但是,民主党之所以杯葛法案,就在于特朗普要驱逐在美国出生的非法移民子女,所谓的“追梦人”,不愿意向民主党妥协。这迎合了特朗普支持者反对移民的排外心理,也因此特朗普才会在推特上形容,政府停摆是拥抱非法移民的民主党人送给他的执政周年礼物。这势必进一步加深支持者仇视自由派的情绪。

自英国通过脱欧公投、反全球化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西方世界所担忧的民粹主义崛起,在后续的法国、荷兰、德国的大选中,因民粹主义政党未能成功组织政府而遭到遏制,劲头似乎已经衰竭。可是,欧洲民粹主义仍然普遍壮大,他们的选举失利主要是传统左右政党联手打压的结果,欧洲各国民粹主义政党得票率都在增加,德国反对穆斯林移民的另类选择党更得益于比例代表制,首次凭借全国得票率而获得联邦议会席次。换言之,要求保护本国公民利益,反对开放国门,甚至排斥自由贸易的政治力量,还处于上升势头。

这股力量在特朗普当选后找到了强有力的代言人。作为世界影响力巨大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言行将继续鼓舞全球民粹主义势力。最新的例子,莫过于特朗普决定出席今年的达沃斯论坛。达沃斯论坛一向被视为推动经贸全球化精英体制的典型代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趁特朗普缺席,在论坛演讲时接手自由贸易主义大旗,誓言要维护全球自贸体制,深获与会者赞赏。特朗普单刀赴宴如果成行,不妨视为他准备为民粹主义在政治不正确的场合发声,把战斗带到敌营。关于开放和锁国的全球博弈,恐怕还将继续。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