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抵御贸易保护主义浪潮

社论 

经过一波三折,新版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简称TPP)终于在前天完成谈判,并预计在3月初签订。当贸易保护主义笼罩全球时,没有美国参与的新版TPP能在一年内谈成,具有显著的象征意义。

首先,这个原本由美国主导的多边自由贸易协定,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几乎胎死腹中。特朗普去年走马上任后发布的第一个行政命令,便是退出TPP。美国经济占全球经济比重高达24%,特朗普的决定无疑地使参与该协定的其他11个成员国,备感失落。

在美国离弃后,11个成员国收拾心情,共同商讨新版的TPP,称为“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简称CPTPP)。前天,在美国退出TPP一周年之际,它们对CPTPP达致协议,反映了中小国家维护多边自由贸易的决心以及自保行为。

其次,国际政治群龙无首,反全球化的情绪以及保护主义在发达国家抬头。特朗普就任总统后,推出“美国优先”的政策。他宣称,退出TPP是为了保住美国人的饭碗。前天,特朗普批准对进口太阳能板和洗衣机征收高额进口关税。他之前也表示,将在知识产权方面,发起针对中国的重大贸易行动。

由于供应链已经全球化,双边的贸易战若上演将拖垮许多国家。因此,新版TPP强调依循贸易规则的呼声,除了反映贸易依赖国对大国之间发动贸易战的忧虑之外,也是对贸易保护主义的一个回应。

其实,TPP的前身是由新加坡、文莱、智利及新西兰四个小国发起的“跨太平洋经济战略伙伴协定”,简称P4。在奥巴马担任总统期间,美国重返亚洲的政策使P4扩大成为12个国家参与的TPP,其重要性也迅速提升。原版TPP参与国家的经济总量达全球约37%,而且除了减低关税与非关税壁垒之外,它也为知识产权、劳工保障以及环境保护制订标准。因此,TPP号称“高素质”及可成为范例的多边贸易协定。

不过,随着美国的退出,CPTPP“冻结”了TPP谈成的22个项目,暂时不加以落实。据报道,这主要是与知识产权有关的项目。此外,加拿大要求的文化产业保护以及越南要求延缓劳工权利条规的制订,在新版TPP也做出特别的安排。它们将以附件的方式为谈判的结果备注,而不列入最终的协定内。

尽管如此,CPTPP基本上还是保留原版TPP超过95%的内容。没有美国参与的TPP,其经济总量占全球比重虽然减少至13%,但还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它为成员国提供一个5亿人口及国内生产总值达10万亿美元的市场。

此外,新版TPP的11个成员国也致力于招募志同道合的经济体加入,并期待美国改变初衷,重回TPP的怀抱。贸易保护主义在全球蔓延,CPTPP强调包容及多边的自由贸易协定,是适时也是必要的。

实际上,在原版TPP流产后,亚太区域的国家对中国支持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抱有极大的期待。参与RCEP谈判的国家共有16个,包括亚细安10个成员国,其经济总量与原版的TPP不相上下。然而,RCEP的谈判也是一波三折,困难重重。我们期待,新版TPP的签订能推动RCEP的谈判,并提高多边自由贸易协定的素质。

对于CPTPP的11个成员国而言,接下来的重任是赢取国内利益群体的支持,以核准协定及落实协定的内容。TPP酝酿多年,走过坎坷不平的道路,还几乎遭贸易保护主义拦截。接下来的路,相信也不会太平坦,但是面对贸易保护主义的威胁,这条路还是要走下去。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