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东南亚恐怖威胁正卷土重来

社论 

中东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已经战败,菲律宾政府也击溃了占领棉兰老岛马拉维市效忠伊国组织的武装分子,但近月的一连串区域反恐成果显示,东南亚的极端分子和恐怖组织显然正在卷土重来。这些组织可能与本区域的地方问题如分离主义、种族压迫、宗教极端保守势力等结合,形成复杂的泛东南亚问题。亚细安或须以统一的合作协调机制,来应对这一区域威胁。

马来西亚警方于1月底至2月初,在东马沙巴州逮捕10名与伊国组织有关系的恐怖分子嫌犯,当中有些是菲南恐怖组织阿布沙耶夫安排潜入马来西亚的圣战分子,准备在沙巴成立阿布沙耶夫支部,让东南亚各国的恐怖组织成员潜入菲南接受军事训练,同时计划在沙巴发动恐怖袭击。

在这之前,马来西亚警方已多次逮捕伊国组织成员。此外,泰国、印度尼西亚、新加坡等国也陆续逮捕恐怖嫌犯和同情者。当中有的计划在马来西亚境内杀害佛教僧人,以报复缅甸政府军残害罗兴亚穆斯林,有的策划到警局或军营盗取军火,有的打算前往菲南或中东加入伊国组织,有的为圣战分子伪造护照。这在在显示本区域的恐怖分子和极端组织已经重整旗鼓,他们甚至可能有了新的头目,正有系统地招兵买马和搜刮武器,策划展开新一波恐怖袭击。再次发生类似马拉维事件的恐袭只是迟早的问题。

菲南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日前放出消息,从中东归来的武装分子可能在策划进攻菲南伊利甘市和科塔巴托市。现在回过头来看马拉维事件,那很可能是本区域恐怖分子搜刮资源和发动更大规模战事的演练。菲军方发现,恐怖分子在马拉维掠夺了总值超过5000万新元的现金、黄金和首饰,正利用这笔财物招募新血和采购装备。

相比伊拉克和叙利亚,东南亚国家的政治相对稳定,经济相对较发达,但贫困人口不少,存在安全部队难以有效控制的边疆海域。这些“无人地带”容易成为人口和军火走私的通道,以及恐怖分子非法流转的过道。

更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困扰本区域的传统问题,例如伊斯兰极端保守势力崛起、泰南分离主义、菲南叛军和极端组织、罗兴亚人与维吾尔人非法入境问题,都可能令本区域恐怖主义火上加油。近年中南半岛和马来西亚有维吾尔人潜入,他们是否涉及伊国组织和恐怖活动,令人关注。罗兴亚人受压迫的问题,已被恐怖分子利用作为恐袭的借口,激进罗兴亚人也攻击缅甸地方政府机构,这些暴力分子可能与恐怖组织勾结。

东南亚国家除了必须继续加强情报分享,加强边疆海域的巡逻,也须堵住薄弱环节,特别是在恐怖分子改造、阻断资金链和打破组织网络方面。马来西亚政府协助激进分子改邪归正的“改造和重返社会方案”被指存在严重缺陷,接受改造的恐怖嫌犯并未真正放弃极端理念。在印尼,极端分子入狱后,仍然能够在监狱里策划并遥控发动一系列恐怖袭击。政府机关人员对极端主义的同情、贪污腐败等,是难以杜绝恐怖组织网络的关键因素之一。

源于中东的宗教极端理念传到东南亚后,本区域的传统问题成为其滋长的温床,加上边境管理不严,互联网和新媒体的无国界特点,使得东南亚成为恐怖主义的新战场。亚细安国家不能独善其身,更不能单打独斗,有必要通过跨区域的合作协调机制,集合力量对付这一新威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