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枪击案凸显美国社会安全困境

社论 

美国佛罗里达州一所公立学校于情人节当天(14日)发生枪击惨案,导致17人死50人伤。行凶的19岁枪手克鲁兹,是上个学年因纪律问题被该校开除的学生。当天,他带着步枪在校外校内疯狂扫射造成大量死伤,之后混入学生群中逃走,但事后被捕。

这是美国史上死伤第二惨重的公立学校枪击案,也是美国今年来第18起校园枪击案。枪击案频频发生,不断造成许多无辜学生死亡或伤残,连我国律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看了也不仅万分唏嘘。他在个人面簿上贴文慨叹这是“一个无法保护最无辜的在校学生的伟大的国家。”

尚穆根也指出,这是美国式的民主,那些支持自由拥枪的人虽然只占少数,却有强大的组织和影响力,能在国会议员和其他有影响力的人身上花钱。因此,虽然多数美国人要求政府控制枪支,却无法让国会通过控枪的法案,防止精神不稳定的人拥枪。

尚穆根的慨叹道破了今天美国社会安全的一大困境。一方面是枪支泛滥成灾,引起社会大众的不安,另一方面则是民主机制的失灵,无法满足多数人的安全诉求。在巨大的社会压力下,总统特朗普的回应更是匪夷所思,荒谬至极。他竟然附和全国步枪协会的倡议,认为给教师和某些学校员工配枪就能够解决问题。

步枪协会是美国最具政治影响力的压力团体之一,据报道,它在2016年的总统竞选中,向特朗普捐赠了1140万美元。特朗普给教师配枪的建议,则无疑是鼓励为人师表者以暴易暴,并将把他们置于更加危险的工作环境中,因为,配枪的教师将成为歹徒闯入校园干案时的首要目标。

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是这次的枪击案激起了过去鲜见的学生群体反应,各地学生在案发后纷纷自觉地走上街头示威游行,并向当权者呼喊,表达了强烈的控枪诉求。学生以及其他支持控枪者的行动,是否能逐渐汇聚成一股足以改变现状的新生力量,最终促成必要的立法?对此,多数的观察者持悲观的态度。因为如果要促成改变,就必须凝聚足够的力量来动摇现有的权力和利益格局。这在目前来说近乎不可能,因为既成的权力和利益结构已高度固化,有关利益集团和政党与政治人物已经形成密不可分的利益联盟。

美国人自由拥有枪支的权利源自1791年12月15日通过的宪法第二修正案。这是两百多年前的修正案,有其特定的美国立国历史背景。问题是,经过两百多年的演变,现在的美国社会已与昔日迥异,尤其是在城市的环境中,人们可以自由购买和拥有冲锋枪,确实让人感到十分困惑。

这也折射出当前美国社会高度不安全的现实。因为感觉不安全,同时又无法寄望于警察的保护,迫使很多人不得不拥枪自卫。但枪支泛滥,又导致枪击案连连。尚穆根就指出,2018年才进入第七周,美国已发生了至少30起枪击事件。而在过去50年里,死于枪击事件的美国人,比在战争中死亡的人数还多。

很显然,已经和时代脱节的立法是个关键,但是,更深层的美国政治与社会矛盾,又一直在阻挡和挫败修法的努力,造成了一种可怕的恶性循环,一个无休止的折腾,以及不停上演的一出又一出的枪击案悲剧。

前任总统奥巴马时期提出的控枪法案完全被国会拒绝,连要求严加核查申请拥枪者背景的条文也无法通过。这回,特朗普总统表示,政府可能会力争提高购枪年龄,并加大购枪之前的背景调查力度。这点是否真能做到,我们只能拭目以待。唯一能够肯定的,是美国人民控枪的努力,将会是一场艰苦的持久战。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