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发掘基建的战略红利

社论 

今年10月,政府将设立基础建设办公室,以统筹整个基建价值链的国内外企业合作,并协助企业落实大型的基建项目。这个价值链包括金融服务、专业服务、精密工程以及建筑业,所涉及的部门包括新加坡企业发展局、经济发展局以及金融管理局。

常言道,要想富,先修路。我国在基建方面,向来不遗余力。新加坡的机场、港口以及通信设施享誉国际,大大提高了我们的国际竞争力,也加强了我们在全球的品牌。

然而,基础建设没有终点。财政部长王瑞杰指出,新加坡接下来的基建投资,其规模之大是30多年以来还未曾出现过的。这些项目包括大士的巨型海港、樟宜机场第五搭客大厦以及新隆高铁。

为了促进基建项目的发展,王瑞杰在财政预算案声明中宣布,政府在探讨允许法定机构和政府拥有的公司发行债券融资,并以国家储备为关键设施的长期借贷提供担保。

此举不仅有助于减低基建项目的融资成本,而且也反映了基建项目的战略意义。当周边国家都铆劲发展基建,新加坡要维持枢纽的竞争优势,就必须不断地提升基建设施。此外,新隆高铁的建设,也反映了新马两国双边关系的推进。

随着中国在全球如火如荼地推展“一带一路”的理念,基建发展的战略意义更为彰显。在中国,一带一路号称跨度最长及最具发展潜力的经济走廊。它不仅让中国输出资本及剩余产能,而且也是中国从“富起来”转向“强起来”的关键战略。

在2014年,中国政府成立400亿美元的丝路基金,并在2017年增资1000亿人民币,以推动一带一路沿途国家的基建发展。此外,中国倡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在2016年正式成立。

另一方面,美国、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四国也酝酿成立类似的基础建设基金,以为其他国家提供一带一路的“替代选择”。此外,澳洲也建议动用它的养老储蓄基金,资助美国的基建翻新计划。

基建项目的战略竞争,不一定是你赢我输的零和游戏。亚洲国家未来15年预料将耗资26万亿美元发展基建。然而,基建的前期投资很大,回收期很长,因此基建的资金缺口也很大。基建项目的战略竞争若能导致更多资金的投入,有助于缩小资金的缺口。当然,如果大家能携手合作,将能发挥更大的协同效应。

新加坡在推进区域的基建发展​方面​,享有独特的优势。它是金融中心,亚细安国家六成的基建项目便是向设于新加坡的银行贷款或寻求金融咨询服务。新加坡也有许多会计事务所、工程咨询公司以及律师事务所,而世界银行等多边发展银行也以新加坡为区域据点。

在中国开展的一带一路战略中,新加坡也可发挥它的优势,特别是在金融领域。中国在新加坡的投资是它在一带一路国家总投资的三分之一,而新加坡在中国的投资则是一带一路对华总投资的85%。中国视新加坡为一带一路的支点及重要平台。

区域的基建需求很大,但能获得融资的项目只不过是需求的十分之一。这涉及到项目的评估、融资的安排以及风险管理。与此同时,机构投资者包括退休金以及保险公司,则在积极寻找更多的投资工具与渠道。因此,新加坡正在积极建立一个完善的融资生态,为基建的资金需求以及供应,进行配对。

此外,新加坡向来扮演诚实中介的角色。在基建项目的战略竞争中,这个角色尤为重要。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新加坡是创始国之一,随后有更多国家要求加入。

当然,新加坡在基建的融资安排、项目的评估以及风险管理,必须不断推陈出新,以提高基建项目的成本效益,从而吸引更多的资金,以满足更多的基建需求。

从这个角度而言,即将成立的基础建设“办公室”乍听起来似乎是个小机构,但它却是任重道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