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杜绝医疗保险的自助餐心态

社论 

卫生部日前宣布新措施,规定从本月8日起,保险业者新出售的综合健保计划(Integrated Shield Plan,简称IP)附加险(rider),须加入至少5%的共同承担额,以遏止投保人过度医疗,医生过度服务或收费等问题。

这些问题总括来说,就是卫生部长颜金勇所指的“自由餐心态”。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在国会提供一系列数据,说明“自由餐心态”的严重程度。例如,全额附加险投保者年纪较轻,理应较健康,但他们前年的平均索赔医药费却更高。卫生部的数据显示,投保涵盖至私人医院保单的投保人当中,有附加险者的平均医药费高达9975元,比没附加险者的6270元高出近六成,申请索赔者的比率则是9.1%对5.9%。

我国390万名居民当中,有68%购买IP,额外购买附加险的也有35%,当中绝大部分投保全额附加险,总数超过110万人。所谓全额附加险,就是说投保的病人可以完全不用支付住院和医疗费。这很自然形成一种自助餐心态。既然买了全额保单,付了不菲的保费,难免使一些人产生要“用够本”的心理,于是出现了滥用的现象。

追根究底,这种现象的出现可说是保险业者咎由自取。其他国家的医疗保险经验早就说明,没有共同负担元素的医疗保险必然会导致滥用,而滥用者并不只限于投保者,也包括医疗业者。有些投保人就反映,一些医生看到病人劈头就问有没有买保险,明显存有钻医疗保险空子的动机。

全额附加险为什么会在我国出现呢?不客气的说,这是私人保险业者出于贪婪的动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为了争取更大的市场份额,一家保险业者先开了头,其他的也跟着进场,滥用的现象也逐渐浮现。到了2016年,保险业者终于发现这部分的生意亏本了,因为索偿者和索偿额不断飙升,附加险保费在过去两年飙涨225%。然而,自掘陷阱的保险业者却都因为投鼠忌器,没人敢率先喊停。于是烫手山芋落到了政府手上。

因此,人们难免会有这样的议论,保险业者留下了一个烂摊子,政府却不得不出面替它们收拾残局。其实,政府有它不得不为的苦衷。因为,如果此时不出手干预的话,保费不断飙涨的溢出效应将会是很可怕的。如果所有的IP投保者都购买全额附加险,那后果就更难以想象了。

无论如何,对保险业者和有关当局来说,这都是一次值得永远汲取的惨痛经验。而与其亡羊补牢,不如防范未然。保险公司投入全额附加险的“冒险”行为,今后无论如何不应再发生,随着新措施的推出,相信也不会再发生。这总算是断除了一个后患,但不等于医保问题就此迎刃而解。

如前所述,这个问题也涉及医疗业者的滥用行为,这需要业者也采取相应的行动才行。医疗业者应该建立有效的制裁机制,检举滥用医保的从业者,以免一小撮害群之马的不道德行为,破坏整体行业的形象。由保险业者委任一组可靠的医疗服务者供保户选择固然是可行的办法,同样重要的是各种医疗收费的透明化。过去,医疗业者曾经推出过各种医疗收费的参照表,但后来碍于可能违反竞争法而废除。现在,同样的担子也落到政府肩上。希望当局能尽快完成这一工作。

如何抑制医疗费不断升高,是个长期以来都受到关注的课题,政府考虑再三,最终是推出了全民终身健保制,可以说,医疗保险现在已成了我国医疗体系至关重要的一环,而只有提高警惕,杜绝自助餐心态和其他各种滥用行为,才能确保其可持续性。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医疗保险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