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社论:提防假信息破坏国家安全

字体大小:

社论 

研究对付蓄意散播网络假信息问题的公开听证会,可以说一开始就引起很大的震撼。它突出了一个比较少为人所讨论的层面,即假信息和国家安全的关系。研究国安课题的专家指出,网上伪造信息可威胁国家安全,而我国是必然的目标,甚至很可能已被侵入。

网络和社交媒体的发达与普及,使发布假消息成了弹指之间的事。更严重的是,这种网络所带来的便利,也使社交媒体成了现代信息战的有力工具。它除了可以被利用来散播虚假消息,也可作为分化社会,激化矛盾的利器,不必动用一兵一卒一枪一弹,即能陷人之城池。

专家说新加坡很可能已经成了信息战的攻击对象,并不是空穴来风。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卓越国家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萨稀贾古玛在听证会上就指出,新加坡这个多元种族社会是颠覆活动的“沙盒”(意指“试行空间”),误导性信息可能分化社会。如果我们以为这还没在新加坡发生,那是个错误。

信息战作为一种破坏或颠覆手段,虽然是古已有之,但有了网络和社交媒体,可谓如虎添翼,破坏力也更大。新加坡成为各种破坏势力或别有居心者“用兵”的对象,并不令人意外。因为,我们是个人口密集的城市社会,互联网和手机普及,且又是个多元种族、宗教和语言的年轻国家,社会还存在各种断层线。“真实新加坡”网站的个案,国人至今应该还记忆犹新。

从听证会开始几天的进展情况来看,多数陈述意见的人对假信息的破坏性看法是一致的,不过,对于应对之道,则是见仁见智。综合大家的意见,可以说并没有简易单一的对策,最终必须是多管齐下,而且还需要政府与人民的紧密配合才行。

我们相信,适当的立法是必要的。现在,世界上很多国家其实都在探讨这个问题,研究如何通过立法来对付散播假消息者,至少让政府不至于完全处于被动。立法固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但却是基本的治理需要。在这方面,我国虽已经有诸如《煽动法令》之类的既成法规,但它们毕竟都是在过去的社会背景下制定的。因此,全盘检视现有的相关法令,适时弥补空缺或短板,很是必要。

此外,正如萨稀贾古玛所指出的,信息战的本质已逐渐改变,成为军事战役的一环。就如在军力不对称的战役中,打信息战时,在目标国播下可引发内部对峙的种子极为重要。这种做法并非全新,但科技的进步以及丰富多元的数据,为侵略者提供了无数机会颠覆目标国。确实,这样的“信息入侵”并不是任何尖端武器所可以对付的。因为,它基本上是杀人不见血的人心之战或思想之战。我们实有必要提高这方面的防范意识。

这属于我们的心理防卫范畴。加强心理防卫,重点在民,非政府孤掌所能成事。要加强心理防卫,也必须通过多方面的管道。对我们这个多元社会来说,当务之急应在加强各族之间的相互了解,避免种族、宗教和语言文化等课题和情绪,被轻易挑拨与煽动。我们同意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的看法,新加坡还不是个所谓的“后种族”社会,即我们已经完全没有种族问题。在提高人们识别假信息的能力方面,我们还有很多的努力空间。其实,即连已经立国两百多年的美国,如今也还免不了出现严重的分化问题。因此,虽然我们对新加坡人的国家认同感要有信心,但防人破坏之心却不可无。

在假信息泛滥的今天,社会具有可信度高的主流媒体也显得格外重要。因此,如何确保我国的主流媒体,能继续扮演传播真实信息的中流砥柱的角色,也至为重要。无论如何,如前所述,信息战是人心之战。基此,我们可以说,一个社会如果治理得越好,就越有抵御信息入侵的韧力。因为,社会治理得有条不紊,自然能消弭诸多不满的情绪,也减少这些不满情绪被信息入侵者煽动挑拨的概率。这是我们应该建立的最强大的防范“武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