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提高信息智商防范社媒反噬

社论 

英国政治顾问公司剑桥分析挖掘面簿数据,影响美国选民在2016年总统选举中的投票行为和取向,显示社交媒体和科技企业利用大数据操纵民意已成现实。科技企业的本质是逐利的,因此可以预见,这样的大数据滥用难以杜绝。应对的办法是学习放开眼界,提高自己的“信息智商”,不依赖单一社交媒体,懂得在新媒体与传统媒体之间求取平衡。

英国第四电视台日前播放的纪录片揭露,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保守派智囊雇用剑桥分析,以不正当方式获取5000万面簿用户的个人信息。该公司使用现在社交媒体很流行的性格测试小游戏,面簿用户在使用这些小游戏或应用时,必须接受一些“使用协议”,当中很可能就包括了允许剑桥分析获取用户个人信息的条款。尤有甚者,剑桥分析更获取用户朋友的个人信息,所以虽然只有约32万人玩了这个小游戏,该公司却收集了5000万用户的信息。

剑桥分析根据用户在面簿分享和点赞的内容等,给每一个用户建立个人简况,然后有针对性地投放信息,影响他们的投票判断。剑桥分析称之为“选民心理剖析”;向媒体爆料的该公司前员工维利说,这形同在每一个选民的耳边说一些会影响他们想法的悄悄话。该公司总裁尼克斯在节目偷拍时声称,这个手段在特朗普竞选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通过这些选民心理剖析,再向他们投放个性化宣传,特朗普得以在三个州仅以4万普选票之差胜出。尼克斯还声称与多个国家的政党合作,包括尼日利亚、肯尼亚、捷克、印度、马来西亚、巴西等,被点名的国家和政党纷纷撇清关系。尼克斯目前已被暂停职务。

面簿事前是否知道以及何时知道剑桥分析滥用用户信息,目前不得而知。不过,面簿早前已因为允许俄罗斯投放广告,影响美国选民和总统选举,而备受批评。这起事件肯定会再次打击面簿等社交媒体的声誉。

事实上,面簿、谷歌等科技企业利用大数据,有针对性地对用户投放广告,影响他们的消费行为,已行之有年。谷歌、面簿、YouTube等采用一套演算法,根据用户在网上的行为,包括点赞的内容、浏览过的网站、去过的地方、说过的评语、分享的内容、观看的视频等,进行分析后可以知道每一个用户的喜好模式,然后按照这模式给他们提供更多他们所喜爱的内容。

这种不间断的信息轰炸,在不知不觉中影响人们对事物的观点和想法。就像2010年好莱坞电影《潜行凶间》所描绘的,在潜意识中植入一些想法,使得受影响的人在现实中改变决定。这种操纵已超越假新闻的手法,而是给人们提供很片面的新闻和观点。传统媒体对于新闻报道有一套平衡的原则,会为读者呈现对立的观点;社交媒体的演算法为了投用户所好,只会一味推送用户喜好的内容。这种循环最终使得用户陷入自己制造的小圈子,或落入有心人故意制造的圈套之中。

面簿一再遭人滥用,欧美已出现“删除面簿”的口号和运动。面簿若不改变,将会被越来越多人所唾弃。不过,必须承认的是,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已跟日常生活高度交织,完全停用和摆脱社交媒体并不实际。比较积极的做法应该是提高自己的“信息智商”,加强个人的媒体素养和信息素养。这包括懂得区分事实和观点、如何核实真假信息。用户也应学会按需要使用不同的社交媒体,而不局限于单一平台,包括从传统媒体如报章杂志和电视台获取平衡的信息。

在信息时代,富裕与否的衡量标准,除了金钱,还有对信息的掌握。掌握信息者就是赢家,而它们往往是资本雄厚的企业,以及掌握社会资源的政党和政治人物。处于信息链最下游的普通人有必要以信息武装自己,否则将沦为资本和政治的玩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