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快马加鞭监管私召车服务

社论 

私召车业者Grab收购竞争对手优步(Uber)在东南亚的所有业务,标志着本地私召车市场,迈入了另一个阶段。在一家独大的新局面下,监管者有必要快马加鞭制定私召车服务的监管条例,以保障乘客以及司机的利益。

自2013年上述两家公司进入新加坡市场后,私召车服务的发展神速,颠覆了传统德士行业。Grab与五家德士公司合作,利用后者的车队及司机抢夺市场;而本地德士行业的龙头老大康福德高则收购优步出租车公司的51%股权,并与优步结成战略联盟,同Grab抗衡。

两家私召车公司获得创业资金的支持,不惜烧钱以抢夺司机以及乘客。在这个市场争夺战中,加盟私召车公司的司机获得丰厚的奖励,而使用私召车的乘客则享有五花八门的促销优惠。然而,不计成本抢夺市场的商业模式,难以为继。优步自2009年成立以来,在全球业务亏损高达107亿美元。在2016年,它脱售中国公司给滴滴出行。这一次它则拱手让出东南亚八个国家的市场给Grab,使本地的私召车市场成为一家独大的局面。

优步仓促撤出,留下了许多尚待清理的问题。首先,康福德高与优步的交易,尚待竞争局的批准。优步拥有的1万4000辆出租车,以及这个车队的司机何去何从,目前还不清楚。Grab表示,它与优步的交易,不包括优步的车队。其次,加盟优步的司机如何过户到Grab以及过户的条件,也没有明确的决定。对于使用私召车的乘客而言,他们最担心的是,一家独大是否会导致市场垄断,推高收费以及降低服务水平。

竞争局及陆路交通管理局异口同声表示,它们将确保市场不会被单一业者独占,以免损害乘客和司机的利益。其实,在这宗交易宣布前,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在国会上表示,私召车市场若只剩下一个业者,或由一个很大的业者主导,德士司机和乘客的收费将会一夜间出现大改变。他说:“作为监管者,我们须预见可能出现这样的结果,并设法防止。”此外,教育部长(学校)兼交通部第二部长黄志明也在国会上透露,政府正在检讨对私召车和德士的监管框架,包括规定私召车业者申请执照。

私召车与传统德士行业的服务性质和对象相同,但是政府对私召车业者施加最低限度的管制,目的是要避免扼杀这个新兴行业的创意。然而,对私召车业者的柔性监管,不仅对传统德士业造成不公平的竞争,也扰乱了市场的秩序以及供需关系。

目前在公路上的德士与私召车约近7万辆,比优步与Grab进入新加坡市场之前的近3万辆,多出一倍以上。供应量激增虽然解决了德士难找的问题,但是也引发行业内的恶性竞争,包括争抢司机以及乘客。此外,私召车大量增加刺激了需求,导致路上的车流量有所增加。

私召车公司财雄势大,不惜烧钱抢夺市场。这个商业模式旨在淘汰竞争者,然后独霸市场。在短短几年内,本地的私召车数目比德士多出一倍,不少德士司机也过户到私召车公司。然而,新的市场秩序尚未建立起来。随着Grab收购优步,这个行业的生态又出现了根本的变化。在乘客、司机及私召车业者三方之间,显然的私召车业者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一家独大的私召车业者更是如此。

去年底,欧洲法院裁定,优步属于提供德士服务的“交通运输公司”,而非“科技公司”,因此必须受到相关交通法律的监管。本地的私召车服务发展迅速,私召车公司的规模日益壮大。监管者要有效保障乘客及司机的利益,或许应该尽早为私召车公司的收费制度、车队规模以及运营,制订一套严谨的指导原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