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后卡斯特罗时代古巴前途未卜

社论 

古巴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4月19日宣布,57岁的迪亚斯·卡内尔当选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并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自动当选总统。这是古巴近60年来首次迎来卡斯特罗家族以外的最高领导人,现年86岁原总统劳尔·卡斯特罗,将继续担任古巴共产党第一书记及全国人民政权代表议员。迪亚斯·卡内尔宣誓就任时,虽承诺改革经济,却誓言捍卫卡斯特罗的革命精神,决心再点燃拉美社会主义明灯,令古巴民众对国家民主自由改革前景大感失望。

工程师出身的迪亚斯·卡内尔能否继续劳尔·卡斯特罗在位时,开启陷入停顿的经济改革计划,后卡斯特罗时代的古巴何去何从令人关注。迪亚斯·卡内尔的政治崛起并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他在去年主张关闭国内的独立媒体,才为国际社会所认识。迪亚斯·卡内尔已表示,领导层中没有人希望让资本主义重返古巴。希望新领导人能为处于经济困境中的国家带来改变,古巴人民可能要大失所望。

2008年劳尔·卡斯特罗在其兄长菲德尔·卡斯特罗生病后,正式接过古巴最高权位,开始效法中国实行了一些有限的市场经济改革计划,启动自雇式私人经营企业的改革,还建立了中国式的工业园区,但经过多年的尝试,古巴的经济规模比1985年还要小。尽管旅游业快速发展,却无法改变古巴经济总体下滑的趋势,受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走低影响,古巴出口收入更是大幅度减少。美国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的数据显示,古巴的农业产量在过去10年一直停滞不前,古巴食品消费的60%至70%都需要进口。

出口停滞导致古巴经济在2016年的增长率为-0.9%,23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去年经济取得1.6%增长率,联合国上个星期预测古巴2018年经济将增长1.6%,但这样的增长率不足以提高古巴民众的生活水平。古巴政府在2014年曾说,古巴需要至少7%的增长率,近年来经济增长乏力,显示古巴所推进的经济和社会改革面临挑战和压力。

在历经长达半个世纪的“老死不相往来”之后,美国和古巴于2015年7月20日结束对峙状态,正式恢复了外交关系,重开大使馆,虽然朝着和解迈出第一步,但美国对古巴实施的经济、贸易和金融封锁依然存在。特朗普担任总统后,改变了奥巴马启动同古巴缓和关系的政策,还打算进一步收紧对古巴的政策。特朗普对古巴的强硬外交政策,将成为古巴新总统最大的执政考验,他必须在进行大规模改革和让共产党掌控权力之间作出平衡。

在卡斯特罗家族交棒后,美国官员马上表示,古巴新领袖无助改善局势,包括创造更自由的政治和经济环境。政治分析家认为,如果美国继续对古巴采取逼压政策,古巴就会采取防御姿态,就更不可能开始改革。另一方面,古巴政府无法摆脱旧苏联式的社会管理和经济模式思维,改革也一直遇到党内和官僚体制的阻力。此外,劳尔·卡斯特罗虽然让位给新一代领导人,但他仍将在古巴政坛发挥重要作用,将继续担任执政的共产党和军队的领导人直到2021年,对政策的影响力会左右古巴经济改革成效,这让古巴的改革道路充满变数。

1959年革命后,古巴所谓“历史性一代”老人政治的成员,一直无法为古巴带来改变,劳尔·卡斯特罗开始改革后,许多领域出现了个体经营的企业,这些企业雇用的员工增加了三倍,达到了58万人,但仍有三分之二的古巴人在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和政府单位工作,平均月薪只有30美元。古巴新政府组成预计7月才完成,迪亚斯·卡内尔能否解决复杂且艰巨的经济改革重任,缓解国内不断加剧的不满情绪,还有待长期观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